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國歌點解唔噓得?!

國歌點解唔噓得?!
廣告

廣告

研討會於12月14日晚,黃大仙聖雲先小堂舉行,由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香港基督徒學會聯合主辦,講者及題目頗為全面:

1 國歌的歷史與政治背景,及在內地實施的情況
—呂秉權(香港浸會大學高級講師)
2 從國旗法到國歌法:立法對言論表達自由的影響
— 張達明(法律學者)
3 唱國歌對學生和年青人身份的建構
—張銳輝(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育研究部主任)
4 從信仰層面如何回應威權管治下的香港
—陳滿鴻神父(方濟會)

浸大講師吕記者介紹清末到民國的北洋政府和現在,一九四九年四月巴黎開保護世界和平大會,中共代表没有國歌,臨時以義勇軍進行曲代替,年底,此曲在二百餘首國歌徵集中勝出,基於歌詞內容,有人認為不合適,但毛周等將它作為代國歌,十月一日天安門樓頭的開國者們,無一人開口唱,紀錄片只有音樂。代到文革共十七年,因作詞的田漢被批鬥並病死獄中而廢止。然後是毛澤東版的「前進,各民族」如何如何;八二年恢復舊詞。點解﹝何以﹞不改歌詞?強調民族主義,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

港大法律張教授指出,香港公立醫院相當社會主義,國內反而很資本主義。當年立國旗法,照顧兩地差異,冇規定政府部門及學校一律要升旗,禁忌亦冇寫得好細,只有不准焚毁破壞之類;國歌法則未見諮詢,建制派是否沿用國旗法模式?因為「培育踐行社會價值觀」,套在特區好大問題,納入中小學亦不妥。其實,歌曲改詞很普通,未來令人擔心選擇性執法,破壞法治,考驗「一國兩制」。

教協張通識認為教育局課程指引尚算中立,但香港政府從來不指明教學內容,一旦規定學校要做要教,無異緊箍咒。有人話外國亦有,不錯,但學生必會問歌詞背景等等,老師須面對。在香港,因果要清楚,不能顛倒,青年人對國家對中央對權威的印象,和建立多元社會大大不同。未來如強逼立法,將培養向權力低頭的犬儒,應聲蟲。﹝教育當然是講真理是非,人格獨立,高尚理想﹞

陳神父認為球賽是球迷情緒自然流露的場合,各自支持球隊,甚至粗口都只是情緒,能夠表達是難得的機會,冇理由坐定定。最大問題是:中共管治的原罪,政權並非全民參與,一味長官意志;神的子女,平等相待,法律反映在良心;先立法,後治人,聰明而奸詐;壓制市民只會引起反感,壓逼違反創造力,當政者應該用心改好自己。

提問部份
一先生問:我的國歌是「三民主義」,可以嗎?「起來歌」「三民歌」,牴觸嗎?
一女士問:歌詞和現實非常矛盾,「不願做奴隸」和「很多很多奴隸」,無法調和。
梅天表示:中共自稱「歷史和人民選擇了共產黨」,怎麼辦?「溫水煮學校」,以前升旗有自由,但學校升旗越來越多,現在更一定要教要唱。「中央」和「北京」,意思似有不同,應考慮用法。電視台「起來歌」早晚播好幾次,但大陸央視和本港英文都沒有。
綜合答覆
唱「三民歌」,不唱「起來歌」,應該不觸犯法律。
內地濫用「國歌」,由來已久,到處都有。﹝即是港澳「無線」「亞視」「有線」猛播不足為奇?﹞
人大張德江聲稱「以法律做武器」,所以必須「立法」。﹝一法立一弊生呢﹞

後記
主持告知,很多人去了立法會,所以出席不多。﹝但連工作人員也不過四十,有點那個﹞

#香港立法會壓倒性通過「議事規則」修訂,想起國父孫中山的「民權初步」,正是一百年前教育民眾開會的知識,也是行使「民權」的「初步」,修訂版「議事規則」大概盡善盡美了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