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香港:北京操縱香港立法會補選

香港:北京操縱香港立法會補選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香港眾志的周庭被禁止參加三月的補選,並可能會有更多參選人被取消資格

抵抗(中國勞工論壇)

去年,六名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資格,今年三月將補選其中四個議席。獨裁中共開始禁止泛民候選人參加立法會補選,令許多人的擔憂變成事實。這是中國政府以逐步的政變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最新一步。

21歲的周庭是香港眾志的發言人。在北京的命令下,香港政府取消了她參加補選的資格。港島的席位是去年眾志主席羅冠聰被取消議員資格之後出缺的。周庭如果參選,幾乎一定可以勝出。3月11日補選的另外三個席位分別來自九龍西和新界東這兩個直選選區,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香港立法會的70個席位有一半屬於不民主的功能界別,功能界別的35名議員大多只從大企業和專業團體中選舉產生。

羅冠聰等六名議員在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議員資格。該六人反對中國政府打壓香港民主權利,所以中國政府和港府便指使法院,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事後制定的一項規定,裁定六人宣誓不夠「真誠」,取消了他們的議員資格。事實上,宣誓就任時在誓詞中加入「民主」和「普選」等字眼以示抗議,早已成為部分反對派議員的傳統做法。

消滅「激進派」

去年,羅冠聰、黃之鋒以及另外14名民運人士因被控「非法集結罪」而入獄。當局是有計劃地從各個方向同時夾擊民主派,以圖令香港的激進派無法再參選。因為任何人只要被判入獄超過三個月,五年內就不得參加選舉。

其他激進民主派政黨,也是政治打壓的目標,,其中包括社民連。該組織成員被判入獄、被取消參選資格,整個計劃就是要阻止他們進入立法會。政府希望通過阻止激進民主派獲取議席而得到宣傳平台和財政收入,並希望通過將其主要成員判監,就可以剷除立法會中的激進派團體,只留下更容易操控的「溫和」力量代表民主運動。

香港政府在1月27日發布了一項聲明,以周庭「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為由取消了她的參選資格,而「證據」則是2016年香港眾志要求「民主自決」的創黨宣言。眾志和周庭否認呼籲民主自決等同於支持香港獨立,而且他們事實上也曾多次與港獨組織保持距離。但北京仍聲稱自決就是港獨,所以同樣「違反」《基本法》。事實上《基本法》並沒有禁止呼籲獨立,也聲稱保障言論自由。在傳出周庭可能會被取消資格的消息之後,眾志修改了自己網站上的中文版政黨簡介,刪除了「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的字眼。

許多人亦曾擔心另一名泛民參選人姚松炎也會被禁止參選。姚松炎是去年被取消資格的六名議員之一。今次他報名參加九龍西補選,直到提名期結束前最後一個小時才被選舉主任確認其提名有效。

在周庭被取消資格的當天,「政治中立」的選舉主任通過電郵向姚松炎提出四條問題,並告訴姚松炎他能否參選取決於他的回答。問題之一是,他是否接受人大常委會對於宣誓問題的釋法(也就是說他是否認同自己和另外五名議員被取消資格)。另一個問題是,他是否認同台灣獨派政黨時代力量所主張的「自主決定的權利」。之所以會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姚松炎在2016年曾受邀前往台灣,出席時代力量舉辦的論壇。香港的選舉法例並沒有允許當局對候選人做這樣的政治篩選。

1月29日,選舉事務處允許姚松炎參選。踢走周庭而接受姚松炎入閘只是當局的策略,以營造政府只是依法辦事的假象,從而避免更大規模的社會反抗。簡單來說,在當局看來,眾志比姚松炎更危險,因為姚松炎在DQ事件前的知名度是相對較低的。也有可能是因為(但並不一定),周庭/眾志被踢走之後激起反對聲浪,法律界內部和國際媒體亦有反對聲音,令當局不敢接連踢走兩個人。

但這並不代表政府不會禁止反對派參選,不論是「長毛」和劉小麗等被取消資格的議員,還是泛民頭面人物。相反,每一次新的打壓都代表政府在步步進逼:每次打壓一步,然後停下來等待抗議平息,接著準備下一次打壓。「長毛」和劉小麗失去的席位不會在三月進行補選,因為上訴庭尚未審理他們的案件。

