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作為教大言論關注組成員,我想說的是⋯

廣告
作為教大言論關注組成員,我想說的是⋯

廣告

教育大學民主牆風波持續發酵*,在學生組織發動總反擊之後*,校長終於態度軟化,接受與學生大和解,事情看似告一段落,有不少老一輩會認為,校董會主席、校長現在都因為學生的反擊而正式跪低啦,收手啦你地。

然而,校長最後的回應其實未就他高調處理事件而道歉,先是向傳媒自毀校譽、令無數師生受傷害,又雙重標準處理劉曉波標語。而且,又未清楚解釋所謂調查委員會內學生代表與校方的人數比例。最重要的是,校方尚未放棄追究渉事人士,而且,亦未提供任何正當的法理基礎下,就擅自閹割學生在民主牆的發言權利,包括擅自越過學生會的管理權,將港獨言論下架,事件仍然未解決。

所以,如果教大民主牆風波整件事要劃一條終點線,我一定會劃這條終點線在香港打倒港共政權正式重光之後。我覺得,言論自由之役根本沒有所謂結束的一天,只要香港仍然由港共政權執政,打壓是不會停止,而且言論限制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誇張,超越大家可以想像的界線。

我們根本沒有所謂就單一事件討論的餘地,整個言論自由被侵蝕的問題就是政治迫害的問題。種種歷史書記載暴政威權時代統治的思想警察箝制思想、文字獄正在各大專院校發生:各間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及校方充當思想紅衞兵將不符合黨中央思想的港獨言論撕毀除下;中大前會長因與中國留學生對駡而需要接受紀律聆訊;教大、城大涉張貼辱罵政權高官子女者需要接受親共媒體網絡審判丶秋後算帳;甚至現在每間大學幾乎都派人全面監控民主牆,嶺大、教大聲稱要收回學生會的管理權⋯一切一切的打壓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只要是反共反中反政府,對政權提出任何異議的人,都會被迫害丶政治審判。是不是與現在的中國政府處理異見人士有點相似?

這至少說明了一件事,大家不要再對香港未來再有任何幻想,不要幻想2047後香港會繼續保持自治一國兩制了,沒有可能,按現在的打壓力度,中國政府就是現在的香港政府,也是未來的香港政府。在暴政之下,我們永不休戰,也絕不低頭,只要我們還有說話的權利,就有異議的權利 。所以,香港人必須團結一致,誓死捍衛言論自由,守住香港的最後堡壘。

*註解1:

時間線

2017年9月7日 下午
有人士在民主牆張貼字句。

2017年9月7日晚上
校方主動將事件曝光,在Facebook專頁及Mass Email發出聲明,譴責學生,有傳媒跟進。

2017年9月7日
張仁良接受TVB訪問令事件進一步發酵:「我作為校長是責無旁貸。對於蔡若蓮的家庭,我感到酵很不好意思。追究方面,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學生或是外面人。外面人我們就放他上網告訴大家,是這兩位男士,做出這麼令人髪指的事。」更表示有機會收回學生會對民主牆的管理權。

2017年9月8日正午12時
張仁良召開記者會,口風突然轉變,指要按既定程序處理,他續指學校翻查閉路電視,發現標語於昨日5時多出現,是校内人流最多的時間,目前鎖定2名人士,但未知是否學生,假如是學生,學校或將其送往紀律委員會懲處,不排除將涉事學生開除學藉,但現希望大家暫時給學校空間了解事件。

2017年9月8日下午2時許
東方日報聲稱收到讀者爆料,內容為翻攝自教大校方管理之閉路電視截圖,圖片思疑為張貼標語的學生。而有關照片未有任何後期加工,直接把學生容貌刊出。有理由懷疑校方配合傳媒未審先判,出賣學生私隱。

2017年9月9日
有人以簡體字在民主牆張貼劉曉波逝世及劉霞之標語。校長及眾權貴一反八號開記者招待會之高姿態,只表示已於早上除下標語並以「深感遺憾」作結。

2017年9月10日
校方集體放假,無人就事件回應。

2017年9月11日
校長及校董會主席上電台受訪,表示會內部處理事件,請求公眾及議員不要政治化教育,及初步書面承諾尊重言論自由,保障學生會自治權。

*註解2

教大言論關注組及教大關注勞工權益陣線發表兩份聲明:《我們與所有異議者站在一起:誓死捍衛說話的權利!》丶《致張仁良及權貴們:⁠⁠⁠⁠虛偽有限度 請勿越過學生底線》;教大學生會先後發表聲明及公開信向校長下最後通牒。最後,成功結合校內外力量,動員及組織大量群眾及學生輿論關注及譴責校方處理事件手法,成功向校方施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