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傳福音講自己嘅經歷就冇問題?你會唔會係有啲飄有啲迷失自我?

廣告
傳福音講自己嘅經歷就冇問題?你會唔會係有啲飄有啲迷失自我?

廣告

對曾返教會有一段日子的朋友來說,聽到以下的說話必定不會感到陌生:「當你同人地傳福音唔知講咩好嘅時候,你就講返你自己嘅經歷或者見證,因為一嚟你最熟悉嘅就係你自己嘅嘢,二嚟你講自己嘢嘅時候,人地最難質疑同反駁你!」然而,事實又是否如此呢?

近日網絡瘋傳一條「正能量勵志益智」的短片,事主也是極具自信地分享自己的個人經歷,並呼召別人效法他,結果淪為全城的笑話。短片一開始,勵志哥便開門見山表示:「作為一個男人,只要你肯闖肯搏, 唔怕辛苦……」然後全段講話也是把他個人的見證放在「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和「愛拚才會贏」的大框架下去立論,最後還要死心不息多補充幾句(大意卻不斷地重覆):「所以呢……你地一定要拚!搏!唔好驚辛苦!遲早有一日,你可以達到我咁樣嘅高度!」(其實,有部分華人父母也是以類似的口脗去教導子女用功讀書。)

短片來源:教車師傅龔師傅

當然,基督徒看罷那條短片後也會覺得他的信念十分可笑。但細心一想,不少基督徒在傳福音的時候,何嘗不是以自己的個人經歷去曉以大義,言談間表現得自信滿溢呢?比方說,當一個信徒說完一大輪後加上一句:「所以呢,你地唔駛怕!只要你地好似我咁樣相信主耶穌,遲早有一日你同我就可以一齊進入天國!」,那豈非是「所以呢……你地一定要拚!搏!唔好驚辛苦!遲早有一日,你可以達到我咁樣嘅高度!」的信仰版?遺憾的是,儘管當中具備一些良好的見證,但良莠不齊、僭建個人價值觀騎劫主基督的「見證」亦為數不少。

現時華人教會的兩大問題,其一是傳福音的手法與傳銷的大同小異,其二是牧養和教導的手法又與洗腦教育沒有太大的分別。這又牽涉一個很矛盾的說法:在一方面,它們會說福音播種和收割均是上帝的大能,信徒沒法越俎代庖主宰一切。換言之,福音播種不是靠人為的努力才得以開花結果的。上帝能使一切茁壯成長,祂亦有自己的時間表和意願,基督徒不宜以自己的時間表和意願去取代之。此外,上帝給了人類自由意志,別人也有權拒絕接受上帝的救恩。這尤在用作解釋為何別人聽完福音後會無動於衷。另一方面,它們又會強調信徒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是「愛鄰如己」(可12:30-31),故在傳福音和實踐主道時「一定要拚!搏!唔好怕受苦!(主的獎賞在天上)」,盡一切的努力使人歸主。即是說,縱然上帝給了信徒自由意志,他們也需透過自己的抉擇去努力表明自己忠於上帝,其中一項事情是努力傳福音。

但是,它們又有沒有想過以下三點:一、聖經所說的「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是否真的等同俗世所理解的努力耕耘和拚搏呢?如強調努力耕耘和拚搏可換取別人信主的成果,那是否意味着福音工作的果效可反過來透過信徒努力耕耘和拚搏的程度去量化呢?;二、在邏輯上,基督徒是否必須透過人為的努力耕耘和拚搏去使人歸主的命題上只具備一個正確的答案。沒有人能夠在這個命題上既說「是」,又說「否」,而當中不存在矛盾。然而,上述所指的華人教會同時在兩個立場上各提供一套說辭,表面上看來可以做到不論出現哪種情況也能自圓其說,但即使其中一套說辭是正確的,也會因同時說出另一種相反看法而變得自相矛盾三、即使暫且不批評努力傳福音的思維,但若信徒以「愛拚才會贏(得弟兄姊妹)」的心態去傳揚個人「正能量勵志益智」的見證經歷,那所宣講的內容豈是貼近上帝心意的事情?若然別人對有嚴重偏差性的「福音」無動於衷,那又怎會一定是壞事呢?信錯了,有時候或許較未信的更危險吧!

