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德語媒體——看波蘭模式的「三權合作」

廣告
德語媒體——看波蘭模式的「三權合作」

廣告

「三權合作」,一個香港人最熟悉不過的政治術語,在歐洲的政治語境中出奇的也能夠發現其身影。

在過去的夏天,正正是「三權合作」把原本熾熱的波蘭鬧得更熱烘烘。事緣由民族保守黨把持的政府在七月的時候企圖在國會通過一項引起巨大爭議的司法改革議案,其内容是政府以改革司法系統爲由,企圖在本應獨立的司法系統和最高法院中安插政府或總統欽點的人選;解散原本的司法人員;更甚的是總統有權力欽點首席法官。這項動議在全波蘭引起極大回響,在全國在130個城市響應號召走上街頭示威,希望迫使政府收回議案。波蘭的知識界與法律界皆憂慮這是獨裁政府的回潮,破壞波蘭自共產集團中解放出來後所獲得的短暫自由。

從德國一個網上博格“Bento”一篇專題報道可以看到比較年輕一代的學生與知識分子如何看待這次政府的動議案。以下我節錄自其中一個受訪者的訪問内容。

//Die politische Lage in Polen ist gerade echt beschissen. Man kann Polen kein demokratisches Land mehr nennen – die Mehrheit des Sejm, des Parlaments, hat sich selbst das Recht erteilt, über alles zu bestimmen. Auch wenn es nur von einer knappen Mehrheit gewählt wurde.

Die öffentlichen Medien werden komplett von der Regierungspartei kontrolliert – und die Journalisten von jungen Obrigkeitshörigen ersetzt. Sie propagieren einen Hass gegen die EU, die Opposition und gegen Flüchtlinge. Aber auch die Opposition ist problematisch. Denn sie scheint total machtlos und ist nicht überzeugend – es fehlt definitiv an guten Führungspersonen.

Ich habe Angst, dass unsere Regierung Polen aus der EU führt. Sie hat bereits eine Kampagne gestartet, die genau das zum Ziel hat. Sie versucht, die Bevölkerung zu überzeugen, dass die EU nicht demokratisch ist und dass sie Polen ausnutzt. In ihrer Hasspropaganda behaupten sie, dass Polen vor Immigranten geschützt wäre, wenn es die EU verlassen würde.

Fremdenfeindlichkeit und Nationalismus nehmen zu. Viele junge Leute schließen sich rechtsextremen Parteien oder NGOs an. Diese sind tief verbunden mit der Regierungspartei und sehr präsent in der Universität. Viele Menschen neigen dazu, laute und aggressive Politiker zu unterstützen. Ich fürchte, dass die mutigen Menschen bald Polen verlassen werden und dass dann der Rest des Landes in sich zusammenfällt.//

中文的翻譯大概是:

// 現在波蘭的政治情況很差,人們不能夠再視波蘭爲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國會裏面的議員什麽議案都投贊成票,雖然他們是多數人投票選出來的人民代表。

媒體都被政府全面操控,年輕的記者都被取締。這些媒體每天就是散播敵對歐盟,反對異見和反難民的政治意識形態。不過反對勢力本身也有問題,他們無能,缺乏領導的人才。

我憂慮波蘭政府最終會選擇離開歐盟。其實政府已經準備了一個政治運動,就是退出歐盟。政府每天努力的游說人民,歐盟本身就是不民主,它盡一切可能利用波蘭。在其「仇恨」的政治宣傳中,政府不斷說只要波蘭退出歐盟,就能免於難民的威脅。

仇外和國族情緒不斷在社會中增長,在年輕一代中很多人選擇加入極右組織,和一些與極右政黨關係密切的“NGOs”,它們經常在大學的社區中出現。越來越多人傾向支持野心家。我害怕,不久將來,有勇氣和有理想的人選擇離開波蘭,而只剩下其他人與波蘭一起沉淪。//

歐盟,一個烏托邦而已?

「歐盟東歐三寶」——匈牙利、捷克和波蘭,在近年都在歐盟裏面扮演著反對派的角色。她們在處理難民問題,以至在開放邊境議題上都站在同一陣綫: 拒絕接收難民,建議加强邊境管制。三個國家的現届政府均由保守的民族主義政黨所把持,當中上個禮拜在捷克國會大選勝出的富豪Andrej Babis將帶領其民粹政黨(ANO)以少數政府姿態入主布拉格,繼續與波蘭與匈牙利站在“疑歐”的立場,相信在未來將會爲歐盟製造了不少外交問題。

歐盟内部的政治集團勢力亦因早前的奧地利國會選舉後有所改變,“東歐三寶”在未來或許將增添多一名新成員,那就是奧地利。在奧地利國會(der Nationalrat)選舉後,年僅30歲的Sebastian Kurz將帶領其「疑歐」右翼政黨ÖVP(Österreiche Volkspartei, 奧地利人民黨)入主維也納。ÖVP同樣主張反對難民,重新加强人口與邊境管制政策和與歐盟保持距離的取態。更甚者,在Sebastian Kurz帶領之下的奧地利,或會放棄一貫「親西方」的立場,反而加强與俄羅斯無論在經濟貿易或政治上的合作。

那麽布魯塞爾對此的取態又是如何?在歐盟的條款中列明,若有成員國政府做出違反民主原則,違反人權的政策,歐盟有權力對其實施制裁。但是波蘭人民卻對此不感樂觀,因爲這只給予波蘭政府一個退出歐盟的理由而已。

波蘭人民在這次反司法系統改革運動中亦表達了一個政治憂慮:波蘭可能在不久將來退出歐盟。如示威者所説,一旦波蘭退出歐盟,波蘭這個國家將會被消滅。

此言看似誇張,但實情卻比此更甚。在保守黨的管治下,波蘭的社會狀況每況越下。

十月尾的時候,波蘭全國爆發了一場醫生與護士的罷工與絕食運動,抗議政府削減公共醫療開支和無視醫療人員的經濟困境。面對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浪潮的衝擊,加上中央政府的無視,導致近萬名在醫療系統中掙扎的醫生護士最後選擇離開波蘭,移民到別處執業。在波蘭,醫生工資每月得平均600歐元,相當於5400港元,難以維持生計。因為人材逃離潮,醫院人手不足,每個醫生護士直踩兩至三更。工作壓力已經導致數名人員過勞死或自殺。醫療服務更加離譜,醫院為了慳減成本,把供應給孕婦的奶品調稀。

歐盟的命運似乎已經不再掌握在德法兩國手中,反而東歐的成員國,在右翼民族政黨的帶領下,一步一步掌握了歐盟的生死大權。問題是,且看東歐諸國的公民社會如何抵抗這股思潮。

在波蘭司法改革運動一役中,波蘭的公民社會暫時取得了「短暫的勝利」,不同的大學生建立政治組織,參與街頭與大學社區裏面的抗爭,又在社交網絡中動員,連結國内外的力量。波蘭總統最後在動議案中因爲輿論壓力投下反對票,使改革議案不疾而終。

最終,歐盟的命運也許就由一個跨國的公民社會的成敗而決定。

參考資料:(http://www.bento.de/politik/polen-was-junge-menschen-ueber-ihre-regierung-und-die-reform-denken-15292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