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柏德遜》(Paterson):詩歌本是平常事

《柏德遜》(Paterson):詩歌本是平常事
廣告

廣告

占渣木殊(Jim Jarmush)自編自導的《柏德遜》(Paterson)內容平淡卻帶着點點情意,透過詩歌表達,更覺韻味無窮,情真意切。

電影圍繞着Paterson柏德遜(Adam Driver)的巴士司機與太太Laura(Golshifteh Farahani)一星期的生活着墨。Paterson每天起床都不用鬧鐘,自然而然便醒來,而醒來必拿起手表一看,每天如是。電影中不斷出現Paterson看表的動作,代表了時間一分一秒都在流逝。接着便是Paterson上班下班,中間加插一些生活瑣碎事,表面看似無聊,實際則喻意時間向前進,每一個生命都在變化,那怕只是每天晚上遛狗,進酒吧喝杯啤酒,生活都有不同,都影響着生命的改變,儘管前進的速度緩慢。

不過,我們就是做事太急,生活得太匆忙,不曉得慢活才可細意品味人生。慢活代表了把時間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後心靈才可以靜下來直觀事物。Paterson寫下的第一句詩已意味着記憶才是生活的全部(We have plenty of matches in our house, we keep them on hand always),因此他不接受手提電話,上班只帶着一個小小的手提箱子,箱子內除了午餐外,就只有薄薄的筆記本子,用來記下生活的點滴。城市人把甚麼東西都帶在身邊,上街時,手電、筆電、平板電腦已是必需品,還有外套水壺風扇一大堆物品,結果令身心都負重擔,如何能放鬆心情,觀照萬物呢?

反之,Paterson這種平淡而近乎沉悶的生活,雖與現代人格格不入,卻更顯其獨特性,流露了詩人的氣質。究竟詩人有甚麼氣質?是一副外觀如刻下所描述的「文青」模樣嗎?當然不是。其實詩人沒有甚麼氣質。占渣木殊筆下的Paterson只是一名普通的巴士司機,每天接同一個人的更,每天駕同一輛的巴士,每天接送同一班乘客,每天走同一條路線,一樣的上班下班時間。生活如此有規律又如何與詩人的獨特性扯上關係呢?電影就是想告訴我們:看似平淡的生活其實並不平淡,而是充滿高低起伏的。也許資訊科技年代,現代人都被寵壞了,變得每一分鐘都要追求實實在在的刺激,追求新鮮感,追求效率,卻不知道大自然每分每秒也在變化,每一天都是特別的一天。

「文化本是平常事」,詩歌亦然。生活本無所謂平淡不平淡,視乎你如何看待生活而已,詩歌也沒所謂獨特不獨特,每個熱愛生命,積極生活的人,都可以是一位詩人,因為詩歌需要的不全是形式和風格,而是愛,生活中更需要有愛。電影其中一段寫Paterson下班遇見一個喜愛詩的女孩,女孩即席唸詩,Paterson忽然有所領悟,回到家中,只記得女孩的詩歌,連自己的創作也彷彿忘記得一乾二淨。Paterson甚至認為自己的詩不是甚麼偉大的作品,只是抒發感情的一種方式而已,反而妻子Laura不住讚美其詩,還要求他向公眾發表,顯得雙方性格迥異。

妻子還常常拿William Carlos William的名字來開玩笑,丈夫只得陪笑,然後又繼續躲在書房閱讀William Carlos William的詩。導演巧妙地透過二人的動作對白去交代二人性格相異之處。丈夫對生活處之泰然,追求的只是創作當下帶來的滿足感,而太太則憧憬着將來成名後帶來的衝擊。太太弄了一客味道古怪的餡餅,丈夫吃後不是味兒,卻只含蓄地回應。性格上的南轅北轍並不影響二人間的感情,因為愛就是一道粘着劑,而且Laura對藝術追求完美,Paterson又何嘗不是呢?電影中Paterson創作詩歌看似隨興之所至,巴士上,瀑布旁都能揮筆寫下段段詩篇,必然是經年累月的觀察才能直抒胸臆。詩人追求的也是文字上的完美。神創造萬物,自然世界本來就是完美的,這亦解釋了何以戲中不斷出現孿生子女,因為在Paterson眼中,自然世界就代表真善美,他寫下的一字一句,就是要以詩歌去表達這個完美的世界。

占渣木殊(Jim Jarmush)的風格獨特,在荷里活商業片當道的美國儼如一道清泉,也印證了作者論(auteur theory)的特徵:電影由不同風格和內涵的導演拍攝,會得到不同的效果。占渣木殊便塑造了一位特別的詩人角色,重力探討詩與時間的主題,鏡頭下的流水、道路和居民,更為柏德遜這城市賦予新的意義。試想這部片子若不是由占渣木殊操刀,拍出來或許只是另一套矯柔造作的愛情片而已。

結局就如電影開首一樣平淡,卻又令人深思。日藉旅客(永瀨正敏)的一席話啟發了Paterson,也啟發了人們,一張白紙看似平平無奇,卻充滿着無盡的可能性。我們何不把珍貴的東西放在記憶裹,歷久常新,而急於追逐那些看似實在卻不會永恒的物質?失去一本詩集不需傷感,失去一段記憶才覺可惜。時間如流水,水靜流深,代表時光隨生活而流逝,一切都都只能在歷史長河中短暫逗留,惟有詩的國度才可永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