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邢福增

土生土長香港人,有志於中國基督教及當代中國政教關係研究。從事神學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現任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網誌

國際

中梵協議,一切都在黨的牢牢掌控之中?

中梵協議,一切都在黨的牢牢掌控之中?
廣告

廣告

「堅持我國天主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深入推進民主辦教,積極穩妥開展自選自聖主教,發展壯大愛國力量,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

這是王在2016年6月對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講話所闡述關於天主教的「工作重點」,題為〈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行動指南〉。

近日中梵關係再次受到各方關注,筆者相信,如果中梵在主教任命上達成任何協議,都不會違背上述原則,甚至日後中梵建交,也是如此。

1. 中國天主教仍是「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民主辦教」即是1957年以來建立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體制,絕不會因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或中梵關係正常化)而有絲毫改變。因為這是黨重視的「愛國力量」,也是「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的體現。

2. 教宗在任命主教問題上有所參與,真的代表中國揚棄「自選自聖」主教嗎?首先,7位中國「自選自聖」的「非法主教」會獲得教宗赦罪,然後(不一定是立即)再任命他們為正式的主教(2位原地下主教要讓位為輔理),這豈不是「自選自聖」的「勝利」嗎?其次,日後雖然教宗可參與任命,但有關人選仍需要獲中方認可。中方會按習近平講話的原則來篩選:宗教界人士必須「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梵方重視的「宗教造詣」及「品德」,中方也接受,但是,中方肯定會緊守「政治上靠得住」,「關鍵時起作用」的「又紅又專」(或「先『紅』後『專』」)原則。對中方而言,容許教宗任命主教,只是一個「形式」的改變,本質上不會放棄黨對天主教愛國人士的掌握,以及牢牢掌握天主教會的領導權。所以,現在的情況,絕不是中方放棄「自選自聖」,而是梵方「默許」與「配合」,再為其「祝聖」。

3. 對中方而言,這絕對是「外交」與「內政」上的勝利:(一)雖然中梵暫不是正式建交,但對台灣而言,已是一重大的打擊。如果蔡英文總統仍拒不接受「九二共識」,那台灣僅餘的歐洲邦交國,就會成為中共「囊中之物」。(二)梵方變相接受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民主辦教」,甚至是「自選自聖主教」的原則與安排,中共多年與梵方的鬥爭,取得最後勝利。(三)地下教會的信仰與道德的合法性受到嚴重衝擊。因為昔日被視為「非法」的,已成為「合法」(不是法律上,而是宗教上)。日後地下教會完全失去了「抵抗」的道義與理據(連聖座都接受……),更要逐步進入這個黨管控的體制。

4. 對梵方而言,到底「得」了甚麼?誠如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所言,「中國不存在兩個教會,而是兩個蒙召走逐步修和的道路邁向合一的教友團體」,「徹底終結漫長的對立時期」。問題是,這個「修和」與「合一」的基礎是甚麼?是為了「修和」與「合一」而揚棄自身的底線,接受中共對天主教會的「管控」體制,甚至不再為昔日及現在一直被黨國逼害,為信仰而受苦者發聲嗎?帕樞機說要將「那種權力、背叛、抵制、投降、沖突、讓步、妥協等表達方式」改變成「服務、對話、慈悲、寬恕、修和、合作、共融」,甚至指摘不願改變者為「只根據政治去思想和行為」,這點顯然是對半過世紀以來一直為了信仰而拒絕讓步及妥協者的最大侮辱。教廷消息人士承認,「這並不是個很好的協議,但我們不知道未來10年、20年的情勢會是什麼狀況,搞不好可能更糟。」所釋放出來的,完全是一種極短視的「讓步」及「妥協」的態度。只要認真讀一遍中共建國以來如何「統戰」基督宗教的歷史,即明白,那種企圖在「鳥籠」內爭取擴大自由的想法,完全是一廂情願。因為當你在願意進入這個「鳥籠」的時候,你已經表現出可以「讓步」的姿態。人家已完全看透你的「底線」(底牌),在談判上成為被動一方。「籠中鳥」改變不了「困在牢籠」的事實。

5. 從近日梵方的舉措可見,中梵公佈主教任命協議之日已不遠。陳日君樞機企圖「力挽狂瀾於既倒」,相信最終仍無法擺脫「不眠休戰伐,無力正乾坤」的命運。求上主垂顧中國教會,特別是那些一直在專制政權下受苦的僕人,賜予他們更大的勇氣與力量,面對未來更大的挑戰。

6. 也許,中梵協議公佈之日,有人會為此歡呼,「齊鼓掌」……但是,我腦海裡卻只會啍著小鳳姐另一首名曲──「得了甚麼?失了甚麼?可有認真算過?」「得的多?還失的多?」「何必呢?何必呢?拋開一切束縛身心韁鎖,且向心內,仔細追尋,找那安然嘅我」。

7. 初期教會著名的殉道士坡旅甲(Polycarp)曾說:「我服事基督八十六年,祂從未虧待我;對這位拯救我的君王,我豈可開口褻瀆祂?」(Fourscore and six years have I served him, and he has never done me injury; how then can I now blaspheme my King and savior?)求上主垂憐。

附記:筆者不是中梵關係專家,翻查記錄,原來近年也「不務正業」地,寫了如下的文章,今天看來,自己的看法仍沒有改變。一切留待歷史判斷……

1. 香港家書:祝聖以外還要處理的「轉型正義」(2016年8月13日)
2. 中梵建交 得了甚麼?失了甚麼?(2016年12月24日)
3. 中梵談判能實現「必要的自由」?路漫漫其修遠兮(2017年2月23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