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香港民主派應發動港版太陽花運動

香港民主派應發動港版太陽花運動
廣告

廣告

今天,再有議員被DQ,香港議會主權進一步淪陷!

DQ後,分組點票下,建制在地區和功能組別都能得到超過50%票。修改議士規則可能變成一件更為容易的事,建制派將令民主派無力再利用拉布抵擋惡法。建制派甚至可能由議員無約束力動議通過對民主派不利的法例,例如呼籲《同意23條立法》、《同意831框存》。

這樣,會對香港民主運動更為不利。

民主派是不是無力抵制?我覺得未必!因為民主派還有一大武器:佔領立法會。

勇武本土派、自決派、激進派、民主派議員被DQ後,不應乘乘離開議會,更何況人大釋法和裁決由一開始就不公道。因此,面對惡法,民主派議員不應守法離開,而是應該公民不服從,刻意在議會內非法集結,議員和所有議員助理一起佔領所有議會議事廳,令議會完全無法運作,向港共投下震撼彈。

這樣做,有幾大好處:

1. 向不公議會抗議:議會由於分組點票、功能組別存在,己經十分不公,因而應該借佔領向政權抗議。

2. 阻止惡法通過:港共DQ民主派,全為控制立法會,通過惡法。假如民主派佔領議會,令議會無法運作。震撼力將比拉布更強,佔到2020年立法會下次選舉,就能阻止所有惡法。

3. 提升民氣:假如民主派佔領議會,令港共頭痛。這樣將令人民士氣大力提升,有利公民社會增取民主。

當然,不少人民會害怕這樣做會影響民生。那麼,我們要以以下說法說服他們!

1. 強調民主佔領和民生關係: 雨傘佔領失敗而回,是因為這是一次「齋普選」運動,令部分基層覺得與己無關。因此,我們要強調功能組別小圈子不公令財團壟斷控制政治,才令全民退保、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改革面對不少阻礙。因此,解除議會不公,才能令人民有渠道影響政府,要求政府進行民生改革。

2. 強調立法會主權淪陷對香港民生不利:假如立法會不能再拉布,政府可以不斷通過大白象工程,浪費香港納稅人資源。

3. 當然,如果這樣佔真的對社會有很大影響。我們可以只佔一部分議事廳,部份議事廳讓出來開會,讓社會通過重要的民生議案。不過,一旦政府想推惡法,我們就馬上佔領所有議事廳。值到政府撒回惡法,才讓出一個議士廳繼續開會。

因此,只要我們做好論述能力,就能回應批評。只要我們發動佔領,佔立法會佔到2020年,港共就不能用DQ議員通過惡法。之後,我們就可以再借2020年立法會選舉重奪議會更多控制權。即使2020年政府再用確認書和宣誓篩選,能把香港剩餘自由延長到2020年,己經不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