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暴政之中抱緊自由 大學不容威權統治》——就多間院校擅自清拆民主牆字句之聲明

《暴政之中抱緊自由 大學不容威權統治》——就多間院校擅自清拆民主牆字句之聲明
廣告

廣告

上星期起,中大、城大、理大、教大學生於民主牆或學生管治範圍內所展示的「香港獨立」海報及橫額,被校方以「違反基本法」、「有違校方立場」為由拆除。另一方面,一眾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更於昨日發表聲明,要求大專院校取諦所有「香港獨立」的宣傳品。雖然中大及城大暫時承諾不會再擅自清拆民主牆的海報,但理大及教大迄今仍然未回應學生訴求,承諾不再清拆學生海報及橫額,反之繼續以各種方式對學生進行批鬥及打壓。工學同行對各大院校限制學生提倡、主張、討論及宣傳政治主張的言論自由,以及干預學生自主範圍的行逕表示強烈譴責,要求外界停止以政治手段打壓學術及言論自由,並促請各大院校立即承諾停止以上行為,保障大學校園內思想及政見表達與討論之自由。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列明:「人人有權享受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香港獨立」作為一種政治主張,絕對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之下,其傳播及宣傳不應受任何權力所干預或遏制。現今發生在各大專院校的事件,並非單純指向某一派別及政見人士,而是政權及校方粗暴打壓言論自由,整頓學生思想的明例。《基本法》乃一憲法性文件,其意義在於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利及規範政府之制度權限,並非用以規範人民之社會生活,此為基本的法律概念,宣揚「香港獨立」或任何政治主張亦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政權及校方故意指鹿為馬,誣稱宣揚某種政見等同違法,未審先判擅自處理相關海報及橫額,無異於執行私刑,行打壓之實。

更甚者,學生自治乃大學教育中的核心部份,學生既應由民主程序產生代表參與校內決策事務,亦有權以民主方式管理及促進校園內思想及意見交流。校方竟於民主牆範圍內擅自清拆「有違校方立場」之海報,即以校方立場凌駕學生自主,以校方權力干預思想自由,實際上是在校園中實行高壓統治,壓制學生原有的自主權力。

此次校方清拆「香港獨立」之海報橫額並非獨例,連同教大民主牆出現冒犯性字眼一事可見,大專院校配合港共政權整頓學界思想及學術自由之野心已昭然若見。教大校長張仁良一方面高調聲討涉事人士,更涉嫌外洩閉路電視出賣個人私隱,但對同樣針對劉曉波的言論則以雙重標準低調處理。連同林鄭月娥、楊潤雄等介入譴責,聲言言論自由被「濫用」並需要糾正。加上教育局前局長吳克儉去年八月曾與會八大校長,揚言需在院校中封殺港獨、提議校方報警處理,以及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近日推動港大校委會辭退「佔領中環」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等事件,顯示港共政權正連同大學校方企圖籍此事件消滅大學中自由思辯、發表言論的空間,達到清算大專陣地、抑遏學生運動、打壓異見學生的政治任務。

大學為思想之堡壘,思辯精神、言論自由理應是大學最重視及珍貴的價值,因為只有這兩者才能確保大學能達到追尋真理,發掘知識,推動社會前行的責任。德國現代化大學的奠基者洪堡特曾言:「大學若能完成它們的真正使命,則不能僅能為政府目前的任務服務而已」,但此刻的大學校方,竟為向政權投誠出賣大學價值中最重要的精神,使大學淪為威權統治下的國家機器。

獨裁體制的核心,正是對自由價值和原則的直接挑戰,從思想起扭曲人性中追尋自由的本質。漢娜鄂蘭指出極權主義的暴力在於使得自身一方和另一方處於不對等的關係,消滅了對話的可能。因此唯有捍衛思想、言論自由,才能對抗獨裁政權所施與的暴力。面對港共政權以歪曲事實、煽動情緒的手段蠱惑人心,學生們必須更以民主的方式擁抱自由,切忌以民粹的手段針對族群,排除群眾的理解、討論和參與,因為這只會合理化政權所使用的暴力。我們須於大專院校內奪回公共論辯的空間,使不同思想主張都可在此碰撞交流。制度上則繼續爭取員生共治,改革校董會的組成以及校長遴選機制,避免大學由政權欽點管理人員而被吸納在威權政府機器之中,才能發揮大學原本應有的意義和價值。

堅守大學陣地,反抗獨裁政權!

工學同行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