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何必懷憂喪志?

何必懷憂喪志?
廣告

廣告

曼聯過去30年來的歷史不乏失敗,所以這場敗仗的意義未必是外間講的這麼嚴重。球迷抱甚麼心態看待敗仗,才是真正的課題。

非破天荒的慘案

曼聯不是第一次在史丹福橋遇上慘案:1999年10月3日,29場聯賽不敗的曼聯作客車路士。甫開賽29秒普耶先下一城,加上泰比的失誤、瑟頓久旱逢甘露式的入球,車路士向曼聯送贈五隻光蛋。雖說近年來曼聯和車路士的對決,雙方的表現不曾出現這麼大的落差,但是曼聯少佔上風也是事實。除了車路士,曼聯也曾在費格遜領導下慘敗給曼城、利物浦、紐卡素、熱刺、米杜士堡和修咸頓。但是,外界不會以對待摩連奴的方式苛責費格遜,因為很少人記起費格遜86年領導蘇格蘭時也曾一塌糊塗,90年曾經把曼聯引向降班。

破天荒的質疑

17年前輸5-0、17年後輸4-0,差異只在於時移世易,大家對曼聯的質疑比以前更多。費格遜在曼聯護級時飽受批評(1990年),才有後來的成功;摩連奴因爲在車路士的挫折而備受質疑,才希望在曼聯捲土重來。曼聯經歷了26年的成功,掩蓋了最後數季陣容不平衡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可能由費格遜本人解決,因為寄望創業者大規模處理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功臣(這不像他過去好幾次更換球隊的骨幹,而是大規模的換血),更要全盤推翻自己賴以成功的模式,是不切實際的。費格遜退休的時候快70歲,他是沒有這份心氣質疑自己、否定自己的。

成功的代價必須由後人償還

費格遜一生人試過一次大規模清除舊功臣(把韋西迪、史特根等將清除殆盡),結果就是賠上險些降班的風險;但如果放任舊班底不管,或者改革不夠大刀闊斧,亦會讓球隊、甚或領隊本身賠上沉重代價,就像摩連奴在14/15球季為車路士取得英超冠軍,卻沒有適時改造防守體系,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舊人因此下台,一旦新帥上任、功勳未立,還要受到好幾倍的質疑,處處刀光劍影——那些舊功臣就算表現滑落,好歹以成功證明過自己;可你們呢?

球隊經歷越長久的成功,就越不能容錯,越需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和資源撥亂反正,而且要修正的是幾代人的錯誤。這是費格遜繼任人的共業,也是畢樹比繼任人的共業。

有許多昔日班霸的起點是個負數,像森林、維拉、列斯聯、葉士域治,到現在還沒有歸零。如果摩連奴還在修正前任帶來的負數,那麼讓他的繼任者從零開始就是巨大的成功。而有緣身在這個歷史進程的曼聯球迷,正要理性上悲觀、意志上積極,好好上期望管理這一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