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馬刺出局,一鑿之功

馬刺出局,一鑿之功
廣告

廣告

無論是那種球迷,看着自己支持的球隊被橫掃,想必是一件痛苦的事。本來是萬眾期待的夢幻西決,最後在馬刺主場AT & T中心,卻變成了Manu因輸波而來的謝幕show,雖然阿根廷妖刀仍未決定去留,但任誰都知道,他的時代已遠去,昔日GDP並肩戰無不勝的日子,也已經一去不返。

作為聯盟第二佳戰績的球隊,上圈能夠在同樣缺少Kawhi下,第六戰大勝火箭晉級,實在不易。可是來到決賽,面對是另一Level的勇士,事情實在不一樣。

在第四戰,就算馬刺將士用命一次又一次追到只落後10分,可是KD和S.Curry兩人總是有辦法快速回應,立時將比分拉開;令我想起了2001年的球季。那一季,經歷完傷患回歸的TD大勇大熟,可是身邊球員都未到最高水平,縱使在常規賽取得聯盟最佳的58勝24負,可是去到西岸決賽,半點面子不留地被湖人直落四場掃走。那時馬刺還是用舊款的「彩色Logo」,TD身邊還有海軍上將David Robinson,可是已經垂垂老矣,加上本來的次席得分手Derek Anderson受傷,令他們完全比不上有「O.K.連線」的湖人。最記得第二場,那是記憶鮮明的一場,TD打足48分鐘,交出40分、15籃板和4次封波,隊友Antonio Daniels(多謝AI,令他很出名)有24分,其他隊友加起來只得17分,結果以81:88主場輸波。賽後我極之氣憤,極之討厭湖人,當然去到下一季,因為帝王的「黑哨」系列賽,更是恨之入骨。假如說今日的LBJ或勇士多haters,那時的湖人應該更多。

當年的馬刺也是正值換血,之後老將如Terry Porter、Avery Johnson及換完腎的Sean Elliot逐漸退下;取而代之是Tony Parker和Manu Ginobili,也有Stephen Jackson和從公牛而來的Steve Kerr,當然少不得「茅王」Bruce Bowen,以及貢獻生涯最後一點餘光的海軍上將;在2003年球季,以60勝22負成為聯盟第一,也成功在總決賽擊敗網隊,再次贏得總冠軍,為退休的海軍上將送行。

馬刺一直把Jacob Riis的金句,張貼在更衣室入面,大意是石匠成功劈開石頭,並非最後一下之功,而是之前百下打鑿,努力不懈而成。原文如下:

“When nothing seems to help, I go and look at a stonecutter hammering away at his rock perhaps a hundred times without as much as a crack showing in it. Yet at the hundred and first blow it will split in two, and I know it was not that blow that did it — but all that had gone before."

今次之敗,馬刺輸得很慘,面對勇士,幾乎如當年對湖人般的俯首稱臣。那次西岸決賽,馬刺頭兩戰主場合共輸21分,可是之後兩場作客,分別是39分及29分,一敗塗地。馬刺和湖人那10年間是不折不扣的死敵,99年馬刺首次封王,在西岸次圈正是面對湖人,最後直落四場勝出。第四場作客的勝仗,更加是湖人在舊主場大西部論壇體育館(Great Western Forum)的最後一場比賽,不少老牌馬刺迷至今還會說起當時的「香檳味道」,特別香甜。兩隊纏鬥近20年,之後Derek Fisher的0.4秒射球,更是NBA至今三大絕殺球之一,直到Kobe退休,才暫時告一段落。

湖人今日尚在重建,取而代之是另一支加州球隊勇士,與馬刺的對決,看來也將成為西岸未來幾年的重頭戲碼。正如01年那支馬刺,今日在缺少了TD,Manu及TP不比重年勇,勢由Kawhi擔起未來十年大旗,所以Gregg Popovich一直不理Kawhi想上陣披甲的要求,寧願以殘陣應對,正是為了球隊的將來着想。LA當然叫人失望,可是我們在Kyle Anderson、Dejounte Murray、Bryn Forbes和Davis Bertans身上,也看到潛質,要是能夠留下Jonathon Simmons,由Kawhi統率大軍,這支馬刺一兩季之後就足以爭霸。當然,如獨角獸般罕有的Manu,所有馬刺迷都會希望他再打一季吧。至於近日越傳越烈的CP3加盟,我想,還是笑笑就算,因為馬刺的薪資空間根本沒可能簽得起,除非LA和Pau Gasol都交易掉吧,可是馬刺怎會呢!更現實是爭取當年因交換Kawhi而被送到溜馬的George Hill,雖然據報G.Hill也正追求如Damian Lillard級數的合約,馬刺也未必今季就出得起,但他的回歸,將毫無疑問圓滿了其生涯,一季之後,就有機會簽天價合約,而鬼相信,Pop有機會可以說服到他的,只要爵士留不下他。

談到今季之失,除了幾位傷兵,所有人的矛頭一定指向LaMarcus Aldridge身上。在今個季後賽,LA打得好的時間很少,大多是飽受批評,由不爆籃而選擇fadeaway,防守時經常不集中,到最後一戰差勁得被普帥早早收起,只打了22分鐘,很多球迷如我,都希望季後可以將其換走;但熟悉馬刺體系的都知道,他們決定起用一名球員,不會是短時間的即用即棄,而是希望長期合作。再者,以LA的薪金和身手不成正比,有那支球隊會願意做蝕本交易?

記得被馬刺選上TD之前,海軍上將一直被標籤成「不懂贏波」、「好人牌」,95年贏得常規賽MVP後被Hakeem Olajuwon在籃下玩得團團轉,更是印象深刻。有些球員的確缺乏了做大佬的能力,可是如同TD,只要Kawhi下季傷癒歸來,主宰力更上層樓,我有信心,LA和Danny Green也就會如二師兄及三師兄般歸位。始終後場太弱,令LA打得辛苦。

環顧當今聯盟,風氣是傾向即買即用,盡力向每個願意加盟的球星招手,組成超級強隊,然後挑戰冠軍。馬刺身處德州,本就難與豪門相比,這二十年間,一直藉出色的選秀、交易的操作、對老將的運用,以及行雲流水的團隊戰術,去補足個人戰力的不足。由2007年等到2014年,這七年之間有很多人都認為馬刺難以再贏甚麼,到2013年總決賽落敗,GDP多被認為已再難逞強,可是一點一滴之功,最後也成功石穿;當中Kawhi的罰球之失,反而成了這個超級球星的催化劑。這個失望的球季,應當是一鑿之功,小將吸取經驗,Kawhi更加成熟,每一場敗仗就如一鑿之力,沒有人說得準何時做到,但馬刺上下都相信,總有一天會再將巨石劈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