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加泰隆尼亞大選:西班牙民族主義反動勢力的歷史性挫敗

加泰隆尼亞大選:西班牙民族主義反動勢力的歷史性挫敗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為加泰共和國而奮鬥的運動再度高漲

革命左翼(CWI加泰隆尼亞)

在12月21日的加泰隆尼亞議會選舉中,支持使用憲法155條的西班牙民族主義者,特別是其中堅力量人民黨,遭受了沉重打擊。資產階級媒體大肆宣傳公民黨(西班牙右翼民族主義政黨)的「勝利」,以圖淡化這場挫敗的嚴重性,但實際情況並非媒體呈現的那樣。僅「一起為加泰」(Junts per Catalunya ,加泰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所領導的選舉聯盟)和加泰共和左翼黨的票數加起來,就比公民黨多80多萬票。

如果考慮到西班牙和加泰統治階級為了阻止群眾投票給獨派政黨,拼命地恐嚇選民、破壞選舉規則,那麼就可以明白,群眾追求獨立的意願甚至比這一結果所體現出來的還要強烈。

自召集大選之後,人民黨政府宣稱,即便獨派政黨獲勝並宣布加泰獨立,西班牙政府也不可能承認加泰獨立,而是會繼續實行155條並採取更嚴厲的鎮壓措施。人民黨試圖以此嚇阻選民把票投給獨派政黨。現在有更多的曾參與10月1日公投的獨派領導人受到檢控,例如瑪塔•侯維拉(加泰共和左翼黨秘書長)、阿圖爾•馬斯(加泰自治政府前主席)和安娜•加夫列爾(人民團結候選人黨議員)。西班牙和加泰資產階級從10月初開始的恐嚇運動(許多企業撤出加泰、政府和媒體威脅說獨立會導致經濟崩潰、甚至預言會有人殞命乃至爆發內戰),一直持續到投票日當天而且變本加厲。在如此嚴酷的打壓之下,「一起為加泰」和共和左翼黨的主要候選人甚至無法參與競選運動,因為他們要麼在監獄裡,要麼在國外流亡。

但是這些鎮壓與威脅沒能阻止數百萬加泰人民為了實現自己的民主權利而鬥爭。他們已經在10月1日迎著政府的猛烈鎮壓表達了自己的意志。這次的選舉結果並不是像伊格萊西亞斯等「我們可以聯盟」的領導人所說,表示加泰群眾轉向右翼,而是表明曾在10月1日對抗警棍和橡膠子彈的群眾再度大規模地動員起來。200多萬支持獨立的加泰群眾曾因為恐懼或者對議會抱有幻想而噤聲,但現在他們再次大聲、清晰地告訴所有願意傾聽的人,他們拒絕接受這個1978年成立的反動政權,他們不容許這個政權阻撓他們爭取能夠帶來真正的社會變革與進步的加泰共和國。

人民黨是最大的輸家

在人民黨政府啟動155條之後,西班牙副總理薩恩斯受命接管加泰政府。她曾在公投前幾天誇口說,獨立運動已經潰敗了。然而在這次選舉中潰敗的卻正是人民黨這個歐洲最腐敗的政黨,這個弗朗哥政權的繼承者,這個進行鎮壓和輿論審查的翹楚。2015年至今,人民黨的得票數減少了一半,國會席次從11席落到3席,少到甚至都無法組織議會黨團。

西班牙和加泰資產階級意識到人民黨受到大批加泰群眾的排斥,所以他們動用了人們記憶中最大規模的資金和宣傳,竭力想將意識較為混亂、較為落後,也就是受恐嚇運動影響最嚴重的加泰選民拉攏到阿瑞馬達斯領導的公民黨那邊。然而,他們終究沒能阻止大多數人投票給獨派,沒能組建一個由保皇黨反動派操縱的政府。雖然公民黨的得票增加了30萬,但這主要是來自與它同陣營的競爭對手,例如加泰社會黨(工人社會黨在加泰的分支)。社會黨聲名愈發狼藉,它的一部分支持者轉而把票投給從未執政過的公民黨。另外有16.5萬曾支持人民黨的選民轉投公民黨。

公民黨的競選運動沒有任何具體綱領。它的綱領同人民黨一樣,都是親大企業的。阿瑞馬達斯不斷用一些華麗的言論呼籲人們把注意力投向社會問題而不是獨立運動,並試圖用企業和資本的外逃來證明獨立會讓加泰陷入災難,同時她還用種種謊言來煽動從西班牙其他地區遷到加泰的大批移民反對獨立。公民黨的煽動幫助他們得到了一部分右翼和極右翼以及一部分居住在巴塞隆納和塔拉戈納周圍的「紅帶區」的工人的選票。這些居住在「紅帶區」的工人受到經濟危機的衝擊,工會聯盟(CCOO和UGT)領導人的軟弱政策令他們缺乏鬥志,而且缺少一個強大的左翼替代也令他們感到失望。

兩大左翼政黨犯下嚴重錯誤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黨和「我們可以聯盟」的領導人拒絕將反對保皇黨反動派和155條作為他們競選的核心訴求、從而將捍衛10月1日公投結果和爭取加泰共和國與動員群眾爭取社會變革聯繫起來。與此相反,他們反而把監禁政治犯的反動分子,吹捧到和群眾運動領袖一樣的地位。但正是群眾運動在過去40年裡對君主制和1978年政權構成最直接的威脅。他們甚至拒絕明確譴責政府關押政治犯,也不去要求政府釋放政治犯。「我們可以」聯盟與「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領袖,說公投是不合法的,或者說獨立運動帶來了法西斯主義,這些說法和公民黨等右翼政黨的論調如出一輒。有一些領導人,例如莫奈德羅,甚至為155條辯護。這些言行只能是強化反動的勢力,幫助公民黨去收割那些失去鬥志而且被恐嚇手段影響的基層工人的選票。

