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否定的深刻——淺談《短暫的婚姻》

廣告
否定的深刻——淺談《短暫的婚姻》

廣告

圖:看不見Mal身影的窗口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六十年……如果你是深愛對方,那無論一段婚姻有多長,都會覺得很短暫。」

以上對白,大抵就是《短暫的婚姻》的中心題旨。編劇莊梅岩要講天長地久,要講最深刻的愛,不過沒有用一般通俗劇的套路,賣弄無私奉獻的偉大。相反,她用了正言若反的方式來表達愛到極致時的輕。姑勿論這種輕,是生命中可以承受抑或不能承受,可以選擇抑或不能選擇。

「加拿大人把ICU設在醫院的頂樓,因為那裡最接近天堂……」Mal認為Galen喜歡在天台流連,正因為這地方最接近他早死的太太。

莊梅岩除了對時間很敏感,對空間(或距離)亦一樣。任何地方距離天國都一樣遠,走上一幢大廈的天台,縮窄到的只是聊勝於無的心理距離。但Galen又可以怎樣呢?他最終沒有跨越和Mal之間的那道牆,口說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複雜,但更大機會是因為他太清閒,他沒有因為忙碌而忘記一件事:

「忙到不記得,或開心到不記得所有物事都會結束。我們每日營營役役,只是為了等人生的不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