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永康

第57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網誌

政經

DQ 最狂:「選舉權不是人權」的思考筆記

DQ 最狂:「選舉權不是人權」的思考筆記
廣告

廣告

近日撐DQ言論,最佳MVP莫過係湯家驊,極其誠實地代為表述北大人的治港邏輯:「選舉權不是人權」。

「選舉權唔係人權,是公民權」的說法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背後「精粹」堪值思考。

假如參選權不是人權而是公民權,那公民權如何界定?一定係認同「國家」、「國族」、「國情」啦!

那國族、國情的方向由誰定奪呢?如果真係如范太講為十三億人公投公決,相信不少人都會舉腳支持。但范太絕對不會全力爭取全國公投,以「一次收你皮」的方式皇天擊殺諸人,因為講就無敵,做就捉蟲。

如果國族、國情不存在十三億人公投公決,那當然是中央界定,那到底中央何來如此重大權力?香港人有無賦權過中央?直白D講:究竟香港有幾多個人投過票比習大大做中國的國家主席?

勉強D講,一千幾人,或二十幾萬人,全部都係間選。更不要問為何不是票票等值,因為說到底:人就是不平等,權勢劃分人貴賤!

要有選舉權,就係有權、有勢、有財者,要識企邊。咁無錢又唔係權力內圍的人,自然就唔一定係「公民」啦!

但畫公仔又不可以畫出腸,所以還是要包裝一下,結果就係要:「尊重基本法」、「愛國愛港」、「不能分裂國家」!

今天的共產黨不講階級,只講民族,尤擅資本主義,莫過係對自己最大的背叛。但又唔可以直認,所以更要包裝下,三個代表到科學觀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只講物質層面的繁榮,到底共產黨還是否共產黨?]!

而要維護核心,就要去論證共產黨是何其偉大,所以大家都要認同共產黨領導革命有功,** 1949**年帶領成立新中國(否則要同國民黨分權,點搞?所以大陸真係好多抗戰劇,其他都係仆街,我最勁。),後三十年的經濟可大書特寫,前三十年的大躍進、三反五反、文革和八九屠城就可免則免。有反省就是有質疑,有質疑就會有動搖,有動搖就是背叛,共產黨的鐵權威就會倒。所以教育、學習、思考,全部都要殺!通識又殺,民間教育又殺,繼續考試磨死人,好合理啫,不是嗎?

所以再講白D,係香港再有選舉權,一定要認同共產黨領導有恩,永遠領導,先至係符合國情。否則的話,就少點批評共產黨,,否則一招收你皮,再斷你財路,本土烈士同眾志就係殺雞警猴。所以林鄭今日補刀係岩架,係: 「係意識形態!」因為黨國同謀,反國就是反黨,反黨就是反國。

咁樣的話,其實廿三條就算未立,都已經 Execute 緊。支聯會其實都係等清算。泛民都係紅線外,只係睇北大人幾時不爽,或民意進一步扭轉,或打殘政治領袖,慢慢陰乾,繼而就一招收你皮!

所以四年前張曉明曾表述:「「The fact that you are alive shows the country’s civility and inclusiveness(你們能活着顯示國家的文明和包容)」(引述網上報導),在北大人的腦海邏輯中,定當是真誠表述的。

結論係:港獨、自決、反中亂港者(即係泛民)根本就不應該是「公民」,不被允許參選,未驅逐他們出境,是「國家的文明和包容」。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恩賜。頂多判你地監,鎮攝下你地,好文明的了。何來人權?

黨國體系加上金權邏輯,長驅直入,官僚體系已接近全面投降。選舉主任被屌,公務員體情;不屌,如同全面投降。如何不屌錯細節,屌事不屌人,忘記了人受住制度、文化、權力的壓逼,在生計與自主空間中掙扎,避免再將部份夾在中間的群體推向懸岸,是愈來愈困難了,但也實在需要越來越在意。社會再改造,莫過於人心、思想、習慣和行政上的改造。技術程序至上,抽空政治,是極權主義如何利用官僚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極致。

一些坦坦白白的問題,何時漸漸成為了禁忌?又或成了「常識」?都不用討論,也不用思考,更遑論質疑了?參選權不是人權的說法,其實都在在提出,思想犯罪,已是違憲(到底法庭今日仲有咩功用?That’s a real question worth to rethink)。如是者,我們離文革有多遠,又離二十三條有多遠?是的,我知道其實不遠的。那下一條問題:眾人可否不再自傷殘殺,做少D On 9 嘢?如果要既防鬼(共產黨統戰從來不少,就算現代民主國家都喜歡派針搞局;怎樣求同存異,避免傷害,才是當下重心吧?)又包容,如何重整策略、容讓分工、重新出發?

當然當然啦,這個世界是很多 circles 的,有些人很憤怒,也有相當無感,而我幾可肯定不少港人更是十分樂見中央機關具備相當授權及認受性,或聯省自治合眾國。當中理由各異,因為社會分層甚廣,但處境卻是生存愈來愈艱難。民主運動,要是愈走愈闊,又怎樣容納分歧差異?

命運共同體,既屬港人,也超越港人。這個世代的危機與挑戰,是一地社會,也是一個區域,更加是橫跨世界的。由政治制度到食水、貨幣、科技、住屋、規劃、交通、運動、醫療、能源、生態、移工、國/族、性別、精神層面,議題多不勝數。但只想政治制度,不理其他課題,恐怕是完全做不到了。在專政堀起、金融亂局、壟斷橫行、AI抬頭的今天,人類的未來命運,是極其堪憂的,於香港,於中國,亦於世界而言。政治、貨幣、科技、食物、居所、生命、生態的關連、關係,是時候從頭思考了吧?民主運動、城市運動、環境運動、土地運動、科技變革、經濟革新、性/別運動,不都需要注入民主自治、自強自立的元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