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此情可待的《西西里離奇綁架》(Sicilian ghost story)

此情可待的《西西里離奇綁架》(Sicilian ghost story)
廣告

廣告

《西西里離奇綁架》改了一個充滿懸疑性的片名,儘管是沿着發行商為了吸引觀眾的技倆外,可也是無可奈何的做法。畢竟整個故事的發展是由一件發生在西西里島的綁架案開始,反而英文片名開宗名義說是個「鬼故」,就失卻了本應存在的神秘感。

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編。1993年,意大利黑手黨綁架11歲男童Giuseppe,藉以威脅其父不要轉做污點證人。他被囚禁兩年後,遭殘殺並溶屍。想起西西里島,必然想到黑手黨,可想而知當年事件發生後如何轟動。不過,電影沒有抽絲剝繭找出兇手,甚至連男童的父親也沒有出現。電影的主軸放在Giuseppe的小女友Luna如何鍥而不捨,獨自尋找男友失蹤的真相上。當所有成年人包括校內老師、自己的父母,以及男友的母親都有意無意間,對事件三緘其口,更令Luna抱有堅定的心,誓要找到Giuseppe方才罷休。

基本上,電影分為三部份,一是結識到失蹤;二是追尋到發現;三是發現到醒覺。

第一段結識的經過拍得最有神采,兩小無猜的愛,清純得如白開水,Giuseppe風度翩翩,一副完美面孔,小女友亦具氣質。相比島上各成年人的齷齪閃縮,二人相遇一段,格調清新自然,不落俗套,更與其後Giuseppe失蹤的肅殺氣氛形成強烈對比。中段則描述小女友Luna追尋男友下落,當中加插了Giuseppe失蹤的前因後果,最重要是帶出Luna倔強堅毅的性格。她鍥而不捨追踪Giuseppe失踪前的點滴,卻發現島上的成人對Giuseppe的失踪三緘其口,彷彿男孩從來不曾在島上生活過一樣。

黑手黨當然不是哥普拉電影中那種英雄浪漫和家族情仇,而是一班為利益不擇手段鬼打鬼的亡命之徒,當地居民抵抗不了唯有啞忍。黑手黨的壓迫令西西里島上的居民只願當順民,Luna的父母是例子,甚至連警方也不願揭發事件。然而,因為愛,Luna選擇堅持下去,也因為身邊的人的沉默,她更要查個水落成出。

最後一段,虛中有實,Luna兩次尋死都命不該絕,究竟是偶然還是Giuseppe背後保護則不得而知,只知道「好人有好報」,二人仿若心有靈犀,那封最後的情書則成了他們夢魂所牽,情感似輕若重。導演其實為傷感哀痛的真人真事,加添了淡淡的一抹色彩,令觀眾情緒不致如墮谷底。還有,整部電影以水作串連,從楔子到末段水底一幕,都令人印象深刻。水在哲學文學中的象徵意義異常豐富,水代表柔弱,仿似女性,但「弱之勝強,柔之勝剛」,戲中任何人都懼怕黑手黨,偏偏安排小女友Luna去對抗惡勢力,憑着的只是愛衍生的力量。此外,水的原型結構代表神秘、生死輪迴、淨化洗滌。甚至據榮格以水象徵內心的轉化和潛意識,這與電影內容不謀而合。

不知怎地,看此片時令人不期然想起《踏血尋梅》。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兩片都由一宗轟動當地的命案開始,卻又不着力描述案情,而是借事抒情。兩片導演都透過兇案道出人生各種離別蒼桑,孤獨哀愁,儘管戲內年輕主角芳華正茂,卻猝然而逝,彷彿冥冥中自有宿命。不同的是,《踏》全齣電影都沉重得使人透不過氣來,彷彿在控訴社會上每一個人。而本片調子帶點積極向上。不過,二片中的主角最後都能走出陰霾,化悲傷為力量,亦是兩部電影可貴之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