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五一勞動節】反外判制度剝削 清潔工上街爭取同工同酬

廣告
【五一勞動節】反外判制度剝削 清潔工上街爭取同工同酬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昨日是五一勞動節,職工盟和多個團體發起遊行,要求改善待遇;多個不同行業的工人都有參與,為自己發聲。遊行的身影中還有清潔工,今年是英姐首次參與五一遊行,原因是一直以來飽受外判制度剝削;希望透過上街表達訴求,堅決反對外判制度和爭取同工同酬。

最低工資由32.5元由加至34.5元,但基層勞工人時過長,加班無補水,清潔工亦不例外。英姐從事清潔工近十年,今年年初辭去商場洗手間清潔員的工作,轉到粉嶺一間中學任職外判清潔員。

英姐每週工作五天半,早上七時至下午五時,每週只有一日半的假期;月薪只有八千三百元。她認為必須取消外判制,才能令工人有較合理的待遇。她以同校的工友及外判工友為例,指外判清潔工友的月薪較校方聘請的清潔工友足足少了一千多元,「邊有理由同工不同酬,真係好唔公平」。

談到工作上的壓力,英姐認為在學校任清潔工其實不比於商場時好多少。她指出,整間學校除了三名外判清潔工外,還有五至六位駐校工友,但大部分粗重工夫都由外判工包辦,「六層樓高都係咁做㗎」。

英姐又提到,有一次遭到學校副校長的無理批評。她指在搬完課室的枱凳後,在洗手間稍為作息「回一回氣」,「我諗住坐三分鐘㗎咋」;但被副校長巡視時發現,更大罵了她一頓,並指她的工作職責不包括休息。

英姐表示感到十分難得,形容沒有被視為「人」來看待,因此希望透過參與遊行爭取爭取食飯以外的休息時間:「工人都有佢地嘅尊嚴」。

天下烏鴉一樣黑,只有發聲才有自救的機會。英姐表示,在任職商場外判清潔工時,外判公司曾多番拖欠工資,在迫於無奈下尋求職工盟協助。

在職工盟的協助下,英姐挺身而出,以清潔工代表的身份向外判公司及管理公司成功追討欠薪。在「成功爭取」後,激起了她為工人爭取公義的決心,從前在勞工運動上走得更前。英姐堅信,只有集結大多數人的力量,才能為工人取回公道。

記者:單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