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文化論政】毛孟靜:社區牛

廣告
【文化論政】毛孟靜:社區牛

廣告

林鄭月娥初上任際,曾與她一談動物權益,說的不淨是福利,是權益。但林鄭當時的一副態度,要化成文字,就是:人到未搞得掂,講動物?

因為不好直接引述,只能說,其時得到的另一訊息,是香港地小人多,生活環境狹窄,根本不適宜養動物。當然,這個行政長官所想的,應該只是貓狗一類的「寵物」,而我們說的,是動物。慨嘆的是,一隻名種狗若已成「寵」,大概生活都已比一般窮人舒適,就不必談什麼權益了吧。這是動物與寵物理念上基本的分歧,請政府明察。那一幕,也即是說,林鄭任內不會有《動物保護法》了。

但林鄭的施政報告附帶文件中,到底也有名為「動物福利」的一小節。其人其後亦在官方網站拍片承諾,會多些關心動物權益。仍然擔心,她想的,應該離不開貓狗兔等她認為是寵物的動物。

上月提立法會質詢,問政府怎樣「多些關心動物權益」。講到社區的流浪牛,我叫社區牛,政府答會「妥善管理」,處理其引致的滋擾,保障公眾安全,包括實施捕捉、絕育、放回或遷移流浪牛計劃,達至「人與動物和諧共存」。

黃牛和水牛是香港的原居民、農村歷史的遺產,港人和旅客也樂見牠們在自然環境中活動。西貢牛和梅窩牛等社區牛,是遊人集郵的熱門「景點」。但在西貢十四鄉土生土長的村牛,就因被指危害道路安全,而一隻又一隻不斷地被捕捉、絕育,再放逐到更東面的創興外草地。

說放逐,並無誇張。創興環境雖較安全,但該處草地根本供不應求,往往給吃得一片蕭條。受遷徙的牛隻中,有被夾硬母子分離的幼牛。幼牛沒有原生家族的保護,又不能融入遷徙地的牛群,沒得吃,瘦骨嶙峋,之後就失了蹤,沒人再聽到下文。多個團體近月更圍起該處草地搞社區活動,牛群就連唯一覓食點都沒有了。工作人員驅趕牛隻,數十隻牛只能在草地旁的馬路上,不知所措地蹓躂著。天氣乍寒,牛群恐怕正飢寒交迫。

沒被放逐的,也一樣不好過。牛是有靈性的群體動物,每當有牛隻被帶走,牛群會守在同伴被送上車的地方,期盼同伴不日歸來。聽愛護社區牛的義工說,有的甚至會當場追著車跑,畫面之淒涼,可以想象。

恐怕「人與動物和諧共存」一句官話的意思,就是毋須管理人的行為,只須送走「滋事」牛群就好。牛群習性羣居,但要不煩擾到人,才可與人共存?這是人類以我為大的一套傳統。

有西貢居民和動物義工看著不忍心,自發運草到創興餵牛去,慢慢組成了西貢牛關注組。去年春天,跟隨關注組看牛群的原居地。我們躲在樹後,看幾隻大牛愜意地躺在天然的林蔭棲息地。我們帶齊手套及割草刀,轉到路邊割了點草,帶去遷徙地創興。義工說,要讓離鄉別井的牛群,一嘗回故地的滋味。

有批評道:應讓牛自然野生,不要去人為地餵。喂大佬,鬼唔知咩,但那一日去到創興,看那一片已接近光禿禿的草地就知道,牛根本不可能吃得飽。是我自己眼見的景象,是我自己拍下的片段:一隻小牛不停地企圖咬草,鼻頭都已磨損,但只嚙着許多的泥,很少的草;我們放下割來的草,一隻大牛立刻趕過來,兇走了他。

事後追問漁護署,官員一句過否認草不夠吃,否認牛隻有健康問題,否認將幼牛調離牛媽媽。他們說,有些牛看起來稚嫩,但其實已成年。關注組的何佩嫻反駁道:乜原來西貢有「迷你」牛㗎?義工說,清楚知道小牛們何時出生,看他們的牙齒亦可判斷歲數。

再問漁護署,可有為調遷牛隻做紀錄。有客觀紀錄,才能更準確地審視牛政策的成效。官員說有,但不能公開,因會有人為因素令公眾產生誤解。嗄?另一單,去年五月,西貢十四鄉牛群領袖「大公牛」遇車禍受傷,後被人道毀滅。有市民向漁護署索取大公牛的驗傷報告,且直踩去申訴專員,漁護署才肯回覆,先捉字蝨謂無「報告」,只有「工作紀錄」,但紀錄充滿專業術語,重新寫過會損害部門效率,不重寫公眾又會誤解內容、引發爭議,影響動物管理工作云云。

結果,引來申訴專員炮轟,斥漁護署何不直接交出「工作紀錄」,直指看不到交出紀錄會損害動物管理工作,漁護署亦不應假定公眾一定會誤解紀錄,反而應該就內容作補充詮釋。其後,我們鍥而不捨再去信問漁護拎驗傷紀錄,但漁護繼續推塘,話需否公開,仍正尋求法律意見。有關香港社區牛的文件,拍得住美國五角大樓的機密檔案。

心心念念的一個念頭,是將動物權益的政策範疇,由食衞局轉交環境局負責,以保育而非管理的角度看待動物,視動物為生物多樣性的一員,而非滋擾者。但政府答,食衛局負責防止殘酷對待動物,環境局負責避免瀕危動植物絕種,無計劃就上述分工作出變動。完。

正如社署廣告一句:辦法總比困難多。不迫遷牛羣的一個方法,是在他們自然居地範圍設牛路坑,或叫牛坑路。話說牛喜歡腳踏實地,不會走過這種障礙,這也許是目前最win-win雙贏的方法。但去跟政府官員開了幾次會,訊息是:運輸署擔心人及單車安全,亦恐怕牛路坑承受不了重型車輛。

動物議題就在官僚部門間兜兜轉轉,希望香港人會集體為動物發聲。牛受到迫害,他們只會吽吽叫,不會說話,不懂抗爭,我們起碼要為他們代言。

當然,儘可以嘲諷地說:愛牛?你食唔食乾炒牛河?事實是,已不吃了。事實是,要求全人類素食以證明愛護動物,也許不切實際,但善待動物,是惻隱之心使然,係基本的 humanity。仍是甘地的金句:The greatness of a nation and its moral progress can be judged by the way its animals are treated.

文章見於2018年1月15日信報專欄。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