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廣興文具紙號紮根恆安街市31年 「見住由無變有,而家由有變返無」

廣告
廣興文具紙號紮根恆安街市31年 「見住由無變有,而家由有變返無」

廣告

黃生、黃太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近年將旗下街市外判管理,馬鞍山恆安街市亦更換外判管理公司,新外判商建華(街市)管理公司將會進行翻新工程,商戶需於10月9日前離場。

恆安邨是馬鞍山新市鎮首個入伙的屋邨,於1987年落成,是一條近30年的老邨。黃氏夫婦在街市經營「廣興文具紙號」31年,甚至比屋邨的落成更早,可說是「開荒牛」,一直見證邨內的發展。

另看:
恆安街市裝修翻新 商戶下周離場 歎續約安排未明「等運到」

IMG_0677

由一塊爛地 到燈火通明

黃生、黃太原在藍田開業,但為了配合藍田的重建計劃,鋪位要拆卸,政府便安排他們到恆安街市,黃太指「嗰時都有好多鋪頭同我哋一樣咁搬落嚟」。開業初期,街市內的商鋪都是較年輕的創業者,大家年齡相近很容易便相熟起來,黃太形容「同佢哋好friend架,有時會開下party,好開心」,閒時又會相約飯聚,商戶之間凝聚力很強。

回憶起初到恆安街市,黃太指「全部都係爛地嚟咋,都未起好,我哋要係停車場搵個窿捐入嚟」,而且蚊患嚴重,「初頭開鋪真係好辛苦,企喺度唔郁,好快就成手都係蚊爛」。黃太指當時屋邨才剛落成,很多居民尚未入伙,附近又未有商場,形容「啱啱入嚟嗰時真係蚊多過人」。

「最經典係1986年中秋等二日,我媽媽由第一城行到嚟恆安睇鋪,嗰時連條車路都未起好」,黃太指當時只有85K和89C兩架巴士出入恆安邨,「85K就半個鐘頭一班,89C兩個鐘頭一班」,而且沒有小巴,交通十分不便。黃生坦言,開業初期生意欠佳,為賺取外快便接載地盤工人下班,黃生笑說:「嗰時我哋有架貨van仔,每晚車啲工人返去,十蚊一位,一晚走三轉」。

IMG_0694

黃太指相鄰的鋪位原本亦屬於他們,當時還有售賣文具,有很多小朋友聚在店內打鬧,笑言「佢哋返嚟問我哋認唔認得佢哋,都唔認得喇,大個咗咁多」,可惜後來管理公司加租,紙號唯有「斬開一半」,現時主要售賣香燭紙紮。

訪問期間有不少街坊在店內購物,黃太直言「其實係講信心」,指開業多年與街坊建立互信關係。說到此處,黃生不禁笑言「有啲婆婆見事頭婆唔喺度唔肯買嘢架」,黃太則靦腆回應「好睇你服務態度」,指閒時會與街坊在店內「傾下計」,街坊有飲宴、嫁女等大事亦不忘邀請他們。黃生對此亦一臉自豪,表示熟客遍佈沙田區,甚至有居住在福安花園、第一城、錦英苑的熟客特意到店內「幫襯」,「我哋喺呢行都叫有啲名氣,啲批發商都知我哋入貨幾密」。不過黃生也坦承這行業有淡季,「淡季咪同啲街坊吹下水囉」。紙號現時尚未決定會否續租,有街坊慨嘆「我哋得閒就落黎打牙骱,佢哋唔做我哋都唔知去邊」。

IMG_0678

商戶欠凝聚力難抗爭

黃生指商戶於2016年曾合力一同抗議,成功爭取租金不變,但2015年的加租已讓不少商戶吃不消,很多與他們開業初期一同打拼的商戶撤走。他指街市現時缺乏凝聚力,坦言「抗爭搞唔起」,單靠商鋪未能引起領展關注,需要依靠街坊與區議員的力量,但直言「一切已太遲,講咩都無用」。惟黃先生批評管理公司未有考慮到區內多長者,指「裝修幾個月,天氣又熱,啲長者特登出邨買嘢好辛苦㗎」,認為可設置臨時街市,方便街坊。

黃生又憶起十多年前與「街市大亨」周起鴻討論過街市的運作形式,當時周曾預言香港的街市將會以類似超級市場的形式經營,「我仲同佢講無可能㗎,街市文化取代唔到」,豈料多年後變成事實,黃生無奈指「事實證明佢係啱嘅」。

對於續租,黃太直言「開得返都至少十幾萬,淨係部八達通機都要成兩萬」,建華要求每檔商戶安裝一部八達通收費機,並向每戶收取兩萬元安裝費。黃生指建華雖已與他們初步討論續約問題,但未有結論,又得悉附近幾檔商戶仍未有人接洽,一切尚未有定案。

「有緣再聚」

在恆安街市31年,憶述邨內的社區變化、小朋友長大成家立室、與街坊成為「老友記」,此時卻前途未卜,黃太不無唏噓,「好似見住佢由無變有,而家由有變返無」,「後尾恆安邨正式入伙,真係望住啲屋一盞盞燈咁著起」。黃太表示,不打算尋找其他鋪位,最不捨一班街坊,「坦白講,如果呢度租唔落去,我哋就唔做架喇,都係唔捨得班街坊啫」。

訪問尾聲,記者表示需要拍照,黃生不忘提醒拍下張貼在店外的黃紙。黃生慨嘆「以前中秋邊有咁靜,好熱鬧㗎,而家檔檔都唔開,無嘢買」。黃太指紙號雖然於1987年才正式開張,但她的母親於1986年中秋翌日便準備開業,「過埋今年中秋真係差唔多31年」,黃太又指「我哋做埋中秋,之後要開始執嘢喇」。

屋邨變樣,縱然未必留得住這家老店,但正如黃生、黃太所言:「感激街坊多年支持,有緣再聚」。

IMG_0671

記者:李瑞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