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港姐冠軍的牙齒隱藏的結構性問題

廣告
港姐冠軍的牙齒隱藏的結構性問題

廣告

完成20天遠足之旅回港,彷彿深山出城,問朋友香港有什麼新聞,大家說「打風」、「雙學三子判囚」和「哨牙港姐」。前兩者我知道,但什麼是哨牙港姐?

結果在FB轆兩天,見了她數十次。她的外貌,不作評論(好吧,忍不住評:不美,但也不算太醜,至少不如那堆殘忍評論說得那般醜陋;有時性格和魅力可補救,娛樂行業不一定要美女,Reese Witherspoon 也不美,但魅力非凡。然而倒是明白的,雷莊兒是港姐,代表香港;唉我真的好害怕被人代表)。

雷莊兒代表許多結構性問題,或說,雷莊兒的牙代表許多結構性問題。坦白說就是港人對TVB的不滿。近年TVB跟香港人的關係如同敵對的奶奶與家嫂,家嫂當然是港人(尤其是新生代),家嫂憎厭奶奶,覺得她死性不改,拖着整個家族的後腿,卻不得不朝夕相對,奶奶呢?愛理不理,勢力依舊,始終她掌管的是「祖業」,而且沒人能說什麼,因為奶奶的確有本事,間中出一、兩招,得到高支持、高收視。然而最大的問題是:這雙「奶奶家嫂」combo之間,沒有丈夫沒有兒子,沒有祖母沒有外家,沒人主持公道,沒人緩和氣氛,沒有第三票。結果變成奶奶家嫂困獸鬥。

遇此情況,家嫂的反應通常有兩種,一種是不停外出,另找生趣;君不見許多人轉場至netflix、viu、犯法機頂盒?高傲說句「奶奶?好耐冇睇佢噃!」有些甚至連以上生趣都沒有,問他們的光陰如何渡過,他們回答「不知道,上上網」,仿若終日流連街頭的野鬼,總之不想回家對着奶奶。另一種家嫂則是逆來逆受,日對夜對,邊看邊罵,又看又罵又開post......又看,許多人都說這種心態難以明白,不知怎的,我明白:沒處可逃嘛,就像在監獄度了大半生的囚犯,討厭現況,卻感到還是有點點歸屬感。

這處境就是香港,持勢凌人的政客,持勢凌人的TVB,是以,港人每捉到強勢者有什麼可罵之處,當即用最大力量宣洩、反擊、侮辱,所以,雷莊兒小姐,真的不關你事,他們罵的,不是你的牙,他們罵的,是為什麼你會贏;為什麼持勢凌人者總是勝利。

接着是此文最重要的段落:親愛的持勢凌人者,在你眼內,定必感到我們相當野蠻,你認為「就是囉!捉到我們癢處,你們便上綱上線!」你得明白,對單一事件罵得過份,是因為你們平時都很過份。一件值得3個「嬲嬲」的事,為何我反應30個「嬲嬲」?那27個「嬲嬲」,是積累下來的,從那堆(未有解決的)小事、小事、小事裡,一直囤積而來的。請君不妨反轉去想:為什麼只值反應3個「嬲嬲」的事,別人渾盡全身氣力回你30個?你有否反思平日自己的態度如何?請別再撒賴,說那27個「嬲嬲」與你無關,說什麼「他們順便發窮惡、他們心情糟糕、社會整體氣氛負面」,得明白,那300個、3000個、30000個「嬲嬲」,是全數•屬於你的,雖然我們的反應比較強烈,但我們從來沒有錯按「嬲嬲」的,是對準來clcik的,不會嬲錯人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