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N度傷害

廣告
N度傷害

廣告

荷李活女星接二連三揭發被性侵,#metoo掀起全球風暴,美國運動員紛紛站出來,令香港「欄后」呂麗瑤鼓起勇氣,公開十年前遭受性侵的慘痛經歷。

公開經歷不止要莫大勇氣,更要面對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度傷害。

在一個保守的華人社會,性侵固然難以啟齒,更有「指摘受害人」這種無法理解的現象。不懂保護自己?裙太短、衣著太性感?給對方不當性暗示?千錯萬錯,錯在自己,男人都是控制不了性慾的禽獸,性侵是因為受到對方誘惑。這是第二度傷害。

特首保安局長等達官貴人,公開呼籲受害人報警,將加害者繩之於法,說得順理成章。不願報警,更成為好事者攻擊的借口:害得別人周身蟻,不敢報警,是否背後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我在網上電台訪問了一名受害人,她在家人鼓勵下終於報警。錄了三次口供,整天疲勞轟炸,不但要說出每個細節,更被鉅細無遺的被挑剔和質疑。她說經歷之慘痛,彷彿受到第二次性侵。最後警察告訴她,上法庭被辯方律師盤問,比錄口供難受百千倍,問未成年的她是否撐得住。多番掙扎,最後放棄。

又有另一受害者,頂住出庭作供的難受和煎熬,性侵者亦被判入獄,但對方上訴,審訊又要再來,受害人受不了,放棄上庭,性侵者最後改為輕判非禮。

食花生的旁觀者,輕易質疑不報警就是誣陷別人,等於對受害人造成第三次傷害。

當然,還有所謂才子用戲謔的方式揶揄受害人,以兒時被幼稚園老師摸面比作被性侵,不倫不類,不值一駁。但竟然有不少人讚好,社會淪落至此,公開經歷的受害人只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