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新東初選】范國威:做議會抗爭前鋒 角色似朱凱廸 做自己相信的事

【新東初選】范國威:做議會抗爭前鋒 角色似朱凱廸 做自己相信的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幾經考驗,仍然堅持」,這是范國威的競選口號。細看行程,范國威的街站排得密麻麻,民主派立法會補選新界東初選星期日便舉行,那邊廂,張秀賢表示當選後會捐人工支援政治犯和作社區工作,工黨主席郭永健則主打工會對決。多得馮檢基,近日興講在球場上的位置,范國威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在議會抗爭上,自己是前鋒。他憶述2012年當選後第一次開會,被記者問及會否拉布:「我原本話23條先拉,但結果拉咗四項:三堆一爐、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網絡23條和醫委會改革。」

范國威表明,不認為今次補選是要用作培訓新人部署接班,更絕不相信是要向獄中義士提供支援和沒有出路的人作地區工作:「張秀賢話做兩年、捐哂啲人工係無正當性同係錯誤嘅部署。」

望能擴闊民主派支持者光譜

今次補選,民主黨和香港眾志支持郭永健,范國威表示自己較似朱凱廸,絕不會批評其他民主派,只做自己相信的事。「我相信我嗰套係回應緊港中矛盾,擴闊緊民主派支持者嘅光譜。」他表示,參選是要將地區工作和全港政策性倡議議題扣連,既和公民社會又和地區有連結。范國威認為「是非經過不知難」,自己在過去十多年每次參選都帶新人出選,加上新民主同盟管理層年輕化,其中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的議席翻一翻,對民主派及政壇有正面的影響。

范國威指出,張秀賢的說法在實踐上有困難,因為有立法會秘書處和區議會秘書處監察:「沙田啲橫額多兩個頭都唔得,唔係咁簡單,立法會對沙馬報、將軍報(工作報告)都計得好清楚,55%講立法會,45%區議會就claim得55%;落廣告,小巴路線行多過你行政區都唔得啦。」

IMG_7732

「新民主同盟同過守護公義基金、星火同盟和DQ4籌款,但唔認為捐錢係正規的代議士運作。」范國威指目前政治形勢凶險,自己過去的議會工作稱職地監察政府和沒有「甩轆」,可以替港人守住議會。他如數家珍指在三堆一爐、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網絡23條、醫委會改革和都緊守崗位和參與議會抗爭,今次初選不會用正選的方法來打,「絕對唔用negative campaign」。

回應「真兄弟」:只係黨爭

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近日高調提及「真兄弟」事件,直指范國威誠信有問題。范國威回應指初選是君子之爭,再次強調不能用「negative campaign」凶狠地攻擊對手,因為初選結束後落敗的二人要回到社區替勝出者宣傳,「成熟嘅人要諗埋呢一著」。

他又對李永達的行為感到可惜,認為不應將政黨的私怨放到民主運動和初選上。他表示,當時的改革派有副主席、中常委和整個新界東支部,重申事件是競爭領導權的問題,「媒體當時公論都係話黨爭」。范續提到申請入黨的三十多人中有十幾個已核實,其餘是核實中;批評李永達的說法是不盡不實,並在沒有實質證據下「話人係鬼」。

透過實踐執行「務實本土」

新民主同盟提倡「務實本土」,范國威解釋「務實」的地方在於港人優先,指無論是港獨和自決派都好,都要活在當下處理港人每日都因為港中矛盾而面對的社會問題,「可以係普教中、可以係學位不足、可以係東江水」,並且能透過實踐去執行。

IMG_7120

「要同人解釋本土不必然等於勇武,不等於港獨,係好吃力。」縱使新民主同盟提倡務實本土,但本土派卻不當新民主同盟是本土派,范國威認為香港從來只有民主派和建制派,梁天琦的三分天下的說法只是曇花一現,「呢個係唔真實」:「本土派就係覺得一定要同傳統泛民唔同,甚至一定要支持勇武,甚至港獨;所以新民主同盟提倡務實本土,而我哋嘅最高價值係民主。」

強調政黨的正當和重要

范國威看來一直都受到人事問題纏繞,在論壇上亦遭對手狙擊這話題。前新民主同盟成員劉穎匡上週亦宣布積極考慮參選新界東,又不點名指有人缺乏政治倫理。范國威提到,對方退出新同盟是因為在黨內提倡退聯,更要求執委會表態是否支持。「所以需要大台,成員接受政黨嘅監督,唔會輕易跳票同轉駄。」

他強調,政黨是「大台、搞正規的組織」,所以一直參與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即使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受到策略投票影響而落敗仍支持雷動計劃。他相信新人由政黨培訓,便不單受到選民的監督,更要受到政黨的監督。「做地區工作要行正路,而唔係為了權力便搶位,如果唔係又會發生退黨潮。」范國威指社區網絡聯盟在民主動力舉行的初選中明明有投票權,但最後卻走去參選。

和范國威一直「難離難捨」的名字,還有沙乙博三子。沙田區議員丘文俊、陳兆暘和趙柱幫在前年投票前夕臨陣倒戈支持鄭家富,最後被逐出新同盟。三人至今仍然對范國威有所不滿,早前更借出橫額位置支持張秀賢。范國威認為,民主派是透過運動重奪被DQ的議席,而向選民負責更是應有的態度:「呢啲係私怨定係黨爭,相信市民會判斷得到。」

DSC_9046

記者進一步問到,「為何不受民主派歡迎」,范國威表示今次初選正是制度的確立,用最民主的方式處理民主選舉。他又指公民黨、社民連、人民力量和街工都沒有明確表態,而是等有結果便支持,「需要團結一致時便團結一致」。他形容今次是一為神功二為弟子,為下一次補選及2020立下重要的典範,重要性等同雷動計劃。

他在訪問中強調,不希望再在人事問題上糾纏,「因為我大嘅議題無得俾人抓住,所以就喺骨節位度搵批評。」范國威重申由政黨培訓有很多人作監察,資源雖然要上繳中央,但由一班人去打仗和補位:「張秀賢的做法其實係奇怪,國際經驗都唔多用呢種形式去做承諾。」

冀扣連議會和社區

2016年立法會選舉,關永業在超級區議會中最後棄選,范國威亦在新界東落敗。被問到部署是否太進取,范國威表示新民主同盟已承擔政治責任,但認為任何政黨都要考慮不進則退,「有一席自然想要多一席」。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後,新民主同盟開記者會,范國威表示當時的原意是檢視拿下15席的「辛苦」,但記者已將焦點放到是否參加超區議會。「2020年?將來嘅事依家答唔到,如果2019年輸咗,可能都無得選。」

IMG_5995

范國威閒時愛健身、跑步、美術和電影等,在早前的論壇上更揚言要和郭永健比武,引起不少討論。「『武』係好重要,當係想輕鬆少少,唔係殺父仇人,議會內真係要走嚟走去。」他提到自2015年起健身,維持好的體魄,以告訴市民紀律的重要。

新同盟的成員感覺較是傳統「區佬」,看來不會組織支持者上街,問到如何推動民主運動。范國威表示自己將一半時間放在議會,一半時間放在社區,強調兩者扣連的重要。他指較多和法團有連結,其中在2015年立法會審議三堆一爐時,日出康城的業主便在同年的七一遊行上街,而早前有屋苑有滴水問題,新民主同盟更組織居民到立法會申訴部投訴:「呢種形態對淺黃同淺藍更為受落。」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