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顧乾玥

現就讀於英國林肯大學電影電視系 網誌

政經

別要賭,中共最高

別要賭,中共最高
廣告

廣告

甦醒吧,香港人,別裝睡了,其實換誰都一樣,中共人民民主專政式的普選極其量也只是伊朗式的民主,他可以給你普選權,但前提是必須先為廿三條立法,先讓香港於政治上與世隔絕,繼而方便中共關門打狗,為所欲為,即使最後走普選過場,最終的決定權還緊握在「一人一票」中南海手中,回歸之初,零七零八雙普選之承諾言猶在耳,中共的如意算盤大抵就是零三年由「葡萄葉」力推廿三條立法,於當屆完成立法工作,然後零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零八年普選立法會,誰料,田大少當年「過阿爺一棟」致立法告吹而「普選」亦遙遙無期,十年前後,推動立法的由掃把頭麒麟換奶媽抑或品客,其實無傷大雅,同樣是強暴,分別在於施暴者是白丁暴發户還是李安納度、尊尼特普,所以別想太多了

無疑,品客叔叔的公關技巧高超,形象討好,推動眾籌,製造假像,讓吾等「不入流」之「賤民」得以「課金」支持,自我陶醉一番,雖無法投選票,但最少我也投了鈔票,以表支持,於願足矣,而品客財爺亦可籍眾籌金額轉化成民意向中共討價還價,但本質上與其他後選人壓根就沒有區別,只能說,品客叔叔為自己打了一埸漂亮的選戰,甚至有機會逆轉勝,然而,這埸選戰於香港的民主運動以至香港人,毫無裨益與意義,從頭到尾,我們都是道旁兒,這場選戰,贏的只有中共與他的棋子

走筆至此,只能長嘆一聲,哀悼坐以待斃的香港,這座孤城就像當日的抗日戰爭,英軍力戰十八日而降,開展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然而我們知道重光有時,而今距離五十年大限不遠矣,大限過後,會否從此沉淪,我們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是在未來的三十年,我們都會在廿三條、普選之間不斷輪迴直到漆黑的來臨

擱筆之際,耳邊響起若干年前《尋秦記》的主題曲「萬歲千歲都會依你意願來營造⋯⋯別要賭,天命最高」

我沒有失望,但我絕望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