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如果佢哋都可説得上是「民族敗類」

如果佢哋都可説得上是「民族敗類」
廣告

廣告

都幾好笑,兩個對政治強權表示一下反叛的青年人做咗D乜?竟然用上了「民族敗類」這樣一頂帽子?

如此說,在中華大地稱得上是民族敗類的人可能比沒戴上這帽子的人更多!

中共政權及其嘍囉有時駡起人來會氣急敗壞得口不擇言,什麼惡毒的話都說得出口。還記得在回歸前,中英雙方就香港的政改出現爭拗,有一次,魯平在中外記者會面對國際媒體的大批記者,痛駡彭定康是「妓女」,是「千古罪人」。像是爛仔多過像高層領導人。可能在中共治下,爛仔跟高官都是同一類人。

後來那一位被稱為「妓女」,「千古罪人」的彭定康做了牛津大學的校監,國內那些高官以至一眾幹部,還不是千方百為子女爭逐牛津大學的學位。不知道在畢業禮接受彭定康頒授學位時心中會作何感想?都是妓女的學生?千古罪人的後進?

如果這兩位年輕人都可以說是「民族敗類」,那些貪贓枉法、掏空國庫、以發展之名摧毁子孫後代存活環境、欺壓同胞,然後安排妻移民海外的貪官污吏、共幹領導又算是什麼?恐怕「民族敗類」這四個字不足以描述他們十分之一的罪行!

如果這兩位年輕人都可以說是「民族敗類」,香港很多建制派及擦鞋仔,就更是遠遠不堪了。應該作何稱呼?真的想不通,只知道他們可能連當「民族敗類的糞便」也不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