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

廣告
「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

廣告

宣誓事件司法覆核的判決,法官表明有否釋法,裁決也不會改變,判辭更是變相證明人大釋法多此一舉、毫無必要。其中一關鍵是,梁頌恆和游蕙禎完全沒有向法庭提出論據,去證明自己當日的宣誓符合法規,試問法官有什麼責任和義務去幫你證明?但游蕙禎的回應竟是「法庭受到這麼多壓力作出今日的判決是『意料之內』,已能夠預計結果,但不覺得公平」,不單避開自己主動放棄申辯需要負的責任,更將問題單純指成法院是受到釋法壓力才作出如此裁決。

為什麼他們不是盡一切方法去保留議席,努力為市民和支持者在議會發聲?當日公眾批評梁耀忠主持立法會會議做「逃兵」,梁頌恆更批評梁耀忠:「當有個機會,有個破綻出咗嚟,你都唔去做,唔去做好嗰件事,下一次機會唔知幾時嚟……一個直線畀你單刀,你一腳踢走佢。」宣誓風波後青年新政的種種解釋、回應和處理,由表示「『支那』是鴨脷洲口音」、「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不需道歉」、不向法庭證明自己當日宣誓的有效性,其實就如博球證畀紅牌驅逐離場,比浪費單刀黃金機會更離譜。

但梁游兩人的態度,就如有問題的都不是自己,而在其他人。其實,若他們不負責任的後果只由自己承受,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現實是,後果由香港人、立法會、法庭等被迫承受着各種衝擊,這就是大問題了,亦讓不少市民有着「青政抵死」的感覺。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曾表示,因反感青政覺得釋法「抵死」是很低層次的想法,很多人即刻表示認同及大量引用。我是同意「青政抵死」和「釋法干預一國兩制」的大是大非不應混為一談,但批評其他人「低層次」的這種態度,其實是一種精英主義,帶着自己的想法高人一等的傲慢。

有否忽略普通市民想法?

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爆冷勝出。其中最令人反思的就是,大城市的精英階層、知識分子、媒體記者「離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沒有注意及回應美國鄉鎮人民的絕望和情緒。回看香港,我們是否須想一想,這種覺得其他人想法「低層次」的精英態度,有否忽略普通市民的想法?是否有助爭取更多市民對爭取民主、捍衛法治、三權分立等香港核心價值?還是只讓自己覺得高人一等、感覺良好?由始至終,我深信爭取民主,從政者需要有承擔,不帶傲慢與偏見地去理解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人,改變他們的想法,爭取更多的支持,才會成功。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