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生活

談工人階級及其文化 : 香港工人文學運動的將來

談工人階級及其文化 : 香港工人文學運動的將來
廣告

廣告

工人有其文化,工作領域,世界觀的限制,工人文學的文藝價值被學院派認為是很少,在新詩美學乏善可陳的言論甚多,至今仍有人議論工人詩文學是否可匯入主流的問題,然而,學院派未有聚焦於他們的生活,及作詩的處境,恐怕工人的文學及工人階級困境,被一如既往地邊緣化。美學觀點是他們生產文學的一部分而已,他們都是在人影響人的情況,基本上是人脈之下,開始創作,建立大家對文學的典型及質感,建立屬於現實主義的美學 :「表里一致」,「感性誠實」焉於產生。

後來者,劣勢者的工人階級文學不應該就連這進程及發展未開始就停止。我們階級作為一個處處受限的群體就沒有權用以時間轉化,發展,等待更好的作品,或是創造一套可以對比的美學標準,我們階級因為種種限制,需要用時間來換取美學及典型發展的過程,有些人,尤其是身於學院派的一些人士,視我們被視為鄭衛之音,有意義嗎 ? 在萬別標準中只判一個標準是最好的,有意義嗎 ?

找出工人文學運動的方向,我簡單舉凡如下
一,不是以一派的風格作主導,
二,門檻絕對是讓初試者,只要有水平的人打開,
三,向不同階層的大眾開放

苜先,團結工人團體及在堅實的群體基礎下,介入,並建立會欣賞及願意寫作的梯隊,引入既有工人觸覺及文學水平風格之人士。

二,雜誌功能非只選已達學院派水平,寬容而多元性是工人文學文化的特色,從事運動的同濟們,應予鼓勵,提點,待他人日後進步,刊登成熟之作。我們運動的問題,仍然是本土具水準者不多。

三,工人文學必有存在的價值,我們要開始思想以不同方式去讓工人仍然有刊出文學,工人寫作團體狀大及文學欣賞寫作群成長的空間。但問,各工會會不會以工人文化為重,我們如何了解工人階級群體,我們如果介入他們,團結他們,爭取他們,提供什麼活動令他們感受到文化其實是可以令他們充權並有尊嚴?

再者,要正視的,當然是我們我如何回應及介紹工人文學予主流的學院派的作者 ? 而同時,我們團結階級本身,工會尚是難以團結,階級文藝者更是,找有質素者成為風潮,待是偶然。

工會在這樣多年新自由主義加上難以團結的情況下,我們難凝聚工人具體的力量,何況要在這團結了的力量上去開始培養工人水平。

我們實在希冀可以在發展工人文學時,在工人維權及團結中,工人文學運動可以扮演具影響力的要角,文學既是是團結工友,也是傾訴勞動苦處的場域。日後的日子,我們需要考慮如何有機的,與工會團體合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