選舉操控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的Pasha說:「周庭(可能還有姚松炎)被禁止參選是當局操縱立法會選舉的第二步。第一步是踢走六名議員,令2016年立法會選舉超過12%的選票淪為廢票。當局如此操縱補選,清楚地表明除非推翻現在這個腐敗、不民主的政府,否則香港決不會有自由公平的選舉。未來的狀況基本上已經確定了。」

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立即引發了激烈的抗議。眾志發出聲明稱,「褫奪候選人資格,剝奪市民基本政治權利,既不合法,更是完全缺乏理據……今次事件是中共對一代人的清算。」青年是當前政治打壓的主要目標。他們曾越過保守、猶豫的泛民政黨和領導人,直接開啟了雨傘運動。眾志的黃之鋒因為在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時違反法院禁止令,於上周再次被判監。他說政府已經在加強對反對派的箝制與打壓:

「兩年前主張港獨才會被取消參選資格,但現時主張前途自決亦會遭取消資格。沒有人知道北京是否會重新劃定界線,令所有反對廿三條立法的泛民人士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

我們需要認真對待黃之鋒的警告。除非能夠夠建設起一場能夠擊退政治打壓的抵抗運動,否則將來反對廿三條、或者反對人大831決議及其確立的假普選框架的人也會被禁止參選。

步步為營的打壓

當局在今次事件中的聲明充斥著謊言。2016年,羅冠聰並沒有因為眾志的創黨宣言而被禁止參加立法會選舉,還成為過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員。後來他只是因為所謂的「宣誓無效」才被逐出立法會。

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當局引入一項新規定,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承諾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有三名參選人因為拒絕簽署確認書而被取消資格。另有兩人雖然簽署了確認書,但因選舉主任「不信納他們實際上有意擁護《基本法》」,同樣被取消了資格(與今次周庭的遭遇如出一輒)。這五人全都來自支持港獨的本土派。當時當局正在試水溫,所以打擊目標只是一些邊緣人物,大部分本土派候選人還是得以參選。

如果當局在2016年時禁止眾志成員參加立法會選舉,或者更廣泛地清除「激進派」候選人(例如在當選之後被取消資格的那些人),就會引爆大規模的群眾抗議,進而導致建制派在選舉遭遇大潰敗。在那場選舉中,反對派得票率從56%增加到將近60%,成為建制派20年來最嚴重的選舉失利。建制派依靠功能組別才得以在立法會內維持40席對反對派的30席。我們當時就解釋說,這樣的選舉結果明顯是受到2014年雨傘運動的影響。

「群眾行動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當局竭力想為政治打壓披上「合法」的外衣,但是受騙的人越來越少。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的王松蓮說得很清楚:「即使香港政府提出扭曲的法律論點以支持其禠奪周庭參選資格的決定,仍無法掩蓋背後的政治意圖:這是北京再次削弱香港高度自治的例子。」

1月28日晚,2,000人在政府總部外抗議。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再次呼籲全港罷課罷工一天,只有這個武器才有足夠的力量挑戰日趨嚴厲的威權打壓。上週,浸會大學300名師生抗議,反對校方將兩名反對普通話考試制的學生強制停學。這批抗爭的學生是一個重要的群體。他們可以通過組織全港罷課,來引領整場捍衛民主權利的鬥爭。

周庭被踢走之後,民主黨前成員區諾軒可能會代替她參選。但區諾軒同眾志沒有聯繫,而且他的政治立場與眾志支持者也並不一致。可以說,眾志支持者已經被剝奪了公民權。當局拋出一個又一個新的不民主規定以操縱選舉,所踢走的不僅是激進反對派團體,還有支持這些團體的數十萬選民。為了阻止建制派當選,這些團體被迫將自己席位和選民讓給「溫和」泛民,因為後者還沒有被北京篩走,但是許多親民主的選民已經越來越不相信、不支持這些「溫和派」。

在2016年選舉中,「激進派」得到了25%選票(56.7萬票),當中包括許多不同的團體。它們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千差萬別(從溫和左翼到極右本土派),但在反抗獨裁中共的威權統治方面比「溫和派」更具戰鬥性。香港眾志等團體除了反對現在的威權統治之外,並沒有很多其他的主張。它們之所以能夠崛起,是因為軟弱、缺乏鬥志的傳統泛民政黨讓群眾越來越失望。雨傘運動之後,由於沒能迫使政府在民主上讓步,這種情緒更是進一步加重。

