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給爸爸的信

給爸爸的信
廣告

廣告

爸:

這是我這人生中第一次寫信給你,有甚麼驅使我這樣做呢?

在上次申請保釋的庭上,想不到你也來了,很遺憾,結果令你我都失望了,今年也是首次不能跟你和媽共度新年,唯有在獄中祝賀你和阿媽及所有家人身體健康,幸福快樂!在我乘坐囚車離開法院時,彷彿看見你在人群之中,也聽見你呼喊我的名字,讓我又想起上一次你也是這樣「護送」我離開,使我不禁熱淚盈眶,但免得被以為是不能保釋而痛哭,大做文章,唯有深深吸一口氣,強行忍住淚水。一直看着窗外五光十色,穿過隧道,再重回赤柱,就想寫信給你。

這是我第二次入獄,相信亦不會是最後一次。回想起第一次入獄,你說以我為榮,並無半點指摘,到今次入獄你也說很高興有我這個兒子,與當初反對我加入社民連的你實在差天共地,但無論是從前或現在,我相信你的本意也是替我擔心,為我着想。子女因抗爭被帶入監獄,哪有父母是不擔心的?但我亦以在獄中的鍛煉來安慰你,希望你和媽大可放心,你們將擁有一個更強壯的兒子。

儘管獄中食物不如外面豐富,而且赤柱臨海,寒風凜烈,但我都視之為修行,可以清心寡欲,思考人生,反省自己。你說不明白為何我和平抗命也要被帶入監獄,我也想了好幾遍。在東北案,他們說我「暴力衝擊」,因而判監;在刑藐案,我沒有任何暴力,和平理性地質問原告律師及警察清場理據,捍衛自己的集會權利,他們卻說我藐視法庭,因而判監;在其後的佔中九子案,我既無他們口中的暴力,亦無藐視法庭,充其量只是被指帶頭堵路反包圍,和平抗命爭普選,卻被他們用更重的罪把我帶上法庭,務要給我以年計的監禁。我只有一個結論,無他,我的罪名就是抗爭。凡舉當權者感到礙眼不舒服的刺,都要拔除,我就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正如DQ議員一樣,他們提出的所謂法理都是藉口,主要的目的就是將有潛力的激進反對派打得落花流水,再讓溫和反對派充當花瓶,粉飾太平。

當權者可用的法例之多,權力之大着實令人驚訝,但他們行使權力的決定更為之荒謬。正如印花婆婆不得簽保守行為,被控「偷竊」;中環碼頭的紙皮婆婆亦被控 (最後律政司礙於民情洶湧而撤控);但梁振英、鄭若驊此類權貴卻仍可逍遙法外,甚至加官晉爵,真可謂「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的最佳寫照。

動筆之際,才知道香港眾志周庭參選資格被取消,想必你也關心我的路向,中共有可能亦會同樣在他日如此對待我。其實不用等他日,即使是今天,我身負三罪,每宗都會有超過三個月的刑期,換言之,亦是五年內不得參選。而且,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如果香港正步向威權,港人自由岌岌可危,我個人的成敗得失,又何足道哉?然而,我還是會堅定地走當走的路,努力學習,貢獻社會,組織群眾,釀成運動,力爭民主!

無論世道如何顛三倒四,是非不分,我亦會一如以往為消滅不公義鬥爭,正如你也一直默默服務村民,當個盡忠職守的好爸爸、好村長。遺憾的是,你那杯「新抱茶」尚未有期,希望你和媽能耐心等待,也希望你們繼續支持我,與我同行。

我知道原本你和媽打算出國旅遊,請你們安心去旅遊,我會在赤柱監獄繼續好好修煉,願你們在這個農曆新年都過得愉快,也要保重身體,不用擔心我,很快我即可重獲自由!願你們平安!一定要幸福快樂!

兒子 銘 敬上
27.1.2018
赤柱監獄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