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內地收緊政策 港回收商明起停收廢紙 如何影響社區?

廣告
內地收緊政策 港回收商明起停收廢紙 如何影響社區?

廣告

(左起)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拾荒者蘭姐、立法會議員朱凱廸

(獨媒特約報導)內地收緊廢物進口政策,部份香港回收商在明天起停收廢紙。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昨晚於葵涌廣場對出空地舉行論壇,題為「大陸收緊洋垃圾進口 香港回收品何去何從?」。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擔心,囤積的回收品可能會被送到堆填區,更憂慮市民會對回收系統失去信心。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指出,事件不只影響拾荒者的生計,同時令拾荒者之間關係變得惡劣。

國務院於7月發佈《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年底禁止24類固體廢物(坊間稱「廿四味」)進口,包括廢塑膠、未經挑選的廢紙、釩渣、廢紡織原料等。而且,內地工廠需要經過環境評估才可接收廢料。由於大部分內地廢紙回收商尚未得到批文,香港回收商堆積大量廢紙,或會到堆填區。香港的廢紙回收價格亦大幅下降,中、小型回收商和拾荒者的生計面臨影響。

港回收商技術未符內地要求

朱漢強指,以往是「世界工廠」的中國,實際上是「世界垃圾場」,每年至少收集10,000櫃各類廢物,但自習近平主政以來,便有收緊廢物進口政策的傾向,早在2013年,中國海關曾實施「綠籬行動」以收緊廢物進口的標準。中國海關總署要求膠樽一定要破碎才能進口,香港不少沒有打碎膠樽技術的回收商,只能將膠樽送到堆填區。朱漢強認為,基於環境公義的角度,所有回收品不應出口至中國、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但中國收緊廢物進口政策的主因,相信是希望發展中國本土的回收產業以應付內地需求。

朱漢強指香港在整個回收產業鏈中扮演轉口的角色,香港回收商未有發展回收技術,來應付中國的環保政策。朱漢強曾經接觸香港的回收商,回收商指經已失去近6成的中國客戶,囤貨嚴重。朱漢強解釋,香港出口的回收品其實一直質量較低,以廢紙為例,由於回收商經常壓價,拾荒者會淋水以增加重量和收入,但使廢紙的質量下降,不利回收過程。

39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

廢紙回收價急跌

趙日輝以「事態嚴重」來形容回收商停收廢紙對拾荒者的影響。趙日輝統計近日各區的廢紙回收價,葵芳區每公斤廢紙回收價,從上星期三的1.1元,跌至上星期五的5毫,跌幅高達60%;在元朗區,每公斤廢紙回收價經已跌至3毫,部分回收商在明天起停收廢紙。他指,拾荒者為了維持生計,需要收集更多紙皮,拾荒者間開始出現偷紙皮、肢體衝突的問題。

朱凱廸回應指,「事情反映其實整個回收業的問題係好大」,不只是回收商的生存問題,亦與中國政策、香港的城市衛生有關。朱凱廸補充,假如拾荒者因回收商停收廢料而不再收集回收品,現時食環署的人手將不能補充拾荒者收集回收品的空缺,可能導致不少可回收的廢物被直接送到堆填區。

拾荒者:猶如「股災」

在葵芳區收拾廢物的蘭姐,每天早上5時開始工作,直至晚上11時才回到家中休息。蘭姐每天大概賣到3至4車紙皮,每車重約100公斤,但每天大概只有約200元收入。蘭姐所拾到的紙皮更不是「唾手可得」,她需要為店鋪倒垃圾、清潔,店鋪才會讓出紙皮。

蘭姐形容回收價格下跌如同「股災」,但她無奈表示,即使每公斤價格跌至3毫,都會繼續收拾紙皮。蘭姐亦曾經問過回收商停收廢紙該怎麼辦,負責人回應「我哋點都會幫你收埋最後一車,始終都幫襯咗咁耐」。她指,相對於回收商,食環署和區議員對拾荒者的逼迫更大,區議員認為他們十分不衛生,會要求食環署整治。蘭姐指自己經已多次被食環署為難,曾經被控阻街,被罰500元和沒收手推車。食環署的人員甚至恐嚇蘭姐「一次罰500蚊咁少,下次俾多2張(傳票)」。

趙日輝指出,像蘭姐這樣的拾荒者其實正在貢獻社會,但是得不到社會和執法部門的保障和尊重。朱漢強認同拾荒者在市政中具有重要角色,但政府和企業分別因為難以管理和沒有利潤而不想管理他們,「對佢哋欠咗一個尊重」。朱漢強建議香港借鑑台灣,為拾荒者提供培訓和職位,以保障他們的生計和形象。

17

望公眾反思回收制度

趙日輝認為事態如此嚴重,實為「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估計傳媒會有很多關於拾荒者的煽情報導,但更為重要的是反思整個制度的問題。

朱漢強建議屋邨、公司暫存回收品,在回收商重收時,才帶去回收。朱漢強強調政府和企業責無旁貸,建議政府設立生產者責任法規,使企業在生產廢物時經已要負上責任;同時亦可參考台灣,設立基金穩定回收品的價格,使拾荒者的收入不會受市場波幅影響。

朱凱廸指,其元朗團隊正在進行「不是垃圾站」活動,收集社區中的回收品,然後轉交年長拾荒者,從而使整個社區都有得益。

記者:余凱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