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從「開肚乾等」看問題

廣告
從「開肚乾等」看問題

廣告

瑪麗醫院在本月13日換肝事件,在18日曝光,事件實在太跨張,牽動全港。

但香港的高級醫生普遍地同情出事的顧問醫生吳國際,而且十分同情。其原因是:

一. 吳國際的手術十分高明,而且人緣不錯,不太計較個人利益,單是這點,已與時下醫生不同;

二. 他再次加入瑪麗醫院行列,賺少了許多;

三. 今次事件中,他沒有金錢上的好處。

吳國際與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故事據聞是這樣的。盧寵茂是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管。但盧寵茂無法挽留他的肝臟移植外科醫生團隊,因為這類醫生十分渴求。只要他們轉往養和醫院,便賺多數倍,以吳國際的地位,可能不少於4倍。吳國際在2010年轉為私人執業前,已約5年換肝經驗。他是盧寵茂的第三把手,但因為盧寵茂還有第二把手,他看到升任中心主管無望,所以離職另立私家診所。可是,在他辭職後,第二把手也走了,盧寵茂便拉他回巢,應是讓他接班,和答允給他正職顧問醫生。按理,一般醫生是不會答應的,因為已經吃刁了嘴。想不到吳國際真的答允還在2016年解散了自己診所。

這可苦了,他的正職申請被人反對,盧寵茂無法攞平,吳國際在瑪麗醫院變成掛號醫生。他實質變成牧草而遷的野牛,那裡有工開,開裡有錢。

在今次事件中,港大外科學系助理教授黃楚琳則是主刀,她另有一位醫生協助手術。吳國際的實際角色是在旁提供指導,有必要也可能親自動手。吳國際在這組合是最為資深角色,關鍵是在他離開前有否明確指示黃楚琳應否自行繼續其手術?有醫生認為,「一個手腳慢醫生要8 小時完成手術,另一個熟手醫生4小時做好,就算加上3小時等埋,總共麻醉反小1小時。」筆者不反對這種可能性,問題是,吳國際事前已預知這一局面,他有否向未被麻醉的病人解釋,並得到同意呢?

吳國際自己在下午有私人手術,他若計算利益,本來可以拒絕今次的任務。若果當作義工,就可能只得一罐可樂。還有更複雜的是錢的問題,私家醫院手術下午做是一個價錢,夜晚做要雙倍價錢,叫他更改私人手術的時間,如何向病人交待?

因為這些原因,香港的高級醫生普遍地同情出事的顧問醫生吳國際,但為什麼沒有醫生肯出來為他說話呢?這是因為,醫生們的良心只在閒餘聯誼中出現,還有吳國際已經無力回天,與其救翻都患骨枯,不如給他一個安樂死,以保護醫生濟世為懷的煙幕。吳國際還有一要害,他的名字「吳過濟」太易記,事件很容易被人勾起。

醫學文明的不滿(Medical 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現代醫療越來越有效,越來越昂貴,公眾依賴公營醫療,人的壽命越來越長,社會如何承擔呢?現代醫療令整個人類作為物種的質素降低。未來可能只有醫生才能看作高尚職業,所有人養一大群醫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