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長春社對政府就內地提升回收物料進口要求所推出措施的回應

長春社對政府就內地提升回收物料進口要求所推出措施的回應
廣告

廣告

今年 7 月 18 日內地當局發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方案》),以促進國內固體廢物無害化、資源化利用,保護生態環境安全和人民群眾身體健康。於 2018 年初開始,《方案》內地將禁止四類固體廢物進口:即生活來源廢塑料、未經分揀的廢紙、紡織廢料及釩渣。

對本港而言,《方案》主要影響出口到內地的廢紙及廢塑膠。 由於香港一直依頼內地作為回收物料的處理地,新方案無疑對香港造成沉重的打擊。由綠籬行動開始到新方案,業界紛紛叫苦連天。現時回收物的質素確實不太理想,原因有多方面的問題。然而,政府在向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的文件中提出「……把用畢的飲品和個人護理產品的空廢膠樽身(多屬一號和二號塑膠物料),在可行情況下作簡單沖洗,然後放入收集廢塑膠的回收箱。至於其餘廢塑膠,因市場配套及運作安排等因素,其回收價值不高,若一併收集反而會影響整批廢塑膠的回收效益,因此不應放進回收箱。」的說法是對資源循環一大打擊和對保護環境的一大退步。

市民的環保意識和行為有待改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把《方案》中不接受的廢物定為「回收箱不歡迎物品」卻是捨本逐末的做法,也摧毀了香港進行多年的環保回收教育工作所奠下的基石。因此,長春社認為政府應從大局著想,本著資源循環藍圖中推動乾淨及全面回收的精神,考慮本社以下建議,重新訂立回收及提升本港回收工業的政策。

1. 推動更全面和覆蓋的乾淨回收教育,讓市民履行公民責任。持之有效地透過傳統和社交媒體,讓市民得悉乾淨回收對現時困局的重要性及污染了的回收物所造成的惡果。唯有讓更多的市民在知悉困局的情況下,方可讓市民同心,共同肩負應有的環保公民責任。

2. 政府亦應考慮培育本地回收工業的長遠發展。回收不只是打包和物流工作,當中有可以把回收物造成為原材料甚至製成產品的工業鏈。政府除了應覓地建立造紙廠外,也應考慮建立造膠廠等及協調上下游的配套工業。我們不應寄望內地的回收標準會降低,我們都希望內地的回收工作可以愈做愈好。因此我們也不敢保証內地回收物入口的規格不會再提高。與其引頸待命,不如趁此良機主動建立起本地的回收工業。資源不足只是偽命題,特首也說香港有很多儲備,關鍵是政府和市民有沒有這個遠見和氣魄。

3. 面對嚴峻危機,依靠市民在極短時間達至標準的乾淨回收是不切實際。政府必須立即實行短期措施,臨時開闢場地成為短期回收分類中心,用人手或機器分揀回收物,即時提升回收物的品質,減少被中國大陸禁止入口的機會。同時間亦應提供資助,盡快提升本地回收業界處理回收物的能力。

4. 政府必須盡快啟動生產者包裝責任法規公眾諮詢及落實相關法例,並提供誘因鼓勵生產者使用可回收物料,積極推動及實踐源頭減廢。而且政府亦應強制生產者在塑膠產品上印上編碼,方便回收。生產者也是一個重要的持分者,近年也漸漸醖釀改變。無論從活動贊助或生產包裝上也看見思維上一點點的改變,只要生產者包裝責任法規的出台,相信能讓生產者一同為資源循環出一分力。

5. 資源循環是世界所趨,資源需求也不限於內地。雖然起步遲了,但政府更應把握現時的契機,拓展東南亞或其他地區對資源的需求,讓我們的回收物、回收製成品有其他出路。內地無疑是一個很大的資源需求地,但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也未免太危險了。長春社要求政府積極拓展新的市場,讓我們的資源能夠有更多循環的渠道。

6. 資源循環藍圖中提及的乾淨回收在過去數年得到不俗的反應,市民開始知道相關的概念和要求。若明年又告訴市民新的回收政策,只收「三紙兩膠」,只會造成更大的混亂和市民的謾罵,甚致離棄。高效的回收不能一日達成,外國的例子告訴我們成功沒有捷徑,面對正確的方向,我們需要的是堅定的信念和決心。政府建議的政策可能收到一時之效,卻可能賠上了長遠的環境代價。

政府推出的「廢物源頭分類計劃」、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乾淨回收教育、回收基金、社區回收中心等等都為我們奠下了良好的回收工業基石。既然我們在2013清晰定下了香港的資源循環藍圖,請讓我們堅定地走下去,讓我們把資源循環吧!

2017年12月1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