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生活

霸凌

霸凌
廣告

廣告

看了有一篇霸凌的文章,我覺得動心了。我有沒有說過由小學到中學都被欺侮。在小臬,就已有人插贓嫁禍,把失去了東西的責任都怪罪了我身上。而且都罵到校長那裡。

而在中學,有女孩因為要調位而坐在我身邊,而哭,因為覺得樣衰。體育諄是我覺得難以度過的,因為自已要和自己玩,在劇社,基本上所有人都不喜歡你,很討厭自已。但是,我算是幸運的,中三四丕仍然有知已,仍然有與我涵過的人,除了不理搭我的父母,還有一向我的大部分同學之外,都不是完全孤立的。我中四已經不太在意劇團,因為我有二個劇團要帶領參賽,為籌募下一年的聯校社會經費,這是上幾百萬的錢,走來走去拍紀錄片向新鴻基拿錢,把服務延長下去。(書店的資助及以前在民社搞善終社企的錢都是新鴻基給的,而愛心大使計劃一直到了一六年都存在,我拍片的時候是02年)。

但是,我在讀大專時,雖然是活在小圈子中,欺侮的東西仍然存在,不過,沒有這樣強列了。不過,傷害仍然是存在的,而累積下來的被遺棄感,或是一生都要食抗抑鬱藥,大概就是因為種種。有想過死嗎?有,到今時今日都有。

但是,這幾年來,我看到的,是充斥普世界的霸凌,前幾天,有個復健的巴勒斯坦青年被殺,加沙十多歲的青年,一日至少死三四個,納粹美國推了個貧者愈貧的法案,匈牙利波蘭在搞法西斯,帝俄是始作俑者,金正恩這暴君不死,菲律賓天天人民被屠殺的反人類罪,還有,北京及各大城市反人類的,趕了低端人口,就是所有被歧視的民工,冬至可以安然渡過嗎?不可以。紅色的納粹法西斯。

我開始明白,人的本性是有種平庸的,而不可饒恕及超越的罪惡,這種深重的原因1好人沒有做過任何事,或是因為犬儒而樂於加害別人,而不斷的發生,整個二十世紀,乃至對於香港變成惡質獨裁境地,而漠不關心,基本上就是一群人對一群人的霸凌,學校中的霸凌,只是當下世界法西斯納粹主義社會的預演,誠如丘吉爾所說,法西斯是純粹的邪惡,不把法西斯消除,我不會得到安息,也不會放下對抗的意志。有,到今時今日都有。

但是,這幾年來,我看到的,是充斥普世界的霸凌,前幾天,有個復健的巴勒斯坦青年被殺,加沙十多歲的青年,一日至少死三,四個,納粹美國推了個貧者愈貧的法案,匈牙利波蘭在搞法西鄞,帝俄是始作俑者,金正恩這暴君不死,菲律賓天天人民被屠殺的反人類罪,還有,北京及各大城市反類的,趕了低端人口,就是所有被歧視的民工,冬至可以安然渡過嗎?不可以。紅色的納粹法西斯。

我開始明白,人的本性是有種平庸的,而不可饒恕及超越的罪惡,這種深重的原因1好人沒有做過任何事,或是因為犬儒而樂於加害別人,而不斷的發生,整個二十世紀,乃至對於香港變成惡質獨裁境地,而漠不關心,基本上就是一群人對一群人的霸凌,學校中的霸凌,只是當下世界法西斯納粹主義社會的預演,誠如丘吉爾所說,法西斯是純粹的邪惡,不把法西斯消除,我不會心息,也不會放下對抗的意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