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馬來西亞聲援劉曉波集會:「人權跨越國界 這是我們能做的事」

廣告
馬來西亞聲援劉曉波集會:「人權跨越國界 這是我們能做的事」

廣告

按:報導刊出時,劉曉波已離世,至死未能得自由。此刻,尚有他的家人劉霞、劉暉,以及在中國內地聲援他的人,他們的自由仍然受限,極需外界持續關注。

7月13日早上,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一群公民自發來到中國大使館請願,要求中國政府盡快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喊出「一帶一路,給劉曉波出路」。

行動之時,劉曉波正在彌留狀態,死亡逼近,他已是一個垂死的人。有份參與會診的德國醫生說,保外不為就醫,而是遵從病人的最後意願。劉曉波的好友,也是中國維權人士胡佳也說,中國政府沒有給予劉曉波最好的治療,這種藥物和治療的名字叫「自由」。

馬來西亞同樣有關心劉曉波及他家人處境的人,他們跨國聲援,關心不因地域而阻,以下是其中三位行動參與者的訪問:

File_001

曾慧玲 (自由工作者)

問:你為什麼會參與今天的集會?

玲:因為當我看到劉曉波最近的新聞後,感覺到他的情況在惡化。我覺得身為一個公民,這個世界是平的,任何一方受到打壓、監禁或失去自由,尤其是他面對如此惡劣的環境,他的心願更應該被聽見。他被囚禁多年,那是非常不人道。在他最後的時刻,應該要有更多人為他站出來。

問: 你之前有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嗎?

玲:說不上熟悉,但有注意,也知道一些中國的人權問題。

問:對你來說,中國不會很遙遠嗎?為何作為馬來西亞人,你會關心發生在中國的事情?

玲:我們每一個人都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雖然我們更容易接觸到自己社區發生的事情,但像劉曉波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凡是關心社會的人,都不能視而不見。

問:你覺得馬來西亞政府會有什麼動作?

玲:老實說我不覺得馬來西亞政府會做些什麼,所以我更加覺得公民應該要站出來互相聲援。起碼要給政府一些壓力或者表達出我們的聲音,總之不能什麼都不做。

File_002

蔡依霖 (公正黨十八丁區州議員)

問:知道你今天大早特別從太平趕來吉隆坡,為的是參加這場集會,為何你有那麼大的動力?

蔡:昨晚臨時知道有人發起這場集會,心裡還蠻糾結,想著劉曉波現在肝癌末期,最後的願望能到國外,這是最基本的醫療人權。在生命最後階段,身為政府或領導人,一般平民百姓有的惻隱之心,這些領袖不是更應該以身作則,讓大家看到領袖應有的氣魄。對我來說,如果知道了,但沒有來,就很不踏實,我希望能表達一份支持的心意。劉曉波付出一生,推動民主人權,那出來表達支持,是我們能做的。

問:兩國領袖都說目前是馬中關係最好的時候,馬來西亞也接受中國很多的投資,有些人會認為要保持友好關係,不要挑起中國的問題,你怎麼看?

蔡:當我們表達,希望劉曉波可以出國,不代表我們否定與中國的關係。對於追求民主價值和基本人權,這是不能妥協的。我不認為這是在破壞與中國的關係,而是希望讓中國看到,這是世代的改變。如果他能在今天這關鍵時刻,做出人道的決定,可能會贏得更多的掌聲。

問:你覺得馬來西亞政府能做些什麼?

蔡:至少需要立場的表態,因為其他國家的領袖也陸續表達關切,馬來西亞政府和中國政府的經商關係那麼密切,可是在這事情上完全沒表態,甚至連文告都沒有發。

File_000

鄧婉晴(媒體工作者,居住香港近兩年)

問:為何會參與今天的集會?

睛:因為這個時間許多上班族來不到,哈哈......我們這些時間彈性、沒有事情的人,更加應該要來!加上我在香港的時候,時間很緊繃,消息出來才一星期,在網絡上很多人都很關心,有人徹夜難眠,那種同理心在香港還是有的,有一群人在關心。在馬來西亞,我覺得我們也應該做一些事情,所以我就來了。

問: 一般馬來西亞人怎樣看劉曉波這類中國人權事件?

晴:馬來西亞人對於中國的關心是有的,但更多是在經濟上,就像是一帶一路。中國對馬來西亞的經濟影響力越來越大,像鐵路、基建投資都來自中國,這趨勢勢不可擋,還有文化上的影響,像我父親都有看彭麗媛的youtube,他們會覺得文化上很親近;但偏偏在人權問題上,大部份人會選擇別過頭去。他們還是相信,一個國家要強大,總有些人需要犧牲,但這需要一些人把他抓回來。

問: 但部份本地華人仍有中國情意結,這會否阻礙大家參與這類國際聲援運動?

晴:可能大家還沒有這種意識,以為中國的人權事很遙遠。其實馬來西亞也有些人很本土,要是你談「六四」,他們就說你為何不談「五一三」。

問:近年,香港本土思潮興起,提出聚焦本土,對中國人權和民主議題刻意切割,你從馬來西亞來到香港,怎樣看這種想法?

晴:好像劉曉波的事情,有一批人覺得要聲援他,還是有人相信,不管他的國籍是在哪裡,還是可以聲援他。但我有一個香港朋友,他覺得劉曉波的事情會讓他更討厭中共,仇恨更深,要與中國切割,不想理會,不會聲援,最多只是在網上罵。就因為他是中國人,就沒想到要幫助他。我覺得很奇怪,國籍和身份不是一個人可自由選擇,如果把他還原成最基本的一個人,不應該有人要受到這樣的對待,如果他面對這樣的情況,你就應該聲援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