值得一提的是,勵志哥的講話,反映出他不但認為自己的行事模式經過深思熟慮和受到社會大學的啟蒙,而且深信自己所行的道路便是正軌,故才積極呼召別人仿傚他。其實這何嘗不是華人基督徒群體內部的真實寫照呢?具體來說,部分信徒認為,當別人認真思考或真正受到啟發後,便必然會走進所謂信主道路的正軌。問題的關鍵,在於所謂的思考,其實有極為明顯的導向性,彷似不跟從那個導向去思考,便等同沒有認真思考般。難道這也算得上是真正的思考嗎?

這恐怕是洗腦教育罷了!此外,部分信徒既強調要「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1:2),但在思考層面也解決不了疑惑時,便強調要憑信心和經歷去跨過人的疑惑。例如,儘管現時教會或多或少也會從研經着手使慕道者更加認識信仰的本質,但它們更強調信仰不僅是頭腦的知識,或是倚靠個人的意志力(和善端)去克服困難和抵受誘惑,而是需要親身經歷被聖靈充滿和帶領,從而體會到上帝出人意表的慈愛和美善。類似的說法並不僅限於在靈恩派教會出現,因為任何一間教會按照所謂主流的聖經教導,也難以否定被聖靈充滿和帶領的重要性。的而且確,強調被聖靈充滿和帶領的親身經歷不一定是錯的。可是,若然真的是要憑當事人的經歷去抓緊信仰的核心,那便更加沒有太多可積極解說和可控制的部分了。

畢竟,這既非可透過任何解說和依照固定的程序行事便可進入的領域,亦非單憑當事人的意願去定斷能否進入該領域。部分信徒或會反駁指,能夠經歷和體驗神的存在和帶領的前提是具備足夠的信心和謙卑。筆者敢斷言那些信徒應該不會質疑聖經的真確性,那筆者倒想在這個基礎上反問兩句:保羅在大馬士革路上與主相遇,豈是他基於具備足夠的信心和謙卑的緣故呢?難道那是可以人為控制的部分嗎?如信徒真的相信上帝的大能遠超於人類的想像,那他們理應要意識到,以具局限性的人類語言去解釋祂的存在和大能,縱然可能在某些層面使人加深對祂的認識,但也不免局限了別人對祂的理解。

諷刺的是,部分信徒對未信者的關心,以至對真理的註釋,在本質上也是單向性的,基本上由他們說了算,別人難以找到足夠平等對話的空間。政治不正確點說,他們以超然的姿態呼召別人歸信基督,自己卻完全沒有打算聆聽別的詮釋方式,甚或無神論者的理據,那豈算得上是在平等的基礎上對話呢?難怪有一句戲言,其大意是:若然一個人既沒法有效地與別人溝通,亦沒法恰如其分地擔當教導者的角色,那他仍可考慮去傳道或加入獨裁政府!

只能說,世上有很多事情根本是基督徒完全無法解答得來的。即使這個世界真的有上帝的存在,我們也無法徹底知道自己所信的與真理有多接近。如果信徒急於提供自信滿溢的答案,那很可能是自暴其短的開始。筆者曾經是教會啟發課程的小組組長,但如要筆者蓋棺定論指聽過福音卻沒有親身經歷或感動的人才是有問題的一方,恕未能奉陪!若然有信徒認為可以透過分享個人「正能量勵志益智」的見證便可乘風破浪、無懈可撃,那他不僅是「太傻太天真」,而且就好像短片中的勵志哥般「感覺有啲飄……有啲迷失自我」吧!

廣告