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端傳媒面對的兩難

廣告
端傳媒面對的兩難

廣告

《端傳媒》2015年8月上線,風風火火過一段時間。2017年初資金鏈斷裂後大裁員,人手從90人減到20人後,端沉靜了下來。

從端網頁可見,其目前有一萬個付費讀者,如統計確切,端可以從這些讀者每月收取港幣50萬。這筆費用是端收入的最大的來源。其他項目,如旅遊和購物,只是試水性質。

端的文章以前是免費瀏覽的。資金鏈斷後,端實行收費制,深度報導的文章要成為會員才能獲得全文閱讀權限。

對於端,這是為求生存而不得不為之的做法。對於讀者,收費帶來的是不好的閱讀體驗。

讀者的期待被破壞

不是端會員的讀者,很多文章看了開頭幾段,就中斷了,讀者的期待完全被破壞掉,而接下來就會看到一段付費會員才可以看完全文的告示。

是不是一開始就註明這是一篇付費文章,比較好?

很多歐美的傳統紙媒都出收費電子版,有的銷售額更超出了紙的部分,內地也有收費的網站,不過是以單篇文章計算費用。在香港,端可以算是第一家付費新聞平台。

優質的新聞報導如可以免費閱讀,瀏覽的人數可能是一萬的好幾倍,再加上轉載,最終可能有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次。而用付費形式,則只局限於已付費的一萬人,無形限制了報導的傳播與轉載。

一萬個付費讀者不算少,但對於一個要做大做強的媒體來說,一萬個付費讀者並不多。

內容與讀者趨於小眾

端收費的代價是讀者減少,影響力被削弱,內容與讀者有走向越來越小眾的趨勢。端選擇了先求生存,再謀發展的策略。

如果不收費,端無法運營下去;但影響力不比從前,要找新的資金投入變得更難。

端不得不選擇一條少人走的路。半年來,端產出的新聞報導,量少了,質方面仍維持水準。但在網絡世界,優質內容並非無可替代。重大的社會文化新聞,讀者在不付費無法閱讀的情況下,憑關鍵字的搜索,還是可以在網上找到類似的替代報導內容。

既然實行收費制,如何打造獨家的不可或缺的對讀者有價值的內容,應是重中之重。

端傳媒的強項和短處

對社會和文化議題的深度報導,是端的強項,但商業世界這一大塊,端幾乎是缺席的,暴露了端做為一個新聞平台的巨大短板。

訴諸美國電子媒體經驗,經濟走勢、商業活動、股市行情等深度報導是讀者最願意付費的。

另一方面,端的新聞內容覆蓋面太廣,中國大陸、台灣、香港以及國際事務都是其關注的範疇,只靠少量的人手卻很難把這幾塊都做好。可能面對四邊都無法靠岸的窘境,難以凝聚任何一邊的讀者。

端在香港立足,但香港卻不會視端為本地媒體,台灣固然也是如此,而中國內地更把端封鎖於門外,門內讀者要翻牆才能閱讀。

對於資金不足的新媒體,要不要打造出一種屬地形象,加強讀者的黏性,是應該要思考的。

端的「大中華視角」

端力求呈現「大中華視角」,以全球華人為閱讀對象,注重各項議題在兩岸三地的連結。

但大中華畢竟是一個虛妄的觀念,並沒有這樣的一個巨型社群的存在。全球華人當中,中國大陸佔14億,台灣和香港共佔0.3億,其他地區佔0.3億,海外華人佔比不夠百分之五。

當端被內地封鎖後,端的「大中華視角」便只剩下了海外華人視角。

北美華人、台灣華人、香港華人之間並没有共同的利益,價值觀念亦迥異,如何能為這樣的一個華語世界提供同樣的公共話語呢。

例如台灣讀者未必會對端近日全力以赴報導的北京清退「低端人口」有感。而對台灣的一例一休,內地或香港的讀者恐怕也摸不著頭腦。

短短兩年間,《端傳媒》走完了從誕生到鼎盛的階段。

在這兩年間,不少新媒體生生死死,有的大事張羅後,沒有引起公眾注目,逐漸變成僵屍式的存在,網站還在,但沒有更新。

端,仍在努力著。當華語世界發生重大事件,還是可以憑藉優質的深度報導泛起漣漪,但要翻起浪頭,就變得艱難了。

完稿後,看到端宣布和《華爾街日報》成為全球戰略合作伙伴,具體操作與影響,有待觀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