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一地兩檢」與全民愚昧

廣告
「一地兩檢」與全民愚昧

廣告

愚蠢比邪惡更可怕,中國的悲劇,主要是驚人的全民愚昧造成,香港回歸20年都是悲劇,證明前人的智慧值得尊重。中國人愚昧,只因缺乏邏輯,一個不講邏輯的民族,註定會幹盡蠢事。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西九「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的決定,全城熱烘烘,指責缺乏法理基礎,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嘲諷,全國最高權力機關竟拿不出相關的《基本法》條文作基礎。呂秉權同時也是傳媒人,講《基本法》講一國兩制,法律界同傳媒界對香港傷害最深。

全國人大常委會等於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常委會對《基本法》擁有全面而不受限制解釋權,香港的權力由中央授權,一系列缺乏邏輯的「理據」,導致香港亂足20年,香港人的無知,正是典型的全民愚昧。

香港回歸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理應認真解讀國家機關的憲政關係。但香港人只知吃喝玩樂,政治領域普遍是東方之豬,從未認真對待《基本法》,什麼是「一國兩制」20年都仲未搞清楚。

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人大常委會是其常設機關,人大常委會也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成為「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特區政府對「一國兩制」認知只有鸚鵡學舌之本領。「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人大常委會是其常設機關。」兩項規定應該用句號分隔,政府同傳媒都是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中國憲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十七條共有兩項規定,全國人大與其常委會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機關。

第一項: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不是機關名稱,而是性質描述,是全國人大的法律地位。國家的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第二項:「它」是指全國人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不是常委會的法律地位。

全國人大與其常委會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機關,《憲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全國人大職權,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職權。第六十二條全國人大職權第十一項訂明:「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常委會的性質是全國人大的附屬機構下級機關,《憲法》第六十九條已經明確規定。

《憲法》第二條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 第三條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

《憲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並有權罷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第六十九條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負責並報告工作。」

全國人大由人民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常委會由全國人大選舉產生, 對全國人大負責,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下級機關。常委會和中央人民政府一樣,都是根據全國人大制訂的法律和決議,行使全國人大授予的具體職權,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範圍,由全國人大授權中央人民政府劃定,是全國人大行使國家最高權力規定,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無權以任何方式改變全國人大的決定。《憲法》第三十一條明文規定:「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基本法)規定。」「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的決定缺乏法理基礎,違反《憲法》違反《基本法》。

國家權力由全國人大統一行使,中央於《憲法》的權力,只是「一制」的權力而不是「一國」的權力,只適用在《憲法》規定的行政區域。國家是以《基本法》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一國兩制」,中央的權力對香港特區可行使的權限,由《基本法》賦予及規限。特區政府根本不知「一國兩制」為何物,回歸20年來對《基本法》爭拗,都是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尊重《憲法》不遵守《基本法》。

《明報》呂秉權:「一地兩檢」三上釣
香港特區政府就「一地兩檢」的回應

※溫馨提示※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顔如玉。國內法學人王振民、饒戈平、韓大元、陳端洪、強世功、鄒平學、宋小莊、田飛龍以及香港的陳弘毅教授等人,對香港《基本法》的解說大部分都是顛覆性論述,屬於賣身求榮之作,只能視為反面教材參考。國內法學人之中,以強世功的論說最邪惡,宋小莊和田飛龍的論說則最低檔最下賤,賣身求榮之色彩同樣十分鮮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