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五毛請纓做廢青

五毛請纓做廢青
廣告

廣告

很多懷善意的朋友提醒我,不要理會那些在貼文後面滋擾的五毛,特別是那些無名無姓,用上虛假的名字或背景不明的,就更加不需要理會他們,也無需抬舉他們。

這一點我大致也是明白的,也感謝朋友們的關心與提示。不過,有時也真的會按奈不住,回應幾句。而且,有一些全心搗蛋的,水平也實在太低劣。

有一個「 五毛式」的人物便滋擾了我一段不短的時間。那個人用一個隱藏性甚高的名字,只是幾個英文字母,身份完全是虛假的,背景資料也是一片空白,連所謂畢業的大學也是虛構的,通常會在立場新聞轉貼的文章中留言。不時說一些充滿「人身攻擊」色彩的話,什麼「為你的學生感到可憐或難過」呀,「不知你如何做學者」諸如此類。最近就更離譜了,知道了我在理大的工作,便寫投訴信給高層。這人做這種低格的事,但似乎也不是一般的叔父或大媽式人物。似乎是讀過些書,英文看似是不錯,但水平真的很低,姿態也真的很卑劣。我有一段時間不理會他,他便越發放肆了。

這個人又說自己曾經做過副教授,都唔知係真係假,真係任佢講。最離譜嘅就是他被篤爆假身分之後,只不斷說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好讓自己無壓力地暢所欲言。不過他就利用自己的隱匿身份,來滋擾及攻擊一個有公開身份的人,這不是很矛盾及雙重標準嗎。最難明白的,是我不斷說,既然自己就要以隱蔽的身份暢所欲言,為何就不斷以別人的公開身份來攻擊人。但如此簡單的邏輯,他卻好像講極都唔明,還要樂此不疲,真令人摸不着頭腦。除了說他是心存惡意之外,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了。

因為知道我的身份,12月時甚至向理大管理層發投訴電郵,想令我收聲。這是什麼作為?這種行為真的是令人十分不齒的。我認為如此行為比起私煙愛字頭那批人更不堪,更卑劣了。起碼他們是投訴也好,是搞事也好,也是公開了身份,讓人看到其那副德性,從正門行進大學去的。

這類人就是連最基本的都搞不清楚。對於這樣的滋擾,自己有時也是覺得憤怒,也是無奈。但也明白,堂堂正正有名有姓開了名來發言發聲,難免會惹來一些麻煩。仍然總覺得應該為自己的說話負責。說話多了,難免有漏洞,甚至可能出錯,但仍然相信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來面對自己的一言一行。

最近我才發現,原來他在留下那些言不及義的攻擊之時,我曾經對他說過,大意是倒不如堂堂正正表明身份,寫一些文章出來切磋一下。又教育他這總好過作如此不負責任人身攻擊的留言。原來他果然在他那個本是空無一物的Facebook page 放了一些東西上去。不過,我確實沒有興趣讀下去,特別他有過這些行為,就更不覺得要抬舉他了。他對寫出來的東西沒有報章刊登、沒有人看、沒有人 acknowledge 感到憤憤不平,於是又不斷尋釁滋事了。

最近,因為浸大同學在語言中心圍教職員那件事,我寫了一些東西在Facebook上。文章用了一些較重的批評字眼。這樣做自然惹毛了一些比較極端的、以謾罵吼叫作討論的廢青式組群。我後來在另一篇貼文中對這種作風作了批評,其中說了一句「講呢啲,我預咗又俾某啲無名無姓,比五毛更廢青的人或組羣齮齕。」

我一向只覺得上面提到那人是一個五毛式的蒼蠅,只會不斷嗡嗡叫叫作出滋擾,我從來沒有說過他是「廢青」。事實上,我也沒有試過以「廢青」一詞指向過任何具體的人物。但這個人竟然自己心裏有鬼,對號入座,硬說我是借機抽他水。其實他根本是自己心裏有鬼,自知理虧,所以才會對號入座。所以有句話也是講得很對的,「做人千祈唔好做虧心事」;另外有一句,叫做「鬼拍後尾枕」。其實,我寫那文章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把這個人放在心上。他竟然自動請纓,自認廢青了,只是覺得好好笑。

對於這樣有趣的事,覺得應該留下一個記錄,夜來也惹動了詩興。於是寫了兩首短詩,以記這位自動請纓做廢青的五毛蒼蠅。

《贈五毛蒼蠅》
藏頭縮尾玻璃心,面目模糊去搞人。
借屍五毛德識薄,尋囂蠹賊城府深。
挖黑㧓糞不知愧,偷雞摸狗過日晨。
嗡嗡蠅擾成何事,醜態畢呈供笑吟。

《五毛請纓做廢青》
虛名假姓一蒼蠅,擾人搞事不曾停。
屍屍縮縮频放箭,鬼鬼祟祟浪放聲。
文無看客空留憾,言不及義總傷情。
臭蟲也有衝天志,自動請纓做廢青。

《自勵》
耿介孤懷是書生,董筆齊簡記政淫。
蚊虰蟲咬尋常事,蠅嗡蛆擾不傷身。
謾扯枝節迷誰眼,妄稱稗史亂鈎沉。
滔天惡浪渾不怕,寄嘯存真展赤心。

在媒體及各種公開的平台貼文及表達意見,評議社會及政事,跟理大或任何人的僱主有什麼關係?香港人都感覺到言論空間正在收窄。作為知識份子,我們都明白現在的大學管理層很難做,也看到香港有很多大學的管理層真的太沒腰骨太不濟,據知政府對大學校長也是不斷施壓。但難道他們可以禁制大學教職員的校外言論嗎?

這樣的無聊投訴及無恥作為,當然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我也不怕。不過,對於新加入大學的生力軍,還要尋求續約機會,如果遇上這類人,情況可能就很不同了。在新制度下,大專教育界的生態環境也在不斷惡化。可以想像這樣的滋擾,確實會為年輕的學者帶來壓力。政府及大學管理層也樂得以此壓抑來自大專學界的聲音。所以,對於此等不正之風及行為,各界還是要大聲予以譴責及喝止的。所以我也會堅定不移,向這種五毛式的行為,清楚地說「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