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文化論政】唐健朗:香港與國際體育發展:你可曾想像香港曾領導亞洲體育運動事業?

廣告
【文化論政】唐健朗:香港與國際體育發展:你可曾想像香港曾領導亞洲體育運動事業?

廣告

圖:網絡圖片

毫無疑問,香港政府近年體育政策確令體育界人心惶惶。梁振英昔日一句「體育界沒有經濟貢獻」,固然令體壇中人嚇破膽子,到現在,政府又向灣仔體育場動刀了,豈能不教市民憂慮。

近年社會各界都對政府的體育政策提出過尖銳批評,筆者是次想提出的,是政府心態問題,抱守残缺,當中國各大城市積極把體育事業隨國家政策走出去的時候,香港卻慢慢退下來,由昔日亞洲體育界龍頭,到今天偏安一隅,實教人可惜,也令香港體育事業失去很多國際機遇。

香港昔日曾活躍國際體育事業

昔日,香港體育成就斐然,以足球為例,上世紀四十至六十年代,香港有遠東足球王國的美譽,近年很多民間學者、傳媒也陸續發掘當年香港球壇往事。

除了成績彪炳,香港在也積極推動亞洲體育發展。亞洲足協與亞洲盃的誕生,其實與香港甚有淵源。亞洲足協於1954年馬尼拉亞運會進行間成立,香港不單是亞洲足協的創會成員,時任香港足總會長羅文錦更是亞洲足協創會會長,中國球王李惠堂則擔任司庫。在1958年以前,亞洲足協會長更一直由香港足總會長兼任。1956年,在李惠堂極力游說香港足總各成員下,香港首度舉辦亞洲盃足球賽,更是創下亞洲足球新的一頁。

香港除了一度領導亞洲男子足運,香港也極力替足球事業開拓新域。1968年,正當女子足球一直不被重視的時候,香港著名女班主陳瑤琴便參與創立亞洲女子足球聯合會,並擔任主席,到其後,1984年,女子足球聯合會合併至亞洲足協旗下的女子足球委員會,陳瑤琴也一直擔任委員會主席至2002年,領導亞洲女足發展逾30年。在首七屆女子亞洲盃,香港便主辦了四屆。除了女子足球,香港也在早年協助推動五人足球發展。國際足協1989年接管五人足球,並在同年首次在荷蘭舉辦五人足球世界盃。在四年後,香港便申辦了第二屆五人足球世界盃,16隊來自五大洲的勁旅在紅館和九龍公園競技。

除了足球外,香港也大力鼓吹各項體育發展。其中最聞名的例子,莫過於1976年首辦的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賽事由當時香港欖球總會主席艾化史密夫倡議舉辦。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不單成為香港的年度盛事,吸引大量旅客,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的成功,也令後來不少國家陸續仿傚,最終在1999年,國際欖球總會把各項賽事統合,成為今天的世界七人欖球巡迴賽。

中國城市都走出去了,香港能跟得上嗎

套用全球治理這一個近年很普遍的國際外交用語,其實國際社會自上世紀已建立了全球體育治理網絡。國際體育組織的誕生,如國際奧委會、國際足協,輔以各種司法工具,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及林林總總的典章規條,使全球體育發展走向系統化和一體化。國際體育組織會制定專業規則和道德規範,著力解決跨國問題,如近年受關注的禁藥問題。同時,體育賽事轉播和各大企業的商業贊助,帶來了龐大資金,國際體育組織會運用資源,再投放體育發展,特別是一些較弱勢的項目和地區。

參與全球治理,是軟實力的展現,也促進與各國的技術交流,由體育行政、政策規劃,更重要是鼓舞本土體育發展的,展示政府對行業的重視。舉辦與全球治理緊緊扣連的體育盛事,既能帶來經濟收益,亦能凝聚社會。

千禧年後,中國各大城市,都大力投入全球體育事業,更特別熱衷申辦大型體育賽事。中國近代最重要的體育大事當然是2008年的北京奧運。香港主要競爭對手上海,更成為中國體育之都,自2004年起,舉辦國際一級方程式賽事;2005年,創辦田徑鑽石聯賽上海站,2009年首辦網球大師賽。2007年協辦女子足球世界盃;2011年也主辦了世界游泳錦標賽。單是2014一年,上海便主辦了28項國際賽事。除了上海以外,其他中國一、二線城市也不甘後人,廣州主辦2010年亞運。深圳於2011年申辦世界大學生運動會。

相反,香港自90年代起,便愈來愈少參與國際體育。千禧年,香港不敵多哈,申亞失敗,固然婉惜後,便數到2009年首次主辦東亞運,香港鮮有吹起運動熱,以及每年一度的國際七人欖球賽。

香港其實大有本錢申辦國際體育盛事,以前文提到的亞洲盃為例,中國2004舉辦的那一屆也只用了四個球場,他日啟德體育城若果落成,香港未必無法應付,也可考慮借用鄰近城市如澳門和深圳的場地。 另一項更容易處理是每年一度的世界冠軍球會盃賽事,每屆賽場只需用上約兩個頂級足球場,便能邀請到六大洲的冠軍球隊來港競賽。

推廣小眾、創新運動方面,香港更可有大作為,七十年代,香港可以想到國際七人欖球賽,可以領導亞洲女足發展,到今天又有什麼不可能。忽發其想,曹星如成為了超蠅量級世界第一後,香港可否領導超蠅量級、蠅量級、雛量級等輕重量級別拳賽的發展(這些級別在西方未受重視)?香港板球隊近年位列全球頭十,也是兩岸三地唯一的國際板總准會員,香港又可否更進一步推動東亞板球事業?當然還有壁球、馬術、保齡……無數的可能!

作者為新媒體outside.hk成員

文章原刊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7年2月13日

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