如果他們競選運動已經宣告了他們自己的政治破產,那麼最應該被譴責的則是阿爾貝托·加爾松和伊格萊西亞斯對於選舉結果的評價。為了要隱藏他們在政治上的失敗,隱藏他們無法介入加泰民族解放運動並在當中提出一個階級綱領,這幫人竟厚顏無恥地說,「兩個右翼政黨贏了」,以圖將他們自己的失敗怪罪給加泰人民。

其實實際情況和阿爾貝托·加爾松與伊格萊西亞斯的說法恰恰相反。為獨立運動注入動力的正是壓迫人民的1978年佛朗哥主義政權。數百萬加泰人民將獨立建國作為解決種種問題的第一步。如果「我們可以」聯盟和「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明確支持加泰獨立運動,並把它連結到反抗貪腐的人民黨政府和捍衛社會主義綱領,那有可能現在已經推翻了拉霍伊政府,給這個失去民心的制度一個重擊,並為西班牙其他地區爭取共和制的鬥爭開闢了道路。

建立戰鬥性左翼的統一戰線,爭取工人階級的共和國

「一起為加泰」黨比同屬獨派陣營的加泰共和左翼黨贏得更多的選票,而且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失去了部分選票和席位,這個結果使許多左翼活躍份子感到震驚。但是我們不應該把投給「一起為加泰」的選票當作是對右翼加泰歐洲民主黨(PdeCat)的支持。數十萬名反對加泰歐洲民主黨及其前身加泰民主聯合黨的青年、中產階級和工人之所以把票投給「一起為加泰」,是因為他們認為普伊格蒙特反對西班牙政府和鎮壓而且在流亡期間組織了鬥爭。「一起為加泰」黨的候選人名單,在許多人看來,是與「加泰隆尼亞國民會議」(ANC,一個支持獨立的重要社運團體)正式提出的聯合名單。歐洲民主黨的競選運動也比左翼共和黨更明確地反對鎮壓。佛卡德爾、侯維拉和容克拉斯等左翼黨領袖曾經說,他們會接受憲法和155條。為了不讓支持憲法155條的政黨勝選,大批選民決定把他們的選票集中投給「一起為加泰」黨,以確保支持獨立的政黨可以取得多數。

人民團結候選人黨的選舉結果也顯示了,僅僅在選戰中提出在建立共和國的同時還必須進行社會改革是不夠的。就像我們在其它地方曾經解釋過的,人民團結候選人黨的同志,為保衛10月1日公投、透過「保衛共和國委員會」 (Committees in Defence of the Republic)捍衛公投結果、以及在街頭對抗人民黨、公民黨與工人社會黨(PSOE)的鎮壓,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然而人民團結候選人黨領袖決定參加歐洲民主黨政府,並在議會中投票支持它的緊縮政策,而且一直自甘於充當其它獨派政黨的尾巴,令該黨付出了代價。他們在街頭上也堅持這樣的錯誤政策,拒絕提出獨立的鬥爭戰略,否則他們本可以用左翼綱領將群眾吸引到自己這邊,並推進爭取加泰工人共和國的鬥爭。最終他們在基層成員的壓力下向左轉,拒絕與歐洲民主黨聯合參選,但為時已晚。

選舉結果對於西班牙和加泰資產階級來說是一場惡夢。他們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並威脅要採取更加嚴厲的鎮壓。而且普伊格蒙特等流亡者仍然受到緝捕,政治犯仍未獲釋,155條也仍在執行。我們必須回到街頭,動員抗爭。11月11日的示威已經證明了我們在街上的力量有多麼強大。街頭抗爭從來不應該停止。我們必須要動員大批群眾起身對抗人民黨政府,同時也要要求共和左翼與「一起為加泰」黨,繼續為建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而奮鬥,並以一個真正的社會改革方案來贏得全體加泰工人階級的支持,阻止統治階級用公民黨那樣的煽惑言論來分化工人階級。

我們從這場選舉中得出的首要結論,就是統治階級無法終結這場自10月1日和3日群眾成功挫敗鎮壓之後開啟的革命危機。這解釋了為什麼,在選舉結果公布的那晚,儘管媒體儘管資產階級媒體大肆宣揚公民黨的「勝利」,他們的表情卻像是在參加喪禮。

就連加泰人民黨的領導人阿比奧爾也不得不承認失敗。他說:「就讓他們(公民黨)慶祝吧,反正他們的勝利只會持續5分鐘。」反動集團已經遭遇失敗,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左翼現在應該如何組織鬥爭,如何利用這場勝利推進街頭鬥爭,以建立一個能夠滿足人民需要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我們可以」黨加泰地區前主席阿爾巴諾·丹提·法金(因支持獨立運動而被迫辭職)領導的「我們是替代」(Som Alternativa)與人民團結候選人黨可以在這個任務中扮演關鍵的角色。我們必須建立一個反資本主義的左翼統一戰線,號召「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基層黨員與他們領袖在運動中的錯誤政策決裂,並捍衛一個可以把民族解放鬥爭與社會主義變革連結起來的綱領。

建立工人階級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