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為無恥政權塗脂抹粉的無恥文化敗類

為無恥政權塗脂抹粉的無恥文化敗類
廣告

廣告

這一位吳老先生,又在公開丟人現眼,發揮他那文化痞子的看家本領,在雙拾辛亥革命記念前席發表了這樣的篇文章

隨着涉及抗日戰爭的史料越來越多,公眾也越來越清楚那場戰爭背後的底藴。抗戰八年是誰人領導抗日戰爭?誰人在抗日背後搵着數,這些已經越來越清楚,不容歪曲。

毛澤東在1972年接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的時候講的那番話,充分說明共產黨如何看待抗日戰爭,也說明了共產黨是以什麼態度來抗日,在背後又是如何盤算。

日俄兩國曾經因為中國東北的利益,在中國的土地上打了一場日俄戰爭。俄羅斯的1917年十月革命後,蘇共上台執政,名義上是搞共產主義,外交上是國際主義,要把共產主義及俄羅斯的革命經驗向全世界輸出。但骨子裡,從來都沒有放棄過霸權主義及帝國主義的思想。也沒有放棄過對中國的領土野心,對其在中國東北的主要競爭對手日本更是步步為營。

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後,一直聽命於總部設在蘇聯莫斯科的第三國際。中共由領導層的更替、革命策略、及對外的態度都完全受第三國際支配及指揮,完全沒有獨立的意志,只是因應國內的政治形勢來為共產黨尋找壯大的機會。

日本的侵華野心昭然若揭,國民黨內部後來就分裂為「抗日」及「主和」兩個派別。特別是在共產黨逐步壯大之後,蔣介石主張「先安內、後攘外」,要先把共產黨剿滅。另一派則以汪精衛為代表,認為無法與日本抗衡,應該尋求與日本和解,以減低國民人命及財產的損失。

蔣介石的主張當然不符合中共的利益,汪精衛的主張則明顯不符合蘇共的利益。蘇共最願意看到的是全個中國全力抗日,蘇聯便可以透過中國共產黨上下其手,從而盡量攫取在中國大地上的利益。

站在中共的立場,當然蔣介石對中共更危險,應該首先反蔣。但對蘇聯而言,蔣介石卻是唯一有能力率領全中國抗日的人物。因此泡製了所謂「聯共抗日」這個策略,基本上只是蘇共主導,中共無奈接受的一套謊言,意圖為中共爭取生存空間,意圖利用抗日來為蘇聯爭取更大的機會在中國撈好處。中共同意這個策略,根本完全沒有把國民的利益放在首要的考慮上。今天中共動輒扣人「漢奸賣國」的帽子,其實它自己才是近代的賣國鼻祖。這一段歷史也當然不想再被提及。

1936年底的西安事變,蔣介石被張學良及楊虎城拘禁,周恩來代表中共飛往西安商討討。據說當時身在延安的毛澤東主張乾脆把蔣介石殺掉。但蘇共卻認為只有蔣介石有實力領導中國抗日。當時的中國共產黨,在蘇聯人眼中只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蘇共判斷若果一旦把蔣殺掉,只會讓「主和派」主導了國民黨,只會益了日本人,也損害蘇共在中國的利益。最後中共也得乖乖聽命於其大阿哥。

吳老先生在這篇文章中還是離不開他那惯用的文痞技俩,避重就輕,轉移視線,偷換概念。連基本的歷史事實也不敢確認,還有臉出來論歷史,講道理?全篇文章,旣不敢再否定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角色,因為這些論調已經再沒有市場。

但他企圖拋出「全民抗日」這個概念來模糊視線,以圖淡化國民黨的領導抗日角色,也從而把共產黨的作用露骨地誇大。最後就連文章中起題的那一段郝伯村的話也側身避開。大半篇文章所描述的事,都與中國共產黨沒有直接關係。由鴉片戰爭講起、到甲午戰爭、日俄戰爭、再到所謂巴黎和會之後的廿一條事件及因而觸發的五四運動。在這個階段,中國共產黨根本還未成立,談不上對事件的發展和領導民族抗爭有過甚麼貢獻,最多只能說這一系列的事件為共產黨的成立製造了可乘之機。

西安事變之後,在「聯共抗日」這個旗號及協議下的所謂「第二次國共合作」,本來應該是民族大團結的最好時機,也應該是所謂「全民抗日」及「民族抗日」的基礎。在西安被迫作出了城下之盟的國民黨蔣介石也始終能夠在這方面信守其承諾。反觀中國共產黨卻是兩面三刀,乘機把國民黨軍隊推上前線,自己則躲在大後方靜靜地壯大自己的勢力。

在整個八年抗戰過程中,中國共產黨打了幾多場重要的戰役?對此,公開的資料已經說明了一切,歷史自有公論。中國共產黨在背後壯大自己勢力的同時,中共的軍隊甚至在前線國民黨抗日軍民背後放冷槍。近年的研究顯示,在八年抗戰中,中共殺害的國民黨軍隊及支持者,比紅軍殲滅的日軍數目還要多出好幾倍。

最令人齒冷的,是毛澤東作為中國的領導人竟然夠膽向當年侵略中國的國家首相道謝,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這才是最大的國恥。到了今天,中國共產黨為了鞏固其管治,不斷竊奪抗日的成果與榮譽,在國內把抗日勝利說成是由共產黨領導。

前後不同的世代,其無恥則始終如一。而這種無恥之所以能夠表露得這樣赤裸裸,是因為有太多無恥的文化敗類,不斷為政權的無恥塗脂抹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