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摧毀法治最大損失還是共產黨

摧毀法治最大損失還是共產黨
廣告

廣告

人大就一地兩檢變相釋法後,香港的司法制度和法治便陷入前所未見的風暴之中,連本已投誠的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面對戴啟思團隊參加競逐下屆大律師公會主席的挑戰,基於業界利益危在旦夕,亦不得不改轅易轍,代表大律師公會發表措詞強硬的聲明,直指今次人大常委會決定動搖一國兩制的根本,實則闡割了法治,《基本法》形同虛設,是回歸以來最大的倒退。

儘管中共一眾辯護士,從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委員陳弘毅、譚惠珠到幫閒湯家驊、梁美芬,忙不迭跳出來輿論報效,但中央政府卻至今三緘其口,並無正式回應。事實上,上述各個幫閒的辯解亦是莫衷一是,互相矛盾,只是揣摩上意、狐假虎威的各說各話而已,根本不值一哂。

形勢清楚得很,中共根本不想釋法,又無法為一地兩檢提供法理依據,只能訴諸政治權威,用人大的權力向香港法律界和司法界施壓和恫嚇,以為可以「一言九鼎」,一切說了算。張達明的所謂陰謀論完全有現實政治基礎,中共擺明是賊佬試沙煲,如果今次人治得逞,以後就會成為香港法治的金剛罩,廿三條立法也好,國歌法亦罷,只要人大常委開會政治定調後,還怕委曲求全的香港法律界和司法界不識做,移船就磡嗎?

但中共今次實在太過份,動搖和危害了香港建制的根本利益,因而惹起了強烈反彈,連一向不問政治世事、真正香港傳統社會精英的駱應淦也不再沉默,為捍衞自身和業界利益,義正詞嚴駁斥所有衝擊本港法治的奇談怪論。

作為司法機關之首,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心繫所危,更藉本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強調《基本法》條文明顯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普通法制度不單是最適合香港社會的法律制度,是社會大眾日常生活事務有法可依的基石,法庭更具有秉行公義的職責,有責任在對一些權利作出裁決時,給予詳盡的理據……因為提供詳盡理由的判案書可確保法庭絕對是只遵照法律判案,而並無其他考慮。至為重要的是讓人人看到法律是法庭裁決的關鍵,在過程中不受外來因素影響。馬道立更說明香港終審法院對憲法有解釋權,儘管最終的解釋權在人大,但除非人大釋法,否則本港法院完全有權按照普通法精神裁決有關事項是否違反《基本法》。

法律界和司法界都站出來

很明顯,香港當前政治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都集中在法治和司法獨立的範疇上,香港能否維持現狀抑或進一步倒退,決定於今次捍衞法治的鬥爭上,只許勝、不許敗。完全份屬建制骨幹的法律界和司法界精英在緊要關頭都站了出來,走上戰場,民主派假若仍然隔岸觀火,無所作為,就罪該萬死,愧對港人。

懂得搞政治的人都應該知道今場法律鬥爭不能迴避,所以明顯違反《基本法》的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立法會的法定人數由35減至20人)和一地兩檢立法,切身利益最受損害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和大律師公會,都責無旁貸,應該主動提出司法覆核,讓香港終審法院彰顯公義,捍衞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

不要害怕中共會拿出撒手鐧人大釋法壓倒一切,因為中共必須付出沉重代價,在舉世面前自毀長城,正式宣告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基本法》形同虛設。屆時,國際社會便振振有詞拒絕承認香港是司法獨立和堅持法治的國際金融中心,所謂一帶一路的大戰略還能不受影響?更不消說成為甚麼仲裁中心了。

香港已經一無所有,摧毀法治,七百萬港人當然受害,但最大損失還是全黨上下、身家性命財產全數押在香港之上的中共,我們還需怕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