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黃金花》:白頭人送黑頭人是他們最大的幸福

《黃金花》:白頭人送黑頭人是他們最大的幸福
廣告

廣告

《葉問》系列與《狂舞派》編劇的陳大利,首部自編自導電影《黃金花》,長時間的資料搜集及籌備工作,配上毛舜筠、呂良偉、劉美君等多位實力派演員,以及首次出演電影的香港話劇團演員凌文龍,將自閉症兒童家庭所面對的困窘展現觀眾眼前。

這電影講述的只是一個平凡的公屋家庭,擁有一個不平凡兒子的故事。典型的屋村師奶黃金花(毛舜筠 飾),與教車的丈夫(呂良偉 飾)合力照顧患有自閉症兼中度弱智的兒子光仔(凌文龍 飾)。盡心盡力照顧兩位「老闆」的黃師奶不求回報,只望一家人快快樂樂生活。但可惜丈夫承受不住壓力,為了逃避,愛上第三者,令不知所措的黃金花萌生殺人念頭。

電影並非以沉重的故事帶出照顧特殊兒童的苦況,而是以一個普通人的視角切入,帶出跟特殊兒童的相處之道。先有劉美君、江欣燕等一眾師奶對他們二人一視同人,更幫手宣揚不應該歧視光仔。對於他們來說,光仔只是一個跟其他小朋友別無二致的小朋友,甚至比自己的小朋友還是乖巧。但可惜於電影中,歧視光仔的人還是佔據大比數,這也使觀眾從中找到自己的身影,我們在鬧市中看見特殊兒童,我們會用什麼眼光看著他們?很多人都喜歡說「有病就唔好帶佢出街啦」,又或者是「唔係我想歧視佢呀,我只係想保護自己個細路」,這些話的力量,其實對他們已經構成傷害。

為何我們要對特殊需要的人帶上有色眼鏡看待,仿佛他們是殺父仇人般憎恨對方?但細心想一想,我們只是在生活中的一隅,不經意地遇見他們,可能只是漫長的生命中,短短的數分鐘,甚至於是數秒鐘。為何我們還要在這短時間中投放惡意?而不是帶著同理心對待別人?很多特殊兒童的家庭,只是希望我們不歧視或不善意地看待他們。這麼微細的願望在香港也不是容易達成,到底我們是受什麼的教育長大,才會令我們成為毫無同情心,甚至是同理心的人?

另外這電影最令人心頭一緊的,是黃金花在接受訪問時說「白頭人送黑頭人是他們最大的幸福」對比起一般家庭,「白頭人送黑頭人」無疑是一個悲慘的命運。但對於特殊兒童的家庭,可以說是一個解脫的機會,不論是對父母,還是對患者本身。為人父母,每天都過著擔驚受怕的生活,橫過馬路時需要擋住小朋友,以防他們會突然衝出馬路;也擔心小朋友因情緒不穩,而令到雙方受傷…種種的重擔,令到父母試過幻想幫助小朋友解脫,但道德枷鎖及對子女的愛讓他們選擇繼續肩負重擔。

他們所祈求的,是子女健康成長的同時,並不希望在自己「雙腳一伸」時,留下不懂自理的子女。這種複雜的愛,是需要極大勇氣,而這電影,則是將這種苦難中的愛帶到觀眾面前,希望讓大眾包容社會上面對同樣境況的人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