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們要在強權下妥協做乖寶寶嗎?

我們要在強權下妥協做乖寶寶嗎?
廣告

廣告

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就DQ案的上訴許可被終審法院拒絕。加上早前政府DQ的四名議員、十多名進行公民抗命的年輕人及學生領袖在完成法庭判決的社會服務令情況下,被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意孤行決定覆核刑期而判監。在種種的強權陰霾、不理民情、妄顧民意下明目張膽置反對派於死地,活在如此危險的景況之中,我們還能妥協、坐視不理,甚至去做強權眼中的乖寶寶嗎?

林鄭月娥在參選特首時及當選後已多番強調需要修補社會撕裂,帶給年輕人對香港的希望。但近期的事件,是政府衝著年輕人對社會的熱心而狠狠地掌摑下去。讓兩名年輕人,讓他們年紀輕輕就背負著一千多萬的龐大債項。亦不惜一切令滿有理想的年輕人身陷囹圄,將他們困起來,困住他們的身軀,亦意圖困住他們的思想,這是想讓年輕人對這個政府甚至香港抱有希望還是絕望?林鄭上任短短時間所發生的事情來看已無疑在自打嘴巴。

面對如此強權的環境,「怯,你就輸一世」,怕被清算而對強權沉默,做一個乖寶寶,反而比身陷囹圄更不寒而慄。向這個強權沉默,做一個不駁嘴的乖寶寶,它或許會獎勵寶寶你一粒半粒糖果,不打寶寶的手掌,但他朝有一日強權會輕易地把寶寶的奶樽搶走。在現在的社會妥協後果是只會進一步讓美好的事物一步一步被強權在沒有威脅下剝奪,剝奪的或許不只是權利及自由的重要核心價值,更是市民的衣食住行,踐踏民生。做乖寶寶的後果跟「贏粒糖輸間廠」沒有分別。

筆者曾經閱讀過沙田區議員許銳宇的的一篇文章《愛與和平感動不了權貴 能戰才能和》,當中的一句「如果所謂抗爭或展現強大民情對中共毫無威脅,中共何需向你讓步?」確實若沒有龐大群眾抗爭,也必奢望用愛與和平能讓中共強權良心發現,跟強權講愛與和平確實是懦弱的表現。

即使強權DQ了多少議席,亦別讓此DQ了香港人的鬥志;即使判再多的人進入牢獄,失去自由,亦不能放棄我們爭取自由的心,有人堅守就會有希望。所以,寶寶們,別妥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