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媒體,你真的是要 Blame the unhealthy 嗎?

廣告
媒體,你真的是要 Blame the unhealthy 嗎?

廣告

衛生署發表2014-15年度人口調查,發現患有超重或肥胖、高膽固醇、高血壓、糖尿病的人數增加,而這些病症在貧困基層當中更為普遍。而衛生署署長解釋,這是因為「社會富裕、市民食山珍海味」,食太多「豐富、好美味既食物多左」。先不論這論述的落伍和脫離現實,它本身已不符報告反映的情況:如果是吃太多山珍海味所以變胖有病,為什麼是基層更多病?基層怎會有錢吃很多山珍海味?難道是因為吃得太好而吃窮自己嗎?

實在,世界各地都有許多研究指出,肥胖與社會經濟不平等和貧富差距有莫大關係;一個貧困的人,其食物選擇受到他/她自身的社會位置和資本所局限,而工種亦限制了基層的進食選擇和時間:勞動力需求大的工作,怎樣有時間自煮?一整天工作累得不行,哪有力運動?(還有家務勞動呢?)這些結構性問題,不是推廣健康飲食、日日運動,或設立減少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便可以解決的,因為它是關乎於市民,特別是基層的勞動處境、經濟壓力,更甚是住屋問題等;還未談及食物製作的監管機制呀。

市民的健康根本就關乎於各種政策問題,並非市民自己不注意健康、暴飲暴食的個人問題。後者那種只著重個人自救的新自由主義論述永遠是政府轉移視線的護身符,我們當然可以預估到,但是媒體為何要樂此不疲地幫政府背書,合理化這種外判責任又無法改善問題的離地論述呢?

所以當我看到《明報》對這則頭版新聞的處理方法時,感到好失望。

正文中當然引述到衛生署的官方說法,雖有醫生和立會議員稍稍提到基層戶的情況和健康政策的不足,但是,配稿卻有一篇甚麼「時興放題鼓勵暴食」(港人食buffet 的歷史應該長過我的人生吧?怎會是時興?),又引那個餐飲聯業協會會長說甚麼「中年女士一口氣吃了72隻生蠔」,完全是為「市民不健康飲食所以患病」的論述搖旗吶喊,然後又訪問了食神梁文韜,以他為「三高」代表,但是完全沒說出肥胖怎樣實際地跟行業和階層有關。試問,這樣做一個頭版,真的好嗎?

反觀眾新聞,扎實地閱讀報告,聚焦階級向度,找關注公共衛生的專業人士來評論(肥胖從來都是public health issue),反駁政府的「個人責任」論,簡直是有理有節有查證(其實可再加一個基層肥胖人士的訪問,跟他/她一日,就知道那些健康指引幾離地)。如果《明報》能這樣處理,才對得起讀者對頭版的期望。好友說得對,今天讓這則新聞做頭版,真是非常令人失望。明明有DQ4被追數、北京排華等事件;選了這則做頭,卻又做成這個樣。

真是無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