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開放才有真交流

廣告
開放才有真交流

廣告

「台灣青年媒體人實創基地」在大陸漳州創立,這則新聞在台灣幾乎沒有見報,但卻是大陸指向島內媒體生態的一項重要的政策,筆者不禁混淆了,前前後後若干次所謂兩岸媒體峰會、新近所謂實創基地,除了為台灣紅統媒高層提供想像空間外,對島內第一線新聞工作者,並無一丁點意義,到底有沒有搞錯重點?

根據報導,所謂媒體人實創基地,由大陸若干媒體與台灣合作方選拔台灣高校新聞生或青年新聞從業者到實創基地實習,實習生將跟隨大陸媒體記者體驗彼岸新聞產製過程,「真正了解什麼是新聞的真實性,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與資本主義新聞自由觀有什麼本質區別,進而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新聞觀及新聞真實性原則,提高對新聞真偽的鑒別力,為未來台灣社會營造一個良好的新聞輿論環境努力。」

至此,吾人可以明白北京的用心:島內媒體環境失控,不利於掌握,由青年入手,主客易位,趁島內媒體生態環境劣化,正好主動出擊,吸一批台青到陸,用大陸的思維和意識型態,從腦子改起,未來不怕島內沒有傳聲筒。不得不說,此一用心,別有深意。

事實上,這些年來,看到一批批台媒領導訪陸不絕於途,大家排排站,接受中共高官檢閱,開開會,接受指令也好,上課教育也罷,總之,高層忐忑;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則陷入空前的惡劣局面,不論裁員倒閉或勞動條件變質,伴隨著雨後春荀興起的網路載體導入的強大競爭,資深者或改行政客或轉當名嘴,或自我強迫轉型強化競爭力,在大的產業結構整體不見出路之際,任一小螺絲釘很難改變大局,可說是危機與轉機同存。

造成這樣結果並非單一成因,但可以確定,兩岸交流以來,賣米果的、做手機零件的、賣雞肉麵粉的,甚至製瓜子的做襪子的,紛紛西進,賣鞋的還發家成為巨富,就是跟腦子裡想法有關的出版、媒體等文化業止步於海峽,不論談來談去,大陸總不敢開放;北京的做法是,在島內找代言人,而對於台灣本地的新聞人,採取的仍是老路數,圈起來壓下去,圍起來趕出去,就這樣,島內不爭氣的媒體主,逐漸貧瘠的經濟土壤,也就養不起大群的新聞人,眼睜睜看著一批批經驗成熟、素養較佳的資深者由崗位上退下。這不能全怪大陸,但要說兩岸交流對這些人而言如何受惠根本是笑話。

該不該讓瞭解兩岸社會的新聞人擔當交流管道呢?有個實例,此前在島內某挺北京的媒體集團,轄下有一家主要為北京兩岸政策發聲的小報紙,其中有位優秀的駐北京記者,不時還和該社長一起在廣播節目當來賓,連線報導兩岸新聞;某次,據說報導寫到某中共高官,觸怒北京,報老闆責怪下來,該記者黯然去職,對外宣稱赴以色列遊學。再不久,重出江湖,竟是出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管。

這說明什麼?說明好的人才在「類官媒」待不下去,而北京委託的台媒代言人正在為北京樹立一個個無形的在台敵人,反其道而行。

有什麼可以做呢?首先,兩岸交流的時程至今,主客易位是實;大陸完全不必擔心台灣媒體人,反而應該有計畫的讓這些寫文章、搖筆桿的,真正受惠於兩岸交流,寄希望於統一,否則,這些具思辨能力、掌握知識與資訊蒐集的人,都不能認同北京的兩岸政策走向,未免把台灣人看得太容易些,所謂「多來往,多交流」不單是吸引網青,為什麼不讓某些陸媒,指向性對接向台人邀稿,開專欄,甚至紙上辯論也無妨,讓交流不是單行道,讓台人看到大陸的氣度和自信,也讓大陸的言論市場養活一批筆桿子,如此,對大陸宣傳口的某些官來說,是有風險,但對兩岸統一和相互瞭解的大目標來說,絕對有利。

鎖定青年新聞人,引入大陸接受洗禮,對北京來說,高招!但要不要試試更積極、更有說服力,也更具實益的對接,在計畫中適度讓台灣資深新聞人也有陸媒管道可談兩岸問題的剖析和觀察;少一點同溫層抱團取暖、自己乾爽的小器,多一點開放接受挑戰和辯論的勇氣與自信,這才是正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