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救屋唔救人——紅樓保留十年但居民被迫遷出

救屋唔救人——紅樓保留十年但居民被迫遷出
廣告

廣告

去年業主入禀區域法院收回「辛亥革命遺址」紅樓,今日是執達吏發出的最後收樓限期,居民面臨無家可歸,留守至最後一天。

今早10時半,小編到達紅樓外,多達20位紅樓業主聘請的保安,多名執達吏在紅樓門外,準備執行收樓令,靳令三個家庭共10多名居民即時遷出紅樓。三個家庭共十多名居民居於紅樓多年,紅樓多年來沒有修輯下,室內環境不理想,老鼠橫行,但三個家庭基於經濟和其他因素未能找到合適地方居住。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議員、民主黨尹兆堅辦事處總幹事方麗雯和朱凱廸議員助理今早到場協助受影響居民,經協調後,執達吏向居民講解居民必須今日遷出,離開後不能從回紅樓內,執達吏收樓時向居民發出相關文件,證明因收樓令而致三個家庭無家可歸,三個家庭需要先到西九龍法院確定文件和作登記後,再到何文田房署作登記手續,預計周車勞動後到旁晚才能入住位於屯門寶田臨時收容所。臨時收容所每人只有一很床位、一個櫃、需要共用廚廁,只能供居民暫住。居民陳先生和陳太分別表示不捨和無奈,把家當逐一搬離紅樓。尹兆堅批評制度僵化,要居民留守到最後一刻才能暫時入住環境同樣惡劣的臨時收容所。

作為「辛亥革命遺址」紅樓和中山公園,不僅是歷史建築物,更是活生生的歷史見證,,數告十年來市民、團體在此記念,小編的初中時代會由老師帶同去參觀和學習辛亥革命歷史。政府和業主達成保留紅樓十年的共識,但至今並未對外保育方案,紅樓是否會對外開放也是未知之數,民間需要繼續蘊釀保育方案。

去年年尾,藍屋「留屋留人」的保育方案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卓越獎項,評審形容藍屋是「草根倡導的保育運動」,透過公民努力,成功保留日漸被邊緣化的本地文化,讓草根社群得以存活下來,啓發世界各地正在抗爭的城市。藍屋是香港唯一「留屋留人」的活保育例子,既重視藍屋建築群,同樣視居民和社區為人文歷史的一部份。然而,保育紅樓例子展現的卻是「救屋不救人」,把居民趕離居所,只保留建築物外殼,完全沒有公開保育方案,小編認為應開放予公眾參與和參觀其中,並保留原有居民參與,才是實踐一個真正的民間保育方案。

大家請繼續留意事態發展。

紅樓事件簿
2016年年底:內地業主肖俊鋒以500萬元購入紅樓所在地
2017年1月18日:內地業主要求租客一星期內遷出
2017年2月10日:內地業主派遣工人斬樹並拆去部分圍牆,有工人利用推土機剷走部分單位的洗手間,以及截斷部分水喉
2017年2月28日:古物古蹟諮詢委員會召開會議,古諮會引述業主向政府稱無意拆卸紅樓,並願意和政府討論保育方案,故委員會決定暫緩將紅樓列為暫定古蹟,惟一旦發現業主有拆毀紅樓的舉措
2017年3月7日:內地業主派工人拆紅樓鐵窗,居民憂心紅樓變危樓影響安危
2017年3月9日召開會議,把紅樓列作暫定古蹟一年,期間政府和業主商討保育方案,任何人士沒有古物事務監督批准不能進行任何工程
2017年10月25日:政府和業主達成共識,業主同意保留紅樓,不會拆卸,並申請了維修資助計畫;按計畫條款,業主完成維修工程後十年內,不得拆卸紅樓,亦不得轉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