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世界仔(女)

廣告
世界仔(女)

廣告

一向都支持同志權益的蔡健雅,最近在自己的演唱會encore時段,幫一位男歌迷向他交往十年的男友求婚,頓時令全場沸騰。當我看到這新聞後,跟朋友打趣說,蔡健雅通過這一行動,更進一步地往Diva之路邁進了!(皆因要成為Diva的一個很重要條件,就是需得到同志群體的認同)。從張惠妹、蔡依林,到蔡健雅、陳綺貞、Hebe……這些歌手都勇於表達,甚至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支持同志平權;雖則同志的消費能力(特別是對音樂、文化、藝術的消費)一般高於直男,我們亦不排除這些歌手(或幕後團隊)有相關的商業性考量(且台灣對同志的接受程度會相對高於亞洲很多國家和地區),但整個社會總會有像「護家盟」那樣「恐同」的群體,且人數絕不會少(有些還可能本身是她們的歌迷),當這些歌手得到LGBT社群支持的同時,也可能會聽到另一部分人的噓聲。

但回看香港,除了黃耀明、何韻詩等音樂人之外,很少有主流歌手敢公開表態對同志的支持(更勿說要他們親自投身到平權活動中了)。這其中的一個原因,不是他們「恐同」、不喜歡LGBT社群(相反,他們有些可能就屬於其中的一員),而是他們不敢表態,害怕得罪某方面的勢力,「破壞掉」自己在某些歌迷心目中的形象。

所謂的「圓滑」之道,是整個香港娛樂圈一直以來要堅守的,這體現在歌手的音樂作品上,就是需跟從市場的走向,八面玲瓏、各方面都要盡量顧及。在如斯的環境之下,才會出現適合走舞曲路線的鐘舒漫,其代表作品竟然是一首風格跟她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給自己的信》;才會出現適合走文青、或情感路線的楊千嬅,在邁入中年階段,仍要繼續賣弄風騷地唱《色惑》……類似的例子多不勝數,而我想說的是,台灣的歌手雖仍有在音樂風格上「貪食」的壞習慣,但他們的定位相較細分、清晰而準確,很少會聽到像陳綺貞那類型文青歌手,會越界去搶蔡依林、蕭亞軒等人的舞曲音樂「飯碗」。

如此的見風使舵,再加上幕後的曲詞編監,來來去去主要都是那十來個人,令到新千年後很多香港音樂人的個性愈來愈模糊。好像我之前也說過,現在周柏豪跟林奕匡的歌,模式/風格上其實也很接近,根本很難再塑造得起兩者各自不同的音樂形象(想當年,兩者的歌路是有較明顯的區別,周柏豪還嘗試過玩post-rock,而林奕匡也有《寫詩》這樣能接棒方大同的作品出現過)。香港樂壇缺的是優秀的創作人,更缺的是音樂人的「態度」,大家一走入這圈子,就被逐漸同化,或再難走出所謂的安全、舒適區,能被大眾記得的,愈來愈多都是那些「嚇人」的表演或作品,而不是唱出自己的態度的歌曲。

每個歌手總會有自己擅長的曲風,而每個藝人也有自己擅長的範疇,可是由於這面面都想俱到的想法作祟或充斥著整個娛樂圈,促使很多音樂人都要兼顧自己不擅長的音樂,也促使很多藝人要多棲發展,做著不是自己所擅長的工作(如陳豪唱歌,容祖兒拍戲……類似的例子亦多不勝數)。專注的人在香港早已成為稀罕動物,很多KOL也是見有什麼熱話,就一窩蜂地圍著點評,但難做到深入研究;皆因深入研究某一方面要花費太多時間、精力,遠不及去跟風「抽水」熱門話題,那麼容易地「呃like」(而這也導致了大家的思考變得更浮於淺層,樣樣都不精)。說穿了,類似的要「遍地開花」、隨波逐流的做法,相互影響、相互促成,成為了香港的精神,樂壇或娛樂圈只是一面鏡子,折射出這個社會的風氣,人於此沙場打滾,要擺出態度,有時就要付出代價。

因此「聰明」的世界仔(女),「態度」已經堅定地,作出了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