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誰是典範?誰是反面教材?

廣告
誰是典範?誰是反面教材?

廣告

人人都有可能犯錯,犯了錯,就要勇於承認,作出承擔,肯於道歉。

這就是負責任,這就是有擔當。

常常說,成年人有責任好好教育年輕一代。又說成年人要培養年輕一代的責任感及判別是非的心。更說要教育年輕人有擔當,有理想;要進退有度,做人做事要過得自己過得別人。

成年人有責任向年輕一代展現應有的風範。
但成年人有向年輕一代展現應有的風範嗎?

成年人往往因為佔了先機,進駐了顯要的位置,也掌握了社會的話語權,又以為自己比年輕人有經驗,懂世故,便以為有權向年輕一代指指點點,視年輕人的順從與接受為理所當然。

社會的育成教化,文化承傳,道德規範,自然是需要一代一代薪火相傳。但社會也必需要與時並進。原有的標準、一貫的行事方式、被視作理所當然的價值,也應該適應時代的需要,要接受時代的考驗與檢視,要不時更新提升。

因此,不應該把年輕一代看扁,不應該以理所當然的心態來看待所有事物,應該接受新的事物,新的觀點。不應該抗拒更新,也不能輕視年輕一代的訴求與看法,更不應該輕率地否定看似是離經叛道,或不符合祖宗家法的所有新意念。

今天的香港,扭曲了的制度,不斷地被扭曲的價值,正在侵蝕我們的社會,把香港拉向沉淪。這究竟是誰的錯?與其動輒埋怨年輕人不懂珍惜、不知感恩,是不是應該首先檢視一下,成年人究竟為年輕一代建構一個怎麼樣扭曲的世界?是不是應該反省一下,成年人究竟向年輕一代作出了怎麼樣的示範?

看來,年輕人有時反倒成為成年人及高官權貴的典範。權貴高官及某些成年人倒成為了社會的反面的教材。

有權有勢有話語權掌握公權力的一些成年人,日日夜夜在向青年人示範如何拍馬逢迎、見錢開眼、扭橫折曲、投降妥協、向權勢匍伏、弄虛作假、弄權作偽。犯了錯時就死雞撐飯蓋,死攬權位不放,死不認錯。還要文過飾非,倒果為因。

成年人就算做不了典範,是不是也應該避免向全個社會,特別是年輕人,作出了錯誤的示範,成為整個社會的反面教材?為何好像偏偏總是如此。在今天的香港,權貴及部分成年人確實天天在扮演反面教材的角色。

無權無勢的年輕人提出問題受到打壓,訴求及願望被輕率否定,行動上也動輒得咎。

也許年青人提出的真的有可能顯得理想主義,可能不切實際。行動上也可能顕得衝動冒進,甚至犯上了錯誤。但如果敢於擔當,勇於認錯,那還有什麼可以挑剔的?誰人有資格落井下石?那些其身不正的成年人,又憑什麼繼續大詞炎炎?

我當天也曾經毫不客氣批評這幾位同學,所用的字眼也比較重,也可能是顯得過重了一些。我仍然認為幾位同學確實過於衝動,確實犯了錯。沒有必要以粗暴的態度凶大學的教職員,也沒有必要出言不遜。在行動策略上,更沒有必要把可以爭取的推行自己的對立面。

但我十分欣賞幾位同學第二天便公開道歉,現在再親自向語言中心的教職員道歉,更是值得讚賞肯定。你們向那些操持權柄的大人物展示一種他們自己最缺乏的風範。

我覺得沒有需要虛偽得說要收回當日向你們作出過的批評。但我仍然覺得有需要清楚告訴你們,我很欣賞你們的責任感及勇於擔當。

願你們繼續努力,不要因為一時的挫折而難過,也不要因為自己犯了一個錯誤而自責。願你們繼續為信念努力,繼續敢於堅持。也不要鬆懈,更不要讓年月把你們的赤誠磨洗污染。

現實中,有太多令人感到喪氣與挫敗的事,也有太多失望與悲哀。最大的悲哀,莫過於看到很多應該成為年輕人典範的成年人,變成了反面教材。

但我也感到安慰,看到希望。我經常都認為,香港仍然有不少年輕人,是讓我對未來仍然抱有盼望的理由。你們在這件事件上的表現,也是讓我對未來抱有盼望的理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