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給「一部分」讀者的回覆

廣告
給「一部分」讀者的回覆

廣告

我不用臉書,但我依然存在於臉書的世界,裏頭有一個叫做「梁文道文集」的專頁,不知是誰把近年的拙作都收集在上面。偶爾會有些朋友在那裏留言,以為我一定看得見,見我久不回復,最後才曉得原來它和我沒有關係。於是再不情願也好,每隔一陣子我也要上去看看,免得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信息(比如說有人要請我吃飯)。雖然我暫時還沒在那裏收到請飯的邀請,但好處是能看到很多讀者的批評,其中不少見解是平常自己不會想得到的。例如前天我看到有人回應我上周所寫的〈只准賣馬槽,不准過聖誕〉,他說:「文道,你寫這篇文章有過調查嗎?大陸抵制聖誕節是極小一部分人,而且有這種聲音難道不正常嗎?一個社會不應該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嗎?在大陸即使是縣城裏的小書店也有好多版本聖經在賣,你打開淘寶搜索新約、舊約等看看有多少賣家!文道,你什麼時候開始墮落的?」,同時他還認為我這種文章很能夠反映我的「狹隘、仇視、自負」。我很高興,至少在他的心目中,我曾經有過沒墮落的時候。而他提出的挑戰,也的確給了我一個機會去談一些有趣的問題。

聖經在大陸到底可不可以公開發售?

這個問題其實很容易回答。首先我們要知道,任何在大陸市面上流通的合法出版物必須要有「書號」。而聖經不止沒有書號,沒有圖書條形碼,甚至也沒有圖書再版編目數據(CIP);在這個意義上講,聖經在大陸根本不能算是法律定義下的「圖書」。第二,聖經就和其他宗教書籍一樣,是一種特種刊物,它的印刷和出版不像其他圖書那樣要經過文化局,卻是受到宗教局的管理。第三,它又和同為宗教書籍的佛經以及古蘭經的不同。在大陸,許多出版社都能正式出版佛經,因為它們可以被當作是一種哲學書籍;而古蘭經則長期由中國社科出版社負責(馬金鵬先生在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古蘭經譯注》例外);聖經的出版單位卻是「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等宗教機構(就連國家宗教局主管的宗教文化出版社,也都沒有出版過聖經),因此不能被納進正常的書籍流通渠道。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是能夠在一些書店和網店上面看到聖經呢?請仔細看看,書店裏面所賣的聖經絕大部分都是聖經部分篇章的譯注,他們是被當成一種學術研究成果來出版和發售的,研究為主,經文只是附錄。至於正兒八經的聖經全書,雖然你在小部分書店還是能夠買到,網上更不必說;可它們實際上卻是非法的。講好聽點,這就是所謂的「灰色出版物」,處在一種政府不管你,你就沒事,一管那就是大事的中間地帶。

我非常同意,抵制聖誕節在今天並沒有成為一個非常廣泛的運動,它確實只是「一部分人」的聲音而已,中央政府既沒有發出「紅頭文件」,不少高級酒店和商場的節慶促銷活動也還是一切照常。而一個社會有不同的意見和主張,有人討厭聖誕要抵制洋節,有人歡天喜地要大報佳音,這也的確是正常的。問題在於那一部分要抵制聖誕節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的聲音。安徽共青團、瀋陽藥科大學團委,以及湖南衡陽市政府等機構,當然不能夠代表國家機器整體,可它們確實是在一定範圍內掌握權力的官方和執政黨機構。更何況它們並不只是要發出一些「聲音」,提出一些意見,然後期待大家的討論爭辯;它們給出的是一些形同於命令的「通知」。相反的,有沒有任何黨政機構在這段期間公開反駁,主張大家應該開放對待聖誕節呢?把一些黨政機構的通知和命令看作是一種「聲音」,然後將一些反對這些通知的民間意見看成是另一種不同的聲音,似乎要以此說明中國社會其實也是一個正常的多元現代社會,這是近幾年我在許多中國時局討論當中常常看到的思路。我非常懷疑,這樣子說話的人是不是太不懂得「國情」,把自己當成「外賓」了?

除此之外,每當有人對時勢提出批評意見,總也有人要說這些意見太過偏頗,只看到了局部,顧不到全局,不止不客觀,甚至還對中國帶着狹隘的仇恨。因為中國太大了,所以你不能夠只是執着一隅。那麼反過來說,如果有人要稱讚中國的高鐵網路鋪得又密又好,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指出他的偏頗呢?因為中國實在是太大了,他沒有看到許多連正常公路都沒法通行的地方。批評難道一定是種仇恨的表現嗎?我們批評一件事的時候,難道一定要同時肯定其他大部分東西都是好的嗎?按照這種邏輯,以後官方媒體也不應該再隨便批評美國有嚴重的槍械問題了,因為絕大部分的美國人都還正常的活着,並沒有死在槍下,隨意開槍犯罪的只是極少數人而已。這就好比一個醫生是不能夠隨便對病人說你有病的,正確的講法應該是:「你只是心肌有點梗塞而已。客觀而全面的看,你的手腳都是健全的,視覺和聽覺也是正常的,肝臟腎臟腸胃全都沒有問題。」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