社會主義行動的Pasha說:「自雨傘運動之後,政府明顯制定了一個策略。他們利用政治篩選、取消資格、政治檢控和判監等一系列手法,企圖拿走抗爭路線的社運人士開刀,繼而扼殺整個民主運動。這也是為重新推動廿三條立法做準備,從而將香港政治制度徹底『大陸化』。只有堅決的群眾抗爭,例如罷工,才能阻止政府的陰謀。」

如何重建群眾鬥爭?

自從這場威權打壓攻勢開始之後,泛民領導人只是在口頭上抗議,而沒有任何實際的反擊行動。他們是在繼續雨傘運動時的做法──當時他們一面勉強地表示「支持」雨傘運動,另一面提防「激進主義」、想辦法遏制運動。

泛民也以類似的態度對待補選。儘管很明顯當局完全有能力利用更卑鄙的手段操縱選舉結果,泛民卻仍把補選當做一場普通的選舉。當局的打算是,就算建制派參選人沒能勝選(六個席位中有五個是建制派幾乎不可能勝利的),也不能讓這些席位落入「激進派」手裡。

因為選舉主任是以香港眾志的政綱為由踢走周庭,所以實際上等同於整個眾志都被禁止參加選舉。由於對局勢缺乏清晰的認識,許多社運人士對此感到震驚。泛民花了諸多時間閉門討論「Plan A」、「Plan B」和「Plan C」,列出一系列後備參選人,而不是去發動群眾抗爭,也沒有警告人們補選受到操縱,而且這將成為未來立法會選舉的「新常態」。

早在去年7月法庭取消四名議員資格之後僅僅一周,我們就警告說,補選會被政府操控,所以儘管補選很重要,但我們不能把它當作鬥爭的主要或者唯一焦點:

「接下來的補選可以預計會是十分不民主的,當局會禁止部分甚至全部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再次參選,又或者讓全部補選同時執行,令選情對建制派更為有利,使反對派更難在補選中扳回損失。」(中國勞工論壇,2017年7月21日)

我們在去年刊登的文章:《發動群眾運動,抵抗立會政變》

實際指揮政治打壓的獨裁中共,不想看到補選推翻去年清洗立法會的成果,因為這會是令中國當局難堪的政治失利,而且取得勝利的群眾有可能向威權統治發起進一步挑戰,例如反抗現在政府對大學校園民主權利的打壓以及廿三條立法。

要想成功抵抗政府對民主的打壓,唯一的辦法是建設大規模公民抗命運動,而且這場運動必須看清當前政制的真面目、並得出必要的結論。雨傘運動儘管具有巨大的潛力最終卻失敗,是因為它一面倒迷信佔領行動,好像單靠佔領就足以打敗中共獨裁政府。不管過去還是現在,運動都沒有就罷課罷工進行過認真討論,例如從學生罷課開始,進而建設全港罷課罷工,要求這個非民選而且操控選舉的政府下台。

這場運動也需要提出以下訴求:立即自由公正地選舉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現時不民主而且沒有實權的立法會;組建為工人階級、也就是為大多數人服務的政府,施行徹底的社會改革,興建可負擔的公屋、實行租金管制和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大幅增加工資,並徹底打破少數資產階級富豪對香港經濟的掌控。這樣一場運動會像核爆一樣撼動中國,鼓舞久經壓迫的中國群眾加入反抗威權統治的鬥爭,然後局勢會徹底改變。

「全球聲援香港」運動

「全球聲援香港 反對政治打壓」是社會主義行動主力發起的一場運動,尋求國際上的工人和青年組織聲援香港。去年10月,我們發起了全球22個城市的抗議行動,包括德國柏林、斯里蘭卡科倫坡、加拿大溫哥華等,在國際層面上向中共施壓。德國及愛爾蘭的左翼國會議員,墨西哥、南非和英國的工會領袖,以及很多社會主義者都有網上聯署,反對中共對香港的政治打壓,捍衛中港的民主權利。

簽署聯署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