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無睡意哲學》序

廣告
《無睡意哲學》序

廣告

有朋友有興趣讀讀我為《無睡意哲學》寫的序言﹐我姑且在這裡讓它重見天日。其實有「問題」的部份,只是其中一小段,只要我稍為潤飾、修改一下,甚至刪掉,事情就不會發生。大家認為我應該這樣做嗎?

《無睡意哲學》序
黃國鉅

「01哲學」邀請我為《無睡意哲學》系列第一冊寫序,我一口答應了,因為這本書正符合了我一向對哲學教育的理念。

本書收集了「01哲學」團隊30多篇文章,每篇大概一萬字,重點介紹西方哲學史裡一些重要哲學家的思想,從柏拉圖、中古哲學、理性主義、經驗主義、康德、到德國觀念論等。我除了佩服01團隊這群年青人學問的廣博和紮實之外,更嘆一句:這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記得自己大學時期辦學生報,用筆名寫了一些文章介紹叔本華、哈伯馬斯、胡塞爾。有一次在圖書館碰到一個讀書非常用功、一天到晚影印學術期刊來刨的同學,他問我:「你有冇睇《學苑》嗰條友寫嗰篇胡塞爾?」我支吾以對,他不知道正是我寫的,還繼續說:「寫這種文,懂胡塞爾的,就不用看你,不懂的,看了也不懂。」我尷尬地苦笑一下,借故溜走。

他講得對嗎?這種文章真的沒有價值嗎?我反覆思量,多年之後,得出的結論是:文章還是要寫的。

(一)一定要讀哲學史

正如我在「01哲學」的一篇文章所說,我是沒有哲學史的哲學教育的受害者(《沒有哲學史的哲學教育》),當年寫這些文章,也是一點使命,要填補這個缺陷。固然,哲學思考終歸要回到問題,而不是重複前人說過的話,但研讀前人的思想成果,能為問題思考提供穩固紮實的概念訓練。尤其今日推行的所謂通識教育,動不動就要學生批判、評論,但沒有經過好的思想訓練,尤其相關問題和概念的歷史沿革的知識,這種批判只是建築在浮沙上的姿態而已。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花時間研讀胡塞爾的原文,就算讀了,也未必懂,所以這種一萬幾千字的文章,對於一個在茫茫學海無從入手的學生,作為入門,還是需要的,寫得好不好則是另一回事。

(二)不要勉強普及

很多搞普及哲學的人都有一個謬誤,以為要「遷就」大眾的程度,於是降低自己,用一些包裝來講哲學,如電影、漫畫、流行曲等。老實說,這太小看所謂的「大眾」了。一般願意花錢買哲學書、來聽哲學講座的人,已經不是普通的「大眾」,本身已經有濃厚興趣,對你也有期待,也準備學一些hardcore的哲學,刻意遷就,以為普及,反而可能弄巧反拙,結果高不成、低不就,哲學變成吹水,白白浪費了讀者學習的熱情。讀者其實是聰明的,玩gimmick、用哲學做噱頭,人家會看得出來。所以,有心教育大眾,不用迴避哲學家的思想,也不必時刻想著要普及化。認認真真寫作嚴謹的哲學文章,不厭其詳,把問題說得連一個從沒有受過任何哲學訓練的讀者也看得明白,永遠是正路。默默耕耘,必有迴響,這是我近年寫中文哲學書和文章的心得和結論。

(三)不用迴避術語

坊間有一些哲學文章,裡面有一大堆術語,十分趕客。我個人完全理解讀者這種感受,但問題可能不在術語,而是寫的時候不加解釋,假設讀者明白,讀者第一個術語不懂,已經有點沮喪,看到第二個又不懂,慢慢就不想看下去,造成不必要的挫敗感。其實術語是理解一套哲學的鑰匙,一個好的術語、定義清楚、內容含意豐富,更可以為作為思想訓練的好工具。只是寫作時一定要有一個原則:每次提到一個術語時,一定要解釋其意義,如果沒有這個準備,而只是表示你熟悉那套哲學,或是不自覺的習慣,那就不要提術語。我的結論是:不必迴避術語,但也不要拋書包,搬弄術語,而是要不厭其煩,每次提到一個術語,一定要解釋到連自己也看得懂、看得通為止,能做到這點,你會發現,你自己會把問題理解得更清楚、更通,而不止讀者,作者自己也慢慢進入了哲學家的思想世界。

「01哲學」努力推廣哲學,無論如何,都是可喜的事,值得鼓勵和嘉許。不知道什麼原因,香港近年吹起哲學風,除了大量出現哲學媒體網站之外,更有電視台節目談哲學,這是以前難以想象的。對於教哲學的人,當然令人鼓舞,但究其原因,卻又令人費解,甚至擔憂:究竟這現象原因何在?如何解釋?我自己比較相信尼采的說法:一個文化興盛的時候,不需要哲學,哲學流行,可能是文化出現危機或衰敗的徵兆。香港近十年政治敗壞、社會紛亂、荒謬不義之事無日無之,尤其雨傘革命後,年青人感覺到沮喪迷茫,希望在哲學中尋找出路,也是正常之事。唯希望這不只是一時之間的潮流,在認知、思考、沈澱之後,得出什麼的答案,才是讓香港歷史學家最期待的。

至於「無睡意」一詞,根據編輯所說,是來自讀哲學書的一些經歷:「倘若讀到一本寫得精彩絕倫的哲學書,直教人手不釋卷,到了睡覺前還在讀,因為讀得太起勁、太興奮了[……],以至於睡意全無……。」卻又令我想起讀書時代的事:記得讀大學的時候,夜闌人靜,喜歡在臨睡前抱著書看,看著看著,不自覺閉上了眼睛,室友看到,問:「你不是說要看書嗎?怎麼去睡覺了?」我答:「讓我閉上眼思考一下嘛!」話音未落,就已經呼呼大睡。想到這裡,不禁又要說:現在的年青人還是比較認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