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特首選舉論壇台上的三張櫈

廣告
特首選舉論壇台上的三張櫈

廣告

新一任特首即將誕生,而各場選舉論壇亦相繼進行。當各人焦點都放在「雙司」針鋒相對。在選委舉辦的論壇上,曾俊華指責林鄭故宮黑箱作業時,林鄭又從暗忖中反擊,藉稱讚為名,卻批評為實地指曾俊華「枱頭好乾淨」。但對作者而言,兩人都只是互相做小丑戲而已,因為根本始終都「唔到我哋揀」,可必擺「真感情」下去?。而最吸引筆者眼睛的卻是台上為三為候選人所準備的高櫈。在兩個多小時的論壇上,或許有人會怕這幾位「尊貴」的候選人會累。確實三位「尊貴」的候選人,投身社會都從未從事過基層市民的工作,亦未嘗試去體驗,所以「唔捱得」亦相當正常。三位候選人在坐的時候有否反思現時基層勞工的苦況?

根據政府統計處截至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的資料顯示香港勞動人口超過394萬人。這班勞動人口中,當中80%從事服務性行業,而零售業及飲食業的比重亦相當高。而這兩種行業,絕大部分都需要站立工作。而長期站立會導致有勞損情況,嚴重的甚至會出現靜脈曲張。

筆者前一份工作亦感受到長期站立的苦況,之前的工作幾乎每天要站立9至14小時,當中只有午膳的一小時能坐下。初初入職的第一星期,由於穿著了一對沒有牌子,一對價值$89的波鞋,站立幾個小時已感覺腳板特別酸痛及特別累。其後換了一對$599的波鞋,雖然情況稍為好轉,但在半年後出現腳部筋膜發炎情況,需要看鐵打治療,有時候亦會出現腰部疼痛症狀。

空間不足?僱主良心?

空間問題亦是導致未能在工作場所特別設置座椅予員工坐下及有舒適的休息空間,而當中某些情況亦涉及僱主良心問題。筆者曾經在香港最大飲食集團中的美心集團旗下的一個品牌工作,尤記得該品牌在2007年美心集團收購前,由于氏家族的東海飲食集團所擁有,最印象深刻的是見到其中一間店舖在2016年裝修前一直沿用東海集團的裝修,當中前線銷售,放置雪櫃的空間佔三分之二,而員工休息所稱的「房仔」佔三分之一。然而當美心集團2016年1月裝修後,把原本的有一百二十呎的房仔打通,重新再間一間大約只有二十呎的房仔,這房仔只能勉強容納到一人,中午帶著飯盒坐下食飯亦感到相當焗促。反而而開闢更大的空間銷售用途。而在雪櫃後隱蔽的位置亦弄得特別窄,由於工作上需要隨時靈活走動取貨品和補貨品的情況下,在如此狹窄之處增加座椅只會阻塞通道、導致工作上的不方便。

某程度上就涉及大集團壟斷下的良心問題,大集團只為加強集團本身的競爭力,增加營業額,而漠視員工權益,只關心數字上的營業額。而大集團雖然流失率高,但同時「有出亦有入」,大集團亦能輕易透過不同渠道招募員工,加上人多勢眾,從其他部門抽調人手亦能得以順利營運,所以大集團的培訓部,運作亦相當繁忙。但這亦是大集團壟斷下的弊端。有人話「你唔鍾意的話就辭職啦,唔洗講咁多嘢」,但筆者卻認為即使辭職,亦不代表大集團下有違良心的觀念是正確的;而繼續逗留、默默耕耘的員工亦有權利去得到更好的權益。

形象包袱 思想守舊

其次形象包袱亦是導致員工不能「名正言順」地坐下。「當你好有精神咁企喺度,個狀態就好似係預備好迎接每一個客,而非讓人感到懶懶閒,先會吸引啲客入嚟。」這番說話是出自一位有多年零售經驗的負責級前輩。

Hailey 是一位大型時裝連鎖店的基層員工,她表示曾經在工作時站立把雙手放到背後,即被上司訓示「你將手放後面,你係扮老闆巡舖定係扮國家領導人?」連一雙手亦不能自主地控制,令她感到十分無奈。她不認同長時間站立才能給予較好的服務,因為客人有需要時,即使你坐下,客人亦會毫不客氣地找你幫忙。而且,並不認同坐下會有惰性。「就算企喺度,個靈魂唔喺度都會有惰性」。她認為員工惰性問題除了自律外,店舖主管亦有責任提點。

僱主僱員關係平等 理應互相尊重

或許僱主、高層上司、老一輩「好捱得」的前輩會說「搵錢就係咁辛苦架啦!你哋啲後生唔捱得」但筆者認為在現今發達的社會中勞資雙方互相尊重尤其重要,或許有人會用一種好傳統的思想認為僱主出工資予僱員,才可以令僱員的生活得以繼續,這種落後思想把僱主包裝成「救世主」一樣。但筆者認為,僱主及僱員雙方的關係應該是平等,是一種需求及供給的關係。雖然僱員確實需要僱主所付的工資才能維持生活,但另一個角度若僱主沒有僱員的勞力下亦不可能成功維持到這盤生意,賺取金錢,甚至令生意穩步上揚。事實上,僱主的確無必要額外對僱員更好,但僱主對僱員更好,才有可能令僱員愉悅地願意付出更多的勞力,積極工作。反之僱主刻薄,令僱員怨聲載道,「懶得劈炮」辭職的僱員在心理質素下降的情況下,工作動力相對下降,思想上會出現「你對我刻薄,我亦從勞力上對你刻薄」的情況,只會令營運逐漸退步。

倡議設立小休時間

筆者認為即使環境、形象問題、工作種類上真的未能為各僱員爭取到一張櫈,亦能考慮除了基本膳食時間以外,增取額外休息時間,如每工作三小時就讓僱員有十分鐘坐下休息時間,以緩解苦況。因為許多人所患的痛症,很大程度上是由工作上所衍生的。而且大部分僱員對著工作環境的時間還比起留在自己家中還要多,僱主有責任把僱員視作家人一樣,多點關心。

勞工福利政綱流於表面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在勞工權益上的政策只著墨幾點,大致上都是圍繞著社會上最多人談論的標準工時、強積金對沖及最低工資檢討,在實際關乎利益上的勞工政策固然重要,但僱主善待僱員,即勞資關係方面的政策亦更為重要。

曾俊華

目前全球政經環境正急速轉變,香港僱主和僱員同樣面對日增的不明朗因素。政府應致力促成兩方透過礎商,處理勞資議題,共同應對挑戰。

胡國興

集體談判權-香港目前尚未適宜設立集體談判權。現時社會撕裂、紛爭不已,不應該增加勞資雙方的對立。認為可以先由其他實際改善勞工福利著手。

林鄭月娥

面對勞動人口將持續下降的情況,政府應以更主動、積極的取態促成各行各業的僱主互諒互讓。

反觀三人在相關的政綱沒有寫到具體的政策,沒有提及會成立任何組織去關注基層員工整體福利,曾俊華及林鄭只官腔地用「致力」、「主動」字眼,當選後會否兌現確實不樂觀。

三位候選人坐在櫈上舒適地辯論過後,即使任何一位在這千二人的小圈子選舉當選,亦有責任繼續關注三百多萬打工仔權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