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田方澤

80後中學通識科教師、中文大學教育碩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理事。左膠一塊。總冥頑不靈認為教育不只是考試,而是生命的培育和思想的解放。 http://tinnotes.blogspot.hk 網誌

社運

一個工會年收入只有7500元,罷工基金所為何事?

一個工會年收入只有7500元,罷工基金所為何事?
廣告

廣告

海麗邨清潔工人罷工一事,在近年抗爭疲勞當中總算小勝一仗,振奮人心,其成果也是近年工潮中算很好的結果,接近收足工友損失款項。不過職工盟啟動勞工權益基金(罷工基金)籌得約28萬元,當中5萬5千元給予清潔工作罷工津貼和其他抗爭費用,餘款留待下次工運使用。處理方式在網上引起牽然大波。後來職工盟發出聲明及財政報告,重申罷工基金為專戶,款項不用於職工盟經營開支,並指處理於籌款前後皆獲工友同意,事件總算平息。

不在這裡談是次爭執,只是工會人和市民之間似乎有一點看法不同,就是到底捐款的目的是甚麼?有人認為是資助清潔工,但工會人認為,捐款是為了支持工友自立抗爭。其實罷工基金的原意是補貼工人因罷工而失去的收入,因此款項依工人日薪調整,應使則使。亦因為罷工基金是支持工人自立抗爭,故當工潮結束後,也不會分發給工友作生活補貼。然而畢竟香港並無相關文化,似乎仍有些疑慮可與公眾討論。

50人工會年收入只有7500元

工會營運開支從何而來?一般而言,工會收入有入會費及經常會費。入會費只收一次,經常會費則可能按年/月收,部分地區如台灣,經會員同意,可以直接由僱主如薪金中代為扣除。

工會會費是多少呢?按不明文國際慣例,會費約為收入的1%。台灣《工會法》列明,入會費「每人不得低於其入會時之一日工資所得。經常會費不得低於該會員當月工資之百分之零點五。」中國的工會法,則列明企業需向工會繳交職工上月工資總額的2%。如美國擁有40萬活躍會員、總計近100萬會員的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時薪員工繳交2.5小時薪金為會費,月薪員工是工資的1.44%。

香港的情況如何呢?作為所謂最自由經濟體的香港,亦因過往的歷史原因,打工仔加入工會的情況並不熱烈。工會會費亦比較低,如依統計署2016及17年保安員平均每月薪金1萬2000元計算,假設工會費用為1%,即每月120元,一年共1440元。即便依台灣的0.5%最低限度計算,一年亦應該繳交720元年費。

然而理想是理想,事實上,在香港,普遍年費100元至150元左右是常態,財雄勢大的工聯會,不少工會年費更低於100元。以職工盟的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為例,依勞工署的《香港職工會統計年報2016》,其2016年會員有749人。其報名表顯示入會費20元,年費$180元,推算總收入134820元,平均每個月只有1萬1千元,作為一個組織,其實甚麼都做不到。

全香港工會參與率只有24.91%,登記工會當中,逾半是250人以下工會、4分1工會不多於50人。假設工會會費是每年150元(已經很高),推算下來,一年只有7500元收入,其實連一個職員都請不到。更枉論做倡議、研究、推進工人權益。

罷工基金除了籌款更是集氣

職工盟是次啟動的勞工權益基金,俗稱罷工基金,源於2013年碼頭工運的餘額和成立時呼籲公眾籌款。基金是專項戶口,只供工運使用,由五名委員管理(當中一名為社會人士)、每年核數,不會成為職工盟經營經費(反而核數開支由職工盟支出)。

在外國,不少工會都有成立罷工基金,款項來源有眾籌的,如英國的媒體與娛樂事業工會BECTU;也有經會費撥捐的,如加拿大公務員聯盟PSAC,以每人$1的方式撥款予罷工基金。台灣擁有4200萬罷工基金的中華電訊工會,便是以會費5%捐入罷工基金。但在香港,一如上文,當會費收入已是杯水車薪的時候,罷工基金更只能靠熱心公眾支持。

罷工基金籌款,除了籌錢,本質是一個「集氣」的過程。兩日內籌得10萬,數日內集得28萬,除了是香港人關懷弱勢、樂善好施之外,更是為工友打了一支強心針,物質上和精神上都支持了繼續運動,也讓僱主理解工人仍有長期罷工的本錢、有公眾輿論壓力,最終使其屈服。

有公眾認為既然基金本來有錢,這次就無需籌款。然而無人能夠未卜先知,於罷工前就知道會籌得幾多、整個工潮用幾多錢、幾時結束。如果這次罷工如碼頭工運般持續40日,籌得20餘萬便會花光。當老闆財雄勢大,工友要同老闆鬥長命,就必須有一定資金支撐。至起碼,於罷工之前,工友未能預計有多少款項時,會安心罷工嗎?只有先積儲一定金額,才是工友安心決定罷工的後盾。

其實罷工不時發生,一些工潮也可能較少人關注。像過往幾年,其實也有幾次公眾較少留意的、或長或短時間的罷工。基金必須存在,才能長久支撐可能較少人關心、卻也是與打工仔權益最密切相關的每一宗工潮。

打工仔的共同命運

其實工會係好「老土」的一回事,就係兄弟姊妹一起撐的情誼。工人運動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有人認為捐款係支持清潔工、同情弱勢,但我支持清潔工更因為大家有共同命運。香港340萬打工仔,不論收入與生活處境,其實都係手停口停,被僱主予取予攜。腦細一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無人知道自己幾時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下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工會也好、罷工基金也好,其實就係「團結就是力量」,大家共同命運,一起撐到底。

曾經一位工會前輩話,點解香港人會買保險保障生命,但唔會加入工會保障份工?基於各種原因,全世界工會參與率日低,但正正係呢種老土同不合時宜,先係工會最重要嘅力量,同對打工仔最大的「保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