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融合教育的何去何從? ——教育局「吳」航記

融合教育的何去何從? ——教育局「吳」航記
廣告

廣告

本港「融合教育」政策早於1997年已經啟航,一直運作至今,惜「融合」成效不彰,反落「分隔」局面,而且歧視處處。

Forlin, C.、冼權鋒教授等人曾於2000-2010年間發表多篇論文檢討本港融合教育的成效,指出政府不但未能好好把融合政策實踐,而且倒行逆施,使特教學生更多地落入特殊學校中被隔離,進一步分化。這樣的事情,使人痛心,但畢竟已是十載以前的事了!今天,吳氏掌政,外行管內行,融合政策以不同措施再次推動,成效又如何呢?

第一,按額撥款政策。這個政策,取代從前的撥款方式,以特殊需要學生的嚴重程度劃分為三層,底層的沒有撥款,只有第二層及第三層的才有每位萬三及二萬六左右的津貼,而只要有一位被確定是第三層的學生,學校便獲得十五萬多的教育資助。撥款概念是好,按通帳增長也好,但是財的流出,是否到位,當中的監管如何?不能置至不理!

早前數宗新聞,指出不少服務機構聘請年資、教齡甚淺的學員,充當特教老師提供到校服務,結果釀出不少鬧劇,把問題惡化。

本港大專學府提供的特教培訓課程以證書課程居多,三年或以上的學位甚少,局方不但未能認清事實,便把第二層的主要擔子判給良莠不齊的服務機構,可謂不智。新聞所說公帑十三億是否用得其所,實在值得深思;吳局長,至於禍害學子,這宗罪又該由誰負!

第二,開設學生支援主任角色。2014至15年度,政府把特教、融合責任推向「關愛基金」。由「關愛基金」撥款推動特教,開設學生支援主任角色。這想法無不叫人納悶。這裡帶出兩個問題,為什麼是「關愛基金」?為什麼只照顧基層家庭?

關愛基金原意是協助有經濟困難的家庭,但是融合教育、特殊教育說的並非只是經濟問題。此撥款為一試驗計劃,長達三年,當中還有兩項限制,一是需接收五成五或以上的基層學生,二是全校有五十位或以上在「三層架構」下第二、三層的學生,才能申請。筆者認為不但門檻錯置,而且要求甚高。這真想問一下局長,經濟沒有困難的家庭沒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嗎?不足五十位的學校又如何?是否不用設主任,是否可以置之不理?這裡還要說的是直資與私校呢?

不是說「融合」教育嗎?要做到人我同一的融合對待嗎?怎麼操刀者,掛「融合」之名,卻主張「隔離」呢?重蹈著十年前的錯,泥足深陷,錯了又錯。

筆者廁身教育行列,眼見流弊多的是。有不少學校收到撥款後,開設的學生支援主任只屬學位教師或小學學位教師。以中學來看,這個職位與一般教師無異,試問如何擔起統籌角色?有的更沒遵照要求減少統籌主任角色本來的教擔,任豐責重,百上加斤,推行融合更難;有的則以社工兼任,明顯財不到任,加上,非常規架構之下,推動成效如何?試問這裡的監管如何?質素保證又如何?是否教育局第四組訪校數次,便能解決呢?

這裡涉及更深層的問題,現今殺校風潮迭起,不少教席無法得以保存。難保統籌者,一旦失去教席,會把機密資料外洩,後果可謂更是嚴重。

第三,分層(三層)架構支援。採納歐美的三層模式,套用在香港教育制度之下,這樣的做法簡直是東施效顰!

歐美三層架構,說的是一種treat and test的模式,即是從入學開始已得到介入照顧,而非等待到「確診」才介入處理。今天香港的三層架構卻仍停留在後者。香港的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嚴重程度是由教育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提聲,再由教育局撥款系統一錘定音。

縱觀全球各國,醫療模式(Medical Model)處理特教事情,已是上世紀的事了,無奈踏入二十一世紀,本港仍在學顰,實在可笑!

舉例說一位學習成績不理想、落後於該有水平的學生,在歐美三層架構底下,會先由第一層中識別出來,進入第二層第一級進行加強班或抽離班訓練,再不行,則進入第二層第二級,再接受密集式加強輔導訓練,最後仍沒有效果,才進入第三層處理,開立個人學習計劃。真的不可以了,才真的考慮轉到其他特殊學校或機構,尋找最適切的學習成長方向。但如此一位學生在香港的情況,則會是先在第一層識別出來,再由教育心理學家經過測試,確診後,才能合資格在抽離班接受輔導。至於進入第三層,則要出現多重確診,才行。再說,本港醫療服務,一等就是數年,試問青春何價?等到了,可能已經被摒棄在校門以外了。學習與介入的黃金期早早就過去了!

筆者敢說歐美的三層做到treat and test並行,但本港仍停在歐美早已關注到的wait to fail階段。其實,Luk & Cheng(2009)等學者早已發表論文提出類似的批評,而Forlin, C.(2010)等則倡議要有屬於本土特色的融合政策。如今吳氏操政,請勿再把學生弄到Wait to fail,難道真的要他們等到失敗。粗俗的說,要學子坐以待斃嗎?

第四,考評設計的局限。中學實行融合教育最大的障礙,其實還是制度(institutional barriers)上的封閉。三年高中,免不了主流公開考試。可惜,教育局與考評局之間的協作甚差。教育局局方文件要求調適程度,但考評局仍以單一標準量度學生成敗,夾在中間的教師上仰著校長鼻息、家長拔苗心態,下受著業績保飯碗的壓力,又如何施教呢?

考評局欠彈性的評核,已教學子難為,而八大院校不但沒有調低要求,還變本加厲要求語文等級達3或以上,才能符合入學要求。一旦破格取錄,立即見報,大肆撻伐。

如此雙重、三重的要求下,融合之路可堪難行!形成這樣的風氣,幫兇之一,也必有中國人傳統要求好成績高學分的心態!想哪虎爸狼媽……可能也是助紂之一!融合之路,難行啊!

吳氏前人,已經浪費了十載有餘,迄至2012吳氏掌權,融合之路又再誤航四載……

走筆至此,我們面對如此不堪的時局,又應該如何是好?也許吶喊幾聲,望有撥亂反正、跪求賜藥之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