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寫在戰爭邊上的故事:《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

寫在戰爭邊上的故事:《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
廣告

廣告

今年中學文憑試誕生的6名狀元均表示想從醫。這本不是甚麼新鮮事,畢竟香港的教育制度強調背誦資料,講求答題技巧,每一課操練便是為了試卷上的每一分,這麼精準的計算便是為製造一班專業精英。反之,假如有學生拿着成績單高呼:「做一個愛國家,愛香港的好編劇」,香港人聽了不以為到了火星才怪呢!

事實上,文字創作的影響力不下於當一個醫生對社會的貢獻。電影《編寫美好時光》便透過男女主角Cartin和Buckley的文字去感動普羅大眾奮勇抗敵。電影以二次大戰為背景,描寫英國在倫敦轟炸時處於人心意志低沉的時期,政府希望憑藉戰爭電影的感染力,重新去凝聚國民的心,增強士氣,希望一舉纖滅納粹德軍。可是,戰爭期間,本已消蕭條的市面更承擔不起慣於風花雪月的電影夢,如何在娛樂與文宣之中取得平衡呢?

主角Cartin本來只是政府宣傳部秘書,因緣際會之下,政府要籌備拍攝一部關於鄧寇克大撤退(Dunkirk)的宣傳電影,邀請她擔任戰爭電影的編劇,負責搜集資料。正如所有電影一樣,忠於事實便顯得枯躁乏味,因為拍電影就是要把現實中平凡的生活剔除。如是者,一班本是手無搏雞之力的中產文人,不再是風花雪月一番,而是切切實實希望以一枝健筆去改變世界,拍出振奮人心的傑作,而不是純粹作文宣的工具。然而就在竭力實夢想之際,他們發現原來國難當前,政治仍無所不在。例如政府會自我審查,又會考慮盟國感受加插靚仔機師當主角,更甚者,政府會本末倒置,竟考證船雙出航的真偽。

電影最可愛之處是沒有將沉重的戰爭題材放在大,而只集中力量去描述戰爭陰霾下生活的日常。Cartin被踢爆隱瞞事實,於是Buckley為她擋駕。二人又會不時互相「踢橋」,挖空心思要找出劇情的破綻。Buckley由最初口口聲聲要求Cartin寫婆媽對白,到後來真心折服她的才華,對她暗生情愫,都反映Buckley是個典型的英國紳士,沒有在相處的過程中乘人之危,只是遠遠地站在一旁支持Cartin的每個決定。電影中不只一次出現以下對白:Buckley要求Cartin刪去一半對白,Cartin會問哪一半?Buckley即時回答:沒用的一半。這是編劇秘笈的基本心法第一條,事實上,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匆匆光陰數十年,假如全花在無謂的事情上,這個人生劇本也真悶得透頂了。

寫在戰爭邊上的故事,每個細節都比起那些沉重的戰爭口號和宣傳角力好看多了。

電影其實枝節不多,亦加入了煽情的內容,有點吃力不討好。但描寫女主角Cartin和男主角Buckley的愛情經歷,筆觸卻出奇地細膩,尤其是末段Buckley因Cartin回到倫敦會見丈夫而心亂如麻,欠缺創作動力,靈感枯竭時(愛情從來是創作的動力),Cartin助他完成一幕,到Buckley最後間接為Cartin犧牲,這一段描述得很感人。而事實上,愛情的美好時光才是這部電影的主旋律。此外,電影改編自英國小說家Lissa Evans的暢銷小說《Their finest Hour and a Half》,卻刪去後面代表電影的三個字。海報上則顯示了電影中三位重要人物,Cartin、Buckley及經驗演員Hilliard,代表的是他們(Their)的美好時光,以及那年代拼命追求正義,不向專制極權屈服的普羅大眾。